问政湖南 > 资讯
手机号码:
密 码:
现在注册    找回密码
    您的位置:问政湖南 > 朱洪武 > 正文
举报江永县松柏瑶族乡政府违规征地,掠夺征地款
学勇 发表于 2019/5/22 10:27:00   

关于举报松柏瑶族乡政府官民勾结,滥用职力,违规征地,霸占土地,掠夺征地款行为

尊敬的政府:

我是江永县松柏瑶族乡梳山村村胡春花,身份证号码,432925195203******,丈夫欧阳志世,身份证号码:432925195008******,电话189****3470。

江永县松柏瑶族乡政府在开发万亩紫荆花旅游区,在征地过程中,松柏瑶族政府不以事实为依据,征地工作原则以、“谁先讲,地归谁,谁关系好,土地归谁”的原则,把本来属于梳山村范围的欧阳志世、胡春花的土地违规划归花楼村胡凤忠,征地范围土地属于梳山村,耕地属于胡春花、欧阳志世自己的开垦地,且在梳山村范围内,但松柏瑶族乡政府却把违规土地划归花楼胡凤忠,请政府明察。土地是农民生存的根基,失去耕地,农民无法生存,胡春花为了发展松柏瑶族乡经济,愿意配合政府部门,完成征地工作,松柏瑶族乡却无视农民生存之本,胡乱破坏农民利益,连最基本的补偿都被掠夺,请政府为民做主。

2018年2月,在征地过程中,不进行民意调查,随意归属土地问题,不告知胡春花、欧阳志世有征地这一回事,松柏瑶族乡政府工作人员张劲和花楼村民胡凤中,在胡凤中大手一指,这一遍地都是我的,政府人员就这样把胡春花、欧阳志世的地划为胡凤中名下,这就是政府人员的工作责任心。

2018年4月,松柏瑶族乡第一次测量公示后,胡春花、欧阳志世才知道有征地这一回事,自己的地被乡政府划归胡凤忠名下,征地出现错误之后,胡春花、欧阳志世及时反映上报,并多次向乡政府反映征地所属错误,经多次反映,乡政府在2018年5月派何仁强,在梳山村村干部欧阳学智陪同下重新量地,但后续却没有生成报告告知胡春花、欧阳志世;在2019年3月26号,在欧阳志世的追问下,乡政府和土地测量的工作人员才说出实情,再次测量后的土地归属和数据并没有没有上报和纠正,导致目前土地纠纷矛盾。

2019年3月,在进行征地补偿时,胡春花、欧阳志世多次反映问题,但乡政府却以没时间、核实下、你回家等通知等为理由,拖延不予办理,不予理会,甚至威胁欧阳志世,态度相当恶劣。

2019年3月,松柏瑶族乡政府竟然以征地补偿金以下放到花楼村,让胡春花、欧阳志世到花楼村自己解决,征地是乡政府主导,资金下放也是政府下放,松柏瑶族乡政府,在明知征地归属有错误,为了完成工作,竟然利用职权,违规操作,知法犯法,欧阳志世、胡春花为了松柏经济的发展,贡献出自己的土地,非常配合政府工作,但却被这黑心政府和恶势力掠夺征地补偿金,没有土地的农民这么生活。

2019年3月,秦超杰人大主席竟然说征地土地不属于梳山村范围,梳山村没有征地,在欧阳志世拿出土地范围图时,竟然说地是胡凤中给欧阳志世种的,地归胡凤中,土地是欧阳志世1982年从江永养路班回家后在梳山村范围内自己开垦,何来“地是胡凤中给欧阳志世种的”一说,事实是胡凤中在梳山村的范围内,在欧阳志世土地边上开垦土地,强占梳山村的集体财产。

2019年3月,欧阳志世已经提供土地所属证明,证明是梳山村土地,证明是胡春花、欧阳志世的土地,但松柏瑶族乡还是不予办理,请政府明察督办,惩治政府蛀虫,保护农民正当利益。

