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娄底市 > 双峰县委 县委书记 禹敏 留言
禹敏
简介:  禹敏,男,汉族,1971年5月出生,研究生,博士学位,中共党员,讲师。现任双峰县委书记。

  曾任湖南大学研究生院学位与学科建设办公室科长;2003年8月至2006年,任娄底市双峰县副县长;2006年至2007年,任娄底市双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2007年至2009年9月,任娄底市双峰县委常委、组织部长;2009年至2012年3月,任娄底市政府副秘…[详细介绍]
快速查看: [所有]   [已回复]   [未回复]
 
首页 上翻 [1] [2] [3] [4] [5] 下翻 尾页
快速留言>> 
hty888:双峰县走马街镇双湾村贫困退役老兵处境艰难
269 楼

禹敏书记你好:

我是走马街镇双湾村的村民,是一名参战退役老兵,名叫胡铁元,之前我向您反映过我的贫困处境,我镇王贵祥书记也来过我家实地调查过,他见到我蜗居的间半危房直摇头说:你贫困的情况属实,住的房子实在是太破败了,可是现在的扶贫政策倾向于“精准扶贫对象”,“低保户”,“五保户”。我也不能违背政策给予你进行危房改造。

听了王贵祥书记的话后,我好无奈,更感到无助!后悔当初评选“精准扶贫对象”,“低保户”的时候没和村干部原村支书胡良定搞好关系,导致今天我居住的危房比村里面所有的精准扶贫对象,低保户,五保户都差,都危险!却得不到扶贫政策的“惠顾”!泪,只能暗自往肚里咽!!!

当年我们为了祖国领土的完整,为了祖国的尊严,为了祖国人民的生活安宁,为了改革能在和平环境中顺利进行我们把青春和热血奉献在祖国的南疆边陲,甚至有可能永远回不了生我养我的双峰。可是而今我们的地位却比不上一个精准扶贫对象,比不上一个五保老人,比不上一个低保户,比不上一个刑满释放人员!因为我也和他们一样的贫困却没有和他们一样的享受到党和政府的关怀和温暖。悲哀啊,寒心啊!!!

现在那些正日夜守卫祖国边疆的将士们,看到我的贫困处境却得不到政府的关怀,地位比不上一个精准扶贫对象,不知道他们会寒心不!因为我的今天有可能就是他们的明天。

国家强调必须做好退役军人管理保障工作。该保障的要保障好,该落实的政策必须落实,不能让英雄流血又流泪,让军人受到尊崇,这是最基本的。国家要让我们这些退役军人,参战退役老兵得到尊崇,可是我却得不到一丁点温暖。

禹敏书记,求您帮帮我,求您帮我把这摇摇欲坠的土砖危房改结实点,让我这个风烛残年的参战退役老兵在这未来屈指可数的日子里能过踏实些,不要整天提心吊胆,担心破房屋会倒塌而战战兢兢熬日子!谢谢您了!

既流血又流泪的参战退役老兵:胡铁元

2018年6月8日

留言时间:2018/6/8 11:10:00
我要评论  支持 [3]   反对 [0]  
zhu1314:双峰县公安局法制办和甘棠派出所知法犯法,当某些人的保护伞
268 楼

 尊敬的各级有关领导:

您们辛苦了!

当前全国上下一派大好形势,但在这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之下却有人不顾法律的威严,竟入户抢劫导致我家大人不同程度的伤害、我五岁的小孩朱某宇因此受轻伤二级的伤情,而且就这样县公安局法制办和镇派出所知法犯法包庇纵容行凶者。

事由:我家房屋建设于2011年冬季,当时我父亲是把铝合金窗户和不锈钢护窗一并承包给邓秋华(现年40岁,现住双峰县甘棠镇栖凤村罗家组,现在太平寺开铝合金门窗店)承建,因当时我们暂时没有住,所以就只让他装好了楼上一层的窗玻璃和地上一层的窗框,2013年我们回家住后,一再要求他给我们装好楼下一层的窗玻璃和整个楼房的防盗窗,可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催促他,就是没有任何反应,每次都是口头答应,实际没有任何行动,天天在家打游戏。

实在没办法我弟弟再次找到他问明原由,他当时说是没有资金进货,当时我弟弟就答应自己出本钱和他一起去把货进回来,货进回来了,可几天过去了却是没有任何反应,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天天在家玩他的游戏,眼看就快要过年了,我弟弟实在看不过去了,就再次找到他说好话让他帮忙做一下,可他就是不理,最后我弟弟没办法在没有任何技术的情况下自己慢慢的把窗玻璃和窗框整合在一起,质量就可想而知了,后来他才帮我们拉过来装上去,这样才算过了一个新年,但是纱窗和防盗窗却一直没有帮我们装,时间飞逝一晃两年过去了,到了2015年他还是没有帮我们安装纱窗和防盗窗我爸在不得以的情况下才又另外找师傅把防盗窗给装上,但是纱窗当时是说好和窗玻璃一起的,所以就没有另找人做了。

2015年底邓秋华找到我爸说是要结算承包窗户的钱,(当时做之前的定金和我弟弟自己给的进货本钱一起是给了8000块钱的)因为下面一层窗户是我弟弟做好的很多地方技术都没过关裂缝啥的,纱窗也没装就没有同意他的要求,说让他把窗户调好后把纱窗做好再结算余额,第二年他把纱窗就给我们做好送来了,但时隔5年装上后尺寸却短太多手一拉纱窗就往下掉,当时也就没答应给他结算,他就打电话叫来了村干部要求给他结算余额,当时村干部到场一拉纱窗就往下掉,当时他们就决定说这个得改进,后来经过协商结果是邓秋华承诺在2017年6月份前帮我们把纱窗重新做好,窗户出现的质量问题给调好,然后我家支付尾款7600元,当时我妈在村干部的要求下就把尾数600元付给了邓秋华,剩下的7000元改好纱窗处理好质量问题后给她,但是邓秋华却没有履行承诺在2017年6月前给我们进行整改和调整。

