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政湖南 > 资讯
手机号码:
密 码:
现在注册    找回密码
    您的位置:问政湖南 > 瞿海 > 正文
强烈要求桃江县政府尽快解决县城金凤小区住户地产遗留的老大难问题
2215246069 发表于 2018/7/10 18:43:09   

产权非小事,愁白众人头

这张证,何时能到手?

——强烈要求桃江县政府尽快解决县城金凤小区住户地产遗留的老大难问题,还百姓一分安宁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我国著名音乐家黎锦辉先生创作的一首脍炙人口的歌曲《桃花江是美人窝》,唱出了桃江的名声,让桃江人长了自信。虽说我们生活在名声在外的桃江,有美人倍伴的日子,似乎活在天堂,其实并没有歌词里赞美的那么好,因为有太多的辛酸和无奈。

居住在桃江县城金凤小区的几百户人家,为了一张地产证呼吁了多年,奔波了多年,却始终解决不了问题。政府有关部门的冷漠、推诿、拖沓及不作为,使百姓和政府的距离越拉越远,政府的可信度和亲和力在百姓心中越来越淡薄,政府的口碑成了民众的怨言,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今天只好把憋了多年的话全捣出来,目的是希望政府有关部门把这件事提到议事日程,列出时间表,不再打欠条。人生有几个二十年,小区居民等不起,莫让小区百姓为此熬白头,苦煞心,更不要让遗憾和抱怨带进棺材里。

一、一桩民生好事源于一项好政策,受惠于民。

1995年1月,国务院住房改革领导小组发布《国家安居工程实施方案》,由政府负责建设,以实际成本价向城市中低收入住房困难户提供具有社会保障性质的住宅建设示范工程。1999年后国家安居工程并入经济适用房建设中。并规定:凡用于国家安居工程的建设用地,一律由城市人民政府按行政划拨方式供应,地方人民政府相应减免有关费用。市政基础设施建设配套费用,原则上由城市人民政府承担;小区级非营业性配套公建费,一半由城市人民政府承担,一半计入房价。国家安居工程的规划、设计、施工均应通过招标投标方式确定,严禁转包。国家安居工程的开发建设不得赢利。国家安居工程住房直接以成本价向中低收入家庭出售,并优先出售给无房户、危房户和住房困难户,在同等条件下优先出售给离退休职工、教师中的住房困难户,不售给高收入家庭。国家安居工程住房的成本价格由征地和拆迁补偿费、勘察设计和前期工程费、建安工程费、住宅小区基础设施建设费(小区级非营业性配套公建费,一半由城市人民政府承担,一半计入房价)、1%-3%的管理费、贷款利息和税金等7项因素构成。另外,原建设部在实施国家安居工程的意见中明确指出:及时做好产权登记管理工作。对以建设成本价出售的国家安居工程住宅,产权归个人所有,并按《城市房地产管理法》、《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深化住房制度改革的决定》及地方产权登记规定,按时办理产权登记手续。金风小区就是在我国改革开放步入快车道时诞生的,是改革开放的新生儿,时代发展的幸运儿。

二、一把眼泪说历史,几多寒心。

小区目前状况:共有房屋43栋,980户,其中房改办建房20栋,454套,有房产证,无地产证。有2栋40套单位职工集资房,两证齐全。有2栋48套拆迁安置房,无两证。有自建房2栋5户,两证全。以房改办名义,开发商建房4栋32套,有房产证,无地产证。2004年后,开发商再建房15栋,382套,两证皆有。另有1栋开发商近期建的(C29栋)15套房,一直拖了几年不办两证。

在小区有个不解之迷。2004年,在楼栋编号时,当时房改办自建房20栋,单位职工集资房2栋,一共22栋。可编号到了27栋,其中(17、20、23、24、25)这五个号码空码空房。前两年民政部门核发新号码时,才填补了这个空白。当时的房改办,耍的什么名堂,只有他们自己清楚。

