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政湖南 > 资讯
手机号码:
密 码:
现在注册    找回密码
    您的位置:问政湖南 > 谢学龙 > 正文
涟源市龙塘镇违法强行破坏我们猪场
li12344321 发表于 2018/5/5 20:30:37   

关于连源市人民政府龙塘镇违法使用警力强行破坏我们猪场导致该养殖场无法正常生产的报告

尊敬的上级领导:

一、事由:我养殖小区系涟源市龙塘镇河东村,于2007年根据国务院1号文件精神:大力发展生猪养殖业。本猪场经涟源市国土部门畜牧部门及村、镇各单位指示5人合股,本村

村民投资土地流转兑换补偿形式,共有土地20多亩,总建筑面积7000多平方米,附属建设建地几亩,每年出栏生猪一万多头。于2015年12月26日由于龙琅公路经过猪场被迫压缩养殖,于2017?年10月对猪场周围实行施工,施工方没经猪场同意,强行通过猪场压烂生猪饮水动用大型挖机、推土机等,生猪多次断水,造成特大影响,当时死去生猪300多头,直接损失达百多历元,间接损失无法估算,至今没有得到解决。

三、又于2018年4月2日由涟源市龙塘镇人民政府没有经过猪场同意,也没有正确处理任何矛盾,没跟猪场股东做任何征用解释,严重越权动用公安刑警、政府公务人员及施工在方,在未对养殖场征收的情况下,对我猪场实行强拆,强行破坏猪场水电,下水排放,强行动用大型机械,强行把公路、石坑填埋,石坑一直都没丈量,填埋了无法丈量,难道龙琅高速指挥部就这样无法无天,当时直接导致猪场死生猪几十头,现在每天施工,陆续断水断电达到7,8次,导致猪死亡每天增加,这样施工下去,不到几个月时间,猪场的猪会全部死尽,到时损失达一千多万了。现龙塘镇指挥部不闻不问。施工方为赶工期在当地人民政府默许甚至支持下进行了强拆,已对我们养猪场的附属设施强行破坏,现排水不能正常排出,导致臭气熏天,疫情严重加之施工设备加上过往运土车辆噪音巨大,本猪场剩余的1000多头母猪仔猪不能得到体息,猪的非正常死亡剧增,根本无法正常养殖生猪成长,损失严重,我们股东是长期靠养殖维持生活的,以后无法生存(有照片做依据四、2018年4月2日我猪场股东为了猪场生猪不受影响,防止生猪饮水管破坏,我们为了猪场公路疏通来到施工现场说明理由,为了维护我们猪场切身利益,要求政府部门对生猪实行安置处理,却被涟源市人民政府动用公安刑警,对我股东及亲属施暴强行、拖打使我股东多人受伤,还已污蔑我们阻工为由,带走2个股东去公安局制造假口供,未经本人看签字,实行七天的拘留的处分,现股东刘新前脚被拖伤还不能走路,并不带人治伤还被拘留7天,地方政府就这样无法无天了吧,所以特此申报前来。


 
来自 涟源市电子政务管理办 的调查回复:涟源市龙塘镇违法强行破坏我们猪场  

网友:

  您好!

您于2018年5月5日致信书记信箱反映"涟源市龙塘镇违法强行破坏我们猪场"有关问题,我镇非常重视,经核实,现答复如下:

经调查,为了确保龙琅高速公路建设的安全、畅通、高效,根据业主、项目部、施工队要求,经市、镇指挥部研究,定于2018年4月2日对四六养猪场下的施工便道进行全线贯通。该便道内没有任何房屋,全部是已经征收的土地,不存在强行拆迁的行为。

在便道拉通之前,我镇多次组织镇、村干部与便道附近四六猪场内养殖户协商,建议清退该猪场内正在养殖的生猪。清退补偿标准参照《涟源市畜禽禁养区养殖场关闭退养工作实施方案》的相关规定执行,猪场内养殖户刘汉兵、刘卡已于2018年2月6日签订清退补偿协议书并清退到位,仅剩您与刘兆桂在继续养殖。在此过程中,我镇干部多次召集您和其它当事人协商猪场清退事宜(有会议记录为据),但您和刘兆桂提出过高的赔偿要求,导致无法达成共识。您夫妇、刘兆桂兄弟为了达到其个人目的,曾多次阻拦施工队的正常施工(有影像资料为据)。龙塘镇派出所根据优化发展环境精神赶赴现场依法依规处置问题是职责所在,不存在违规出警行为。

龙塘镇人民政府

2018年5月16日

2018/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