2019年4月1日,欧阳志世再一次要求解决土地问题,回复竟然是“土地范围是梳山村地,但耕地不属于梳山村”,是属于胡凤中的,这是什么工作逻辑思维,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松柏瑶族乡是江永的,但乡政府驻地是江华的,在胡春花、欧阳志世坚持下,乡政府终于答应调节,并口头答应4月4日前调节,但在4月3号上午为止,没有收到调解通知,胡春花、欧阳志世道乡政府也找不到相关负责人。

4月3号下午,欧阳志世再次找到紫荆花项目负责人秦超杰主席,协调时间再一次推迟,说清明后找一次他,4月10日,欧阳志世找到秦超杰主席,告知本周内协调(4月12号内协调),但在4月12号下午都没有接到通知。

4月17号星期三,乡镇府的信访接待日,欧阳志世找到乡政府何志德书记,但何志德书记推卸责任,说矛盾纠纷不属于他管。

请政府查明:

1、请政府看下松柏瑶族乡的回复,两次回复的土地面积数量不一样,一次是6.6亩,一次是5.92亩,这证明松柏瑶族乡政府的工作态度是及其不认真负责,对农民利益的极度漠视,对农民民生问题极度藐视。

2、松柏瑶族乡的回复中,“乡政府工作人员张劲和欧阳志世沟通,要求欧阳志世提供土地权属证明”,2018年2月,第一次摸底测量是张劲和胡凤中两人进行测量,两人把欧阳志世的土地写到胡凤中名下,欧阳志世反映后,2018年5月,乡政府派梳山村驻村干部何仁强,在梳山村村干部欧阳学智陪同下重新量地,欧阳志世也在测量数据的图纸上签字,测量土地的图纸上也写了欧阳志世的名字和面积,但松柏瑶族乡却不上报数据和纠错,而是隐瞒事实,直接把土地划归胡凤忠,在这期间,欧阳志世没有收到任何张劲的电话,也没有通过其他途径收到要求提供土地权属证明,而且欧阳志世不认识张劲,也没有张劲电话,何来电话沟通一说,这是松柏瑶族乡政推脱责任的说辞,目前张劲已不在松柏瑶族乡政府工作,欧阳志世无法找其对证,请政府明察。

3、欧阳志世提供2010年林地证明权属一份,1982年林地权属证明一份,松柏瑶族乡政府在回复过程中,为什么只提及1982年林地权属证明一份,2010年林地权属证明有明确的划线,土地权属范围清晰、明确,松柏瑶族乡政府是不是在隐瞒真实的土地权属范围,对土地权属裁定做出干扰,还是在对自己的违规行为做隐瞒。

4、胡凤中提供的1953年土地权属证明面积只有一亩多,为何他的土地有4.95亩,多于面积从哪里来的;胡凤中提供的1982年林地证明,据梳山村以前村干部说,是一份土地存根,请政府查明是否有作假行为,提供假证据。

5、松柏瑶族乡政府协调的理由胡村花和胡凤中是两姐弟,是亲属关系,这不能成为乡政府协调的理由,协调的理由难道不是欧阳志世的土地被霸占;乡政府工作人员也以此为理由,说土地是胡凤中给欧阳志世种的,但胡凤中的妻子是梳山村人,是不是可以认为,胡凤中的土地是欧阳志世给胡凤中种的,据此也可以看出,松柏瑶族乡政府工作是极度不认真负责,工作不以事实为依据,凭主观判断。