一项好政策在桃江落地生根。金凤小区在上世纪的1996年应运而生,时任县委领导何必能还在小区留下“国家安居工程——金凤小区”的墨迹,成立了桃江县政府住房制度改革领导小组及办公室,后更名经济适用房开发中心,单独成立了一个有一定级别的行政机构,简称房改办,一直沿袭到2008年机构改革才撤销。从安居工程起步,后并入经济适用房,到2004年,小区共建房屋20栋,购房对象主要是住房困难户,老师及退休职工。小区初具规模后,新架了一条供电线路和变压器和自来水供水管道。几年后,由于小区内无秩开发,乱开发,违规开发,房屋达到了43栋,在原来规划的基础上接近翻了一番。由于二次供水增压泵和铺设的水管质量低劣,供电变压器严重超负荷,后来停电、停水的事成了家常便饭,住户苦不堪言还有小区无围墙,四通八达,无物业管理,安全无保障,盗窃事件时常发生。许多人抱着改善生活条件的美好愿望而来,却被现实砸得个稀碎,安居工程不安居,小区居民在叹息和后悔声中提心吊胆过日子。

三、一踏糊涂的基础资料,为房屋交易挖了一个坑。

金凤小区的土地性质为划拔地,享受国家安居工程诸多优惠政策。但由于当时的房改办主要领导,是一个工厂锅炉工出身的人,靠三寸不烂之舌,捞取一官半职,没有从政的经历经验和责任心,把一项严肃严谨的工作,当作卖小菜那么简单的事来对待。机构改革,房改办合并到房产局,他又坐上了一把手的交椅。所有原房改办的资料像卷铺盖一样跟他走,未认真整理入档,几麻袋资料至今敞在房产局机关的一角落里。今年县房产局积极回应小区居民诉求,一查原来的资料,傻了眼,小区征地、建房的资料一团槽,残缺不全,叫人寒心。征地的资料仅只有县政府一纸批文,还漏洞百出,再查其他的资料,找不着了。如小区征了多少地,地价多少,付了多少款,起点、收点为何处,土地红线图、每栋基础图等重要资料都一无所有,导致金凤小区的房屋无法交易。县不动产中心以金凤小区土地资料严重短缺而拒绝办理登记手续,金凤小区的地产权属成了一个烫手山芋。这就是一个堂堂政府部门办的“好事”,害人不浅。

四。一套江湖手法,欺骗一方百姓。

一个小区的诞生,作为建设方的房改办必须有一套完整的规章和完善的规划,还应该以务实,诚信的姿态对待购房者。但房改办并非如此。在销售房屋时采取蒙蔽的手段,欺骗消费者。比如在签订房屋买卖合同中,对土地的性质和办证只字不提,当有人提出质疑时,又谎称每一栋有一本地产证搪塞百姓,致使广大住户蒙在鼓里,到这次房产局重视小区产权问题才发现和揭开真相。其真实情况是房改办自建房20栋,454套,根本没有地产证,而只有县政府同意征地的一纸批文。而小区范围内其他私建房和部份黑开发的房屋,住户都有一本红彤彤的地产证。在出售编号为20栋的房屋过程中,房改办对前来购房者承诺,屋北边有一块空地将建成小花园,使许多购房者动了心。等房卖完后,那块空地成了黑开发商吞食的肥肉,也就是现在的22栋。

