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政湖南 > 资讯
手机号码:
密 码:
现在注册    找回密码
    您的位置:问政湖南 > 张敏 > 正文
请雨花区领导做主,把独生证该享受的安置房分给我
156****9633 发表于 2018/5/29 15:04:37   

我是雨花区黎托乡花桥村五组村民杨金龙。我们2004年10月征收的房屋,2005年拿的独生证明,2006年12月分的安置房。可独生证没能分到房屋按当时长沙市政府土地征收60号令先安置两安用地再征收。按当时是有房屋分的,可村上领导等最后一批60号令的拆迁户独生证和新增人口再享受。当时2006年分房时还剩下十几套安置房,可村长杨先建和书记杜正良却把我们独生子该享受法人安置房卖给了国土局、工商局、农信社的信贷主任等公务人员。

上届书记杜正良把安置房卖给国家公务人员,犯了错。本届书记尹二明作为党支部书记应当纠正上届书记杜正良所犯的错误,应及时收回房屋,还给我们独生证该享受的安置房。可是书记尹二明、村长杨先建今年又将24套安置房卖给了有钱人。他们说二次卖房都经过了村民代表大会,可我们却一无所知。国家有国策,计划生育,我们书记尹二明有村规民约。我们守了计划生育,却犯了村规民约的罚。

长沙市政府将60号令征收的失地农民一次性补偿了15万,电视报道了无数次,连长沙县的失地农民都发放下来了,可我们村书记尹二明、村长杨先建说这批钱将来要安置103号令征收的农民,拿我们60号令征收的钱去安置103号令的农民,试问,这样的说辞是否被书记尹二明、村长杨先建他们贪污了?

可是到了今年统计时,村长和书记却对我们说:独生证不管用,没有享受的权利。

请问领导:1、计划生育是不是国策?

2、准生证和独生证在征收房屋时有何区别?

3、难道村规民约比国策计划生育大吗?

4、难道国家公务人员没房住吗?非要跑的花桥来买安置房住

5、在中央反贪情况下,花桥村书记、村长还把房屋卖给国家公务人员,难道这不是行贿受贿吗?

6、难道书记、村长是卖房卖地的吗?

以上问题请领导核实解决

请领导做主,把独生证该享受的安置房分给我

 
来自 雨花区宣传部 的调查回复:回复  

网友“156****9633”:

您好!您的留言已收悉,您反映的“请雨花区领导做主把独生证该享受的安置房分给我”问题,雨花区高度重视,我办经调查了解,现将处理结果回复如下:

一、留言中反映的独生证没有享受安置房的问题。经黎托街道核查,您于2004年10月花桥污水处理厂项目按60号令政策征收拆迁,拆迁时人口为您和妻子、姐姐。2005年您夫妇生育壹子并领取了独生子女证。2006年12月根据政策,花桥村委按60号令拆迁时的人口并结合《花桥村两安方案》对该户进行安置,安置对象实际为您、妻子两人,预测人口壹人,共三人。因受实际户型限制(只有96平方米、80平方米、64平方米户型),村委会同意您按市场价以34800.00元购买一人安置指标构成4人户型,其您的姐姐杨金山按市场价25300.00元购买32平方米构成一套96平方米安置房,姐弟两合在一起分配一栋5人户型(即占地面积80平方米的从地到天6层安置房)。因您的独生证系2004年拆迁完成后于2005年生育儿子后才办理的,按当时政策,该独生证不具备安置条件,故花桥村委会不能给予独生证安置。

二、留言中提及的书记、村长将24套安置房卖给公职人员的问题。经查,其中的12套房系2006年时任的支村两委干部按市场价将剩余的12套房卖给国土局、工商局、农信社等相关公职人员,此事已由雨花区纪委查实并处理,时任书记杜正良、村长杨先建均已接受纪委的相关处理。另12套房系2012年由支村两委召开村民代表以及村民骨干会议决议,将12套房以市场价处置给本村未享受拆迁安置的老龄人口(从全村年龄最大往下排序12人),该12套房的处置程序公开、透明,合法合规。

三、留言中提及的支村两委拿60号令拆迁款去安置103号令拆迁户,怀疑当中涉及腐败的问题。经查,其反映的款项为征地拆迁土地补偿费,按花桥村集体决议,该款项由村级统筹,用于全村两安用地开发,此项符合集体决策程序,中间也没有涉及个人贪污腐败问题。

对信件反映的以上问题,由黎托街道现场给予了您明确的答复。

如有其他疑问,建议您与雨花区黎托街道(电话:85950002)联系咨询。

感谢您对我们的工作的理解与支持!

特此回复。

中共长沙市雨花区委办公室

2018年7月9日  

2018/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