6、2018年5月,欧阳志世就反映土地归属错误,但松柏瑶族乡政府还是发放土地征收款,发放到胡凤中名下,2019年4月,松柏瑶族乡政府回复中,“网帖中关于征地款事宜,已经联系花楼村村组对征地资金进行暂停拨付,待土地确权后,双方按照标准和程序发放征地补偿款,不存在霸占征地补偿款情况。”,但征地款已经发放到胡凤中个人账户,这就是松柏瑶族乡政府所讲的“对此我乡党委高度重视,强调要以人民为中心,坚持问题导向,集中百分之百的力量,着眼于群众所思、所想、所盼,解决好民生热点、难点、痛点问题。组织双方调处之前,我乡工作人员多次对争议双方单独做工作,没有推卸管理责任和态度蛮横等现象。”。欧阳志世从2018年4月就反映,现在2019年5月,在这一年多期间,松柏瑶族乡政府一直在忙于征地工作,但却不处理有错误归属土地问题,我看到是松柏瑶族乡不仅滥用职权、违规征地、违规发放征地款,而且对既成工作错误不纠正,推脱责任,欺上瞒下。

7、请不要再一次拿松柏瑶族乡政府的回复再一次回复我,我需要你们回复大概什么时候可以处理,多久时间可以解决,而不是推脱。

 
来自 永州市委网信办 的调查回复:关于“举报江永县松柏瑶族乡政府违规征地,掠夺征地款”的回复  

尊敬的网友:

您好!

您在《问政湖南》发布帖文收悉,经调查核实。现将有关情况回复如下:

欧阳志世,松柏社区居民,原梳山村村民,妻子胡春花系胡风中亲姐姐,由花楼村嫁至梳山村。胡风中,松柏社区花楼村村民。2018年根据紫荆花景区建设需要,按程序征用景区内旱地18.21亩,经测量属胡风中面积为4.95亩,胡风中、欧阳志世争议地面积为5.92亩。现将该事处理情况汇报如下:

1、2019年4月22日,我乡组织双方当事人对争议地块进行调纠处理。经了解,胡风中、欧阳志世对该地区都有管理历史,也提供了相关的林权证明,我乡组织双方协商调处处理,但双方分歧较大,都不愿让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十六条规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争议,由当事人协商解决;协商不成的,由人民政府处理。单位之间的争议,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处理。该争议地块涉及松柏瑶族乡2个村,松柏瑶族乡无调处权限。因此,建议双方按照程序提交申请,请山林权属调纠权限部门进行调处,松柏瑶族乡配合相关部门进行调查核实。4月22日后,我乡多次与双方单独沟通,但无法做通工作。

2、5月中旬,松柏瑶族乡司法所按程序对欧阳志世及胡风中土地纠纷进行司法调解程序。5月中旬司法所组织梳山村村组及欧阳志世进行问话调查,并要求以村组的名义按程序提交相关权属证明。

3、5月下旬,松柏瑶族乡司法所按程序组织花楼村村组及胡凤中进行问话调查,并要求以村组的名义按程序提交相关权属证明。

关于梳山村欧阳志世与花楼村胡凤忠因开发紫荆花土地征收补偿纠纷一案,至目前为止,梳山方还未提供正式的土地确权申请书、相关证据、代表推选等材料(土地纠纷举证期限为一个月)所以,此土地纠还在调查过程中。土地属于集体所有,个人没有所有权;个人经所在集体(所有权人)同意并签订了土地承包合同的,对该土地拥有经营权。本案欧阳志世所在的梳山村目前并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争议地属其梳山村集体所有。欧阳志世本人也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其取得了该地的经营权。虽然欧阳志世在争议地开垦种植了农作物,但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土地征收土地补偿费是补给土地所有者(所有权人即农村集体),不是补给土地经营者或者使用人。土地经营者只享有土地附着物(青苗即种植的农作物)补偿费,而不享有土地征收补偿费,因此,欧阳志世对争议地征收土地补偿费的要求不符合法律规定。争议地补偿费只有在确定权属以后,才能明确是补给花楼村集体还是梳山村集体,而不是补给个人。土地确权是一个繁杂、严谨的过程,不是短期可以解决的。欧阳志世在没有解决争议地归属的情况下,提出土地补偿费问题,应不予支持(只能提青苗费补偿)。

请网友,以村级名义准备提交正式的材料,我乡政府及司法所予以受理并办理。

2019/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