五、一尊“财神菩萨”招人供,一块“唐僧肉”各路神仙都来抢,导致小区不成体统。

金凤,一个悦耳动听的地名,加上紧邻县城中心,地势平坦、开阔,被人视为风水宝地,有几分诱人。加上连续几年的开发,把这里带出了一股焕发的人气,同时也有不少人把眼光盯上了这里,想从房改办的锅里夹走一块肥肉。于是乎,跟房改办头头有亲密关系的,跟房改办打过交道的,有领导打招呼的个人和开发商纷至沓来。最诱惑人的是,房改办当时还握着已征收的几十亩土地待建设,房改办的头像一尊“财神菩萨”,这几十亩划拨地成了“唐僧肉”,各路神仙都争着在“财神爷”面前烧香,抢“唐僧肉”吃。短短两年,这些土地被几个人,几个开发商吞食。而一部份开发商为减少建设成本,为了不失去优惠的政策资源,竟然以房改办的名义与购房者签定了买卖合同,以这种挂羊头卖狗肉的形式来交易,小区共43栋,980套房屋,有近一半为自建,或黑开发。有人形象地比喻,金风小区的开发是由国家、个体、公司联合开发的的“金三角”,比深圳特区还“特区”。由于失去整体开发的约束,又是用糖衣炮弹攻下的堡垒,各路诸侯胆子大,不怕鬼,把一个方方正正,平平坦坦的小区弄得乱七八糟,不成体统。小区只见瓦片不见绿,开发商不乱来才怪呢。很明显,小区是一个看得见,摸得着的权钱交易场所,是一张腐败的温床。某些人拿国家土地送人情,严重违反了“国家安居工程和经适房严禁转手开发”的国家住房开发建设的政策。望县纪委的人挺起胸膛,查一查这桩陈年旧案。

六、一块天地两重天,有失公平。

由于金凤小区的无秩开发、乱开发,一块同是从农民手里征收的地,又在同一块地上建的房,却在产权问题上大相径庭。自建,集资建房,多数拥有出让性质的土地证及房产证,房改办主持建的房和“挂羊头卖狗肉”的开发房,只有房产证而无地产证。另外小区内还有两栋拆迁安置房两证都没有。造成没有地产证的原因,不是住户不想办证,而是因为资料不齐,无法办理产权手续。房改办和开发商玩弄这种手法的目的,就是减少费用,降低成本

七、经济适用房并不经济,购房者并冇沾便宜。

有比较才有鉴别。在小区有两栋外观一样,房屋结构、面积基本一样,只有土地性质不一样的的两栋房屋(编号分别为17、19),金风小区统一规划征地后,国土局从中挑出一块地集资建房,并由划拨地变成了转让地。当时由于原材料便宜,泥木工价才二三十元,他们的集资房,四房两厅加车库百五六十平方米,总价款冇超过六万元,而相邻的房改办的房比他们集资房卖的贵。再后来乱开发、黑开发的房比房改办的房价也便宜。小区流传这样一句话:安居工程不安居,经济适用房不经济。可见当时的房改办违背了安居工程的初衷,并不是以成本价销售房屋,而是从中赚了一把,贪了一把,违反了中央的房改政策。

八、一套房的赠予,一个老人临终前的遗憾,发人深思。

天下世事多变。一晃,金凤小区这个“娃”有二十多岁了,当年来这里置业的,年长的已过九旬。其中有的人因投靠子女,已离开小区;有的人因疾病,告别人世;有的人因这里居住条件较差,换了住处;还有的人想离开这里,但因产权问题,房屋无法交易而放弃。这些人只能在叹息和埋怨声中“死守荊州”。

小区一老翁,膝下三女,有俩在外地,生前曾承诺将他单独购买的房子留给身边的女儿,并着手办理过户手续。却未料在办理手续过程遇到“肠梗阻”,吃了“闭门羹”,老人临终时,拉着女儿女婿的手,一声叹息:冇想到当年的房改办办事如此马虎、草率,不负责任,留给你们的不是房子,而是一个“仙人掌”,我死了都要找他们算账,做鬼都不会放过他们。老人临终时的无奈,不是对生的渴望,而是最牵挂他那套房子的归属问题。老人带着这个遗憾离开了人世,这就是当年在金凤小区买房的结果,小区居民怎不怨呢。

