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政湖南 > 资讯
手机号码:
密 码:
现在注册    找回密码
    您的位置:问政湖南 > 陈小春 > 正文
关于邵阳市卫计委等包庇中西医结合医院的实名举报信
177*******1 发表于 2018/7/6 22:35:13   

省卫计委领导:

我叫马康龙,男,回族,中共党员,1958年11月28日出生,邵阳市城步苗族自治县汀坪乡人民政府退休干部,身份证号码:432627195811XXXXXX,联系电话:13XXXXX9174。我保证本人陈述的事件及经过完全属实,并愿意就此真实性承担法律责任。做为一个因越权手术、非法行医导致重大医疗事故的受害者,我有充足的证据和充分的理由认为湖南省邵阳市卫计委、市卫生计生综合监督执法局涉嫌徇私舞弊、包庇邵阳市中西医结合医院越权手术、非法行医。由于求告无门,不得已在网上发布,请广大网友帮我分析分析,看看我应该怎么做才能讨回公道!

中西医结合医院非法行医导致重大医疗事故的经过

2016年7月1日18时许,我因不慎摔伤,急送邵阳学院附属医院就诊,经ct检查后诊断为“第三腰椎暴裂性骨折”、“第十二胸椎压缩性骨折”。当晚19时四十四分转送邵阳市中西医结合医院骨伤二病区住院治疗,入院时只有腰背受伤处疼痛,大小便自主排泄和双下肢活动及感觉正常。第二天(2016年7月2日),由该科室科主治医师曾超(各种病历资料显示的手术者)在全麻下行“l3椎爆裂性骨拆切开减压内固定术”、“椎体成形术”,术中使用了骨水泥。

术后第二天(7月3日6:30分),开始,我大小便失禁,下肢及外生殖器失去知觉。术后管床医生曾超在发现手术失败后隐瞒手术失败真相,修改入院记录中的诊断、仿冒我笔迹签名,伪造、销毁相关病历文书,以造成手术前就有马尾神经损伤的假象。经向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北京301医院、上海一人民医院、上海二军医大学附属医院、中国人民解放军163医院的专家咨询,各专家一致认为病历明显存在伪造情况,手术的真正主刀者是主治医师曾超,而不是同样没有手术权限的副主任医师赵振山。仅凭伪造、篡改病历资料一项,邵阳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就应承担全部责任,并应该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

注:“大小便正常、肛门及外生殖器未查”,是不可能得出“马尾神经损伤”的诊断的?这是一个实习医生都懂的道理!因为我根本没有这样的临床表现,所以医生也没有做与这个病情相关的体格检查,当然也就没有与这个病情相关的诊断依据!所以,没有诊断依据的诊断结果绝对是出事后医务人员编造出来的!

注:大小便正常,小便结果还在,大便结果已经被院方恶意隐匿了。而“马尾神经损伤”的直接后果是大小便失禁,不可能还大小便正常的。

注:如果真象《入院记录》中所讲的,我一入院就被诊断为“马尾神经损伤”的话,院方就会在第一时间给我使用修复神经的药物,而不是等到入院第三天,手后第二天发现造成医疗事故了才给我使用这样的药!

市卫计委包庇、袒护行为

根据以上情况,我整理了该院越权手术、非法行医和伪造病历证据向邵阳市卫计委反映,以求政府部门主持公道,从严查处。然而,市卫计委偏信、袒护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在向市委、市政府接访办出具的《关于马康龙与邵阳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医疗纠纷的答复》中采取欺骗的手段,谎称我在医专附属医院初诊时就被ct诊断为“马尾神经损伤”“脊髓损伤”“椎管狭窄”。而医专附属医院出具了《证明》,明确表明,他们根本没有对我下过以上诊断,而且ct检查也不可能看得出“马尾神经损伤”和“脊髓损伤”。

注:邵阳市医专附属医院的出具的《证明》,证明了市中西医结合医院、邵阳市卫计委联合欺骗市委市政府领导,说我在医专附属医院就被诊断为“马尾神经损伤”了的。

市卫计委做为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做为市中西医结合医院的直接主管领导,在处理这种危及人民生命安全和健康的投诉上不是深入查处,及时整改,以绝后患,而是采取欺骗市委、市政府和人民的手段无原则的包庇、袒护院方。党和政府的公信力何在?

市卫生计生综合监督执法局徇私舞弊行为

在卫计委包庇袒护院方的情况下,我不得已向做为医疗市场监督管理的执法部门—邵阳市卫生计生综合监督执法局投诉,请求迅速查处邵阳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医生非法行医、越权手术造成重大医疗事故的事件。然而,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做为市一级的行政执法机关,市卫生计生综合监督执法局公然徇私舞弊、胆大妄为,在《关于邵阳市中西医结合医院非法行医调查情况的答复》中,不去根据我提供的资料调查事实真相,而是用一份邵阳市中西医结合医院2017年6月6日的《关于公布手术、麻醉师资格分级授权名单的通知》来证明一年前(2016年7月2日)的非法行医、越权手术是合法的。我无法想象是什么样的原因或是利益驱使,能够令一个市一级的行政执法机关丧心病狂到居然胆敢面向社会、面向群众,以红头文件的形式说,我不看证据资料,我就相信他们自己人的证言,手术不是主治医师曾超做的,就是副主任医师赵振山做的,而这个副主任医师赵振山2017年6月6日已经被授权了,所以他一年前的非法行医没有超出手术权限。

注:一个执法机关用2017年6月的《授权书》来告诉我,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在2016年7月的非法行医、越权手术是合法的!

时到今日,七个月过去了,我依然不敢相信一个市级行政执法机关胆敢如此置国法、党纪、民心于不顾,公然徇情枉法,包庇犯罪行为。

当然,也许是我读书少,不懂法,请各位网友帮我看看,2017年6月6日的资质可以认定2016年7月2日的越权手术、非法行医是合法的吗?

事实上,这份《授权通知书》也是非法的!因为卫生部《医疗机构手术分级管理办法》中明确规定,副主任医师没有四级手术的权限,医院的授权也只能够在三级手术的范围内,对医师进行相应的考核后才能决定是否授权。出现这样的情况到底是这个执法局不懂法呢还是另有隐情,我们也只能凭空想象一下了!

邵阳市卫计委行政不作为的行为

2018年1月8日,我向市委巡视组反映以上情况,请求对市中西医结合医院非法行医造成严重医疗事故、市卫生计生综合监督执法局徇私舞弊的行为进行查处。而市卫计委置《执业医师法》《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病历书写规范与管理规定及病例(案)医疗质量评定标准》《手术安全核查制度》等诸多法律法规于不顾,以涉法涉诉案件属于人民法院职权范围为由不予受理我的投诉。

据了解,卫计委“负有对医疗机构管理、监督,对医疗质量和服务规范实施监督、处理医疗纠风的责任”,这种置自身职责于不顾的行为是不是属于行政不作为?

难道这个世道就真的没有天理、没有公道了吗?

各位网友,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马康龙

2018年5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