九、领袖、领导的话,句句暖心,桃江高官须深刻领会,并拿出实际行动。

民生无小事,一枝一叶总关情。下面摘录中央、省、市领导关乎民生问题的指示和讲话,望桃江的行政长官深刻领会。

中央领导曾写过一篇《心无百姓莫为“官”》的文章,他在文章中指出:“‘群众利益无小事’。群众的一桩桩‘小事’,是构成国家、集体‘大事’的‘细胞’,小的‘细胞’健康,大的‘肌体’才会充满生机与活力。对老百姓来说,他们身边每一件琐碎的小事,都是实实在在的大事,有的甚至还是急事、难事。如果这些‘小事’得不到及时有效的解决,就会影响他们的思想情绪,影响他们的生产生活”。我党一切工作的宗旨,说到底,就是为老百姓谋福祉,就是要让老百姓过上更加富裕美好的生活。所以,领导的“大事”实际上就是关乎老百姓切身利益的每件“小事”组成的。那些直接关系到群众日常生活的柴、米、油、盐等问题,看似小事,实际上也就是我们最终要解决的大事。把从老百姓最关心、最迫切需要解决的就学、就医、就业、养老、住房等实际问题抓好,把与老百姓离得最近、最能给老百姓带来生活便利的小事办好。

中央领导曾语重心长地说:“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并在在中共中央政治局2017年12月25日至26日召开的民主生活会上强调:要抓住老百姓最急最忧最怨的问题,解决好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要针对群众工作“盲点”,抓住基层群众“痛点”,真正解决问题。

2018年4月24日至28日,中央领导考察长江经济带发展和经济运行情况时嘱咐当地干部:我们抓好工作就是要把人民群众大大小小的事情办好。为民的事无小事,大量工作在基层。作为基层党组织,只要是有利于老百姓的事,我们就要努力去办,而且要千方百计办好。

2018年5月25日,湖南省委常委会召开会议,研究建立健全解决群众反映突出问题长效机制。省委领导指出:深入基层一线开展调查研究,面对面倾听群众呼声,重点办好三大攻坚战领域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信访件,着力建立健全深入基层一线调研、解决群众反映突出问题的长效机制,更好地践行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密切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厚植党的执政基础。

2018年6月8日,益阳市委领导前往赫山区东部新区接访鱼形山街道四方山社区油子村上访群众陈辉时指出:信访工作是了解群众诉求的重要渠道,是走群众路线的重要方式。各级各部门要本着高度负责的态度,关心并听取群众意见,针对群众诉求,根据国家政策积极做好回应,迅速抓好落实,解决其实际问题。

十、一本证等了二十年,该了这桩“今世前缘”,特殊的事,要特殊解决,以抚平心灵受伤的居民。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杜甫这句一千多年以前心系苍生的锥心之问,也是今天很多老百姓最牵肠挂肚的事,理应成为一个地方念兹在兹的执政追求。住有所居是安居乐业的起点,是维护社会和谐稳定的基石,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内在要求。

解决这桩事,其实并不难,只要政府官员心系于民,想着为民办实事难事,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金凤小区的产权问题,不是小问题,拖了一二十年,是政府的过错,该到纠错的时候了。解决这个问题,一是要把该做的基础工作做好,该补课的要补课,该买单的要买单,天大的难事都要想办法拿下。二是在改变土地性质的问题上,政府不要用新眼光去看老黄历,要尊重历史。在计算土地转让金时,不要怀着能收多少就收多少的想法,而要本着一种体恤,同情之心,能减多少就减多少。小区产权问题是政府欠老百姓的账,这个账该政府买单。如果早些年,房改办主动作为,履行自己该履行的职责,打通土地产权办证的通道,就没有今天大面积的遭殃。小区居民共同的心声是,一是按与小区同一时期所建的两栋职工集资房的标准,计算土地出让金;二是按当时国家的房改政策制订的计算方法计算出让金,计算公式为:当年成本价×建筑面积×1%/.当年成本价指的是该房产实际上市出售的当年,由政府颁布的房改房成本价。除此之外,别无可谈。

人民政府为人民。我们希望县政府高度重视此事,不能再坐视不管。否则,小区居民会借用與论的力量,信访的力量,法律的力量,集体的力量,不排除集体上访等非常措施。一个埋在地下一二十年的炸弹,即将拉响,这并非危言耸听。原来大家是用时间在等这张证,而现在是用生命在等,因为有的人真等不起。

请桃江县委、政府官员,做良心干部,体谅和安抚大家这颗凉了的心,特事特办,特事快办,给百姓一个满意交待,还小区一片安宁。

湖南桃江县城金凤小区全体居民

2018年7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