直到2018年2月10日邓秋华却再次上门要求归还他的7000块钱,我们以纱窗没整改窗户质量问题没调整为由拒绝了他的无理要求,2月12日他就开车来我家把窗纱全部取走了,到了2月13日他就把纱窗给送回来时候,邓秋华、邓新华兄弟二人就开车来我家,下车后二话不说进门就抢窗玻璃,卸下后就往车上搬,卸下我弟弟客厅的玻璃后就去卸卧室的,当时我妹在家,就挡了一下想找他们评理说这下面的窗户是我弟弟自己出的本钱,自己装的你们凭什么把他卸下来,用车拉走?你们这就是抢劫,当时邓新华二话不说拿着窗玻璃就撞上了我妹妹把他撞倒在地,当时我为救我妹,立马上前劝阻,不料邓秋华和他家人又将我打倒在地,当时我家人上前劝阻才把他们给拉开,当时我五岁的儿子在场,名叫朱某宇,我恐小孩受伤,我从地上爬起后,就去找他,刚在堂屋找到小孩,不想邓新华手拿木棒再次追来,一棒朝我儿打去,我用手一挡,当时手指给打成变形,小孩被一棒打倒在地,额上伤口四厘米长深两厘米,血流不止,昏过去三小时,当即打电话给双峰县人民医院叫来救护车。

当时我村村支书朱建辉也有到场,却不看望受伤儿童的伤情,一味的袒护凶手,当他们的代言人,当时我小孩还在家,救护车也没到,医院要求我们患者自己送伤者到半路怕错过最佳抢救时间,当时派出所民警也有到场,因小孩是脑袋受到伤害,私家车都不敢送,派出所民警也不送就把凶手带上车要带走凶手,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凶手重要还是小孩生命重要?因我弟媳怀孕在身当时劝架的时候又被推倒在地,我弟当即给他岳父母打了电话我弟媳父母到后刚下车就问了一句怎么回事是谁伤了他们的女儿,让他赔偿医药费,没成想我村村支书一下就跳了出来,摆开架势手足舞蹈手指到老人家脸上去了,大喊大叫“你想干什么”一副舍我其谁的嚣张气焰当时就像是跟他有仇似的,我弟媳亲属看不惯当时就起了争执。

后来村支书一个电话叫来了以他父亲统头岳父内弟等等十余人以打人为目的出现在现场,他老婆更是不分青红皂白一上来就开始大骂,当时也有我村村民在场,后来救护车过来后我和小孩被送往双峰县人民医院进行治疗,往派出所拘留,当晚我村村支书不知使用了何种手段,当即亲自将凶手从派出所接回,脱离法网,有我妹妹亲眼所见,现我小孩在整个治疗过程中二人护理,医疗费用五千多元,后经娄底市永正司法鉴定所鉴定为轻伤二级,双峰县人民医院建议要求我们送达上级医院继续治疗,无奈经济短缺,无法进医院,至今小孩天天哭叫头痛,这何以得了,以成为了严重的后遗症,在整个治疗期间一切费用共花费了三万多元,对方只出了两千元,此事发生后我们将情况多次反映给甘棠镇派出所和镇政府,但是均被以对方不承认为由拒绝立案,(试问对方入户抢劫,伤人地点是在我的家中,当时派出所也有出警到现场,现在小孩鉴定为轻伤二级为何对方一句不承认就可以无需立案?这中间有何猫腻?不得而知)由此我也上县公安局反映过情况,并把轻伤二级鉴定书给公安局看了,可是现在事情过去三个多月了至今未立案调查,镇派出所说是县公安局法制办把我的案子扣在他们那里,但县公安局说是镇派出所扣下的,就这样县公安局说在派出所,派出所又说在县公安局至直今天。难道因为我是老实的农民没有强硬的后台就该受到欺凌吗?我小孩何其无辜他是否能够受到法律的保护?今天我是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呈文哭诉于各级领导的青天台前,恳请执行法律的威严,将凶手绳之以法,摘掉他的保护伞,还民之公平、公正,大显法律之威严,党之威严,我倚门待盼。

此致

敬礼

受害人:朱荣辉  呈

电话:181XXXX0968

2018 年6月1 日

留言时间:2018/6/3 21:29:12
我要评论  支持 [0]   反对 [0]  
zhu1314:关于双峰县甘棠镇栖凤村村支书朱建辉的违法事实
267 楼
尊敬的各级有关领导:

您们辛苦了!他担任栖凤村村支书四年多,在民事问题的处理中,从来没有心平气和的处理好过一件事,他的处理方式是以手指群众、拍桌骂娘为主,动不动就是报警好像我们村就专出刁民似的,他仗着亲戚兄弟的权势以霸王的身份出现在了我们村的土地上,(请调查)。

1、2013年我小孩出生,因小孩是脑瘫,同时患有轻度羊癫疯当时花费几十万元负债累累,总算是把命救活了,现在还在吃药治疗,(医生建议继续进行康复治疗)由国家评定属于二级残疾人,发放二级残疾证,当时我家是因病致穷,2015年被村民评为贫困户,因私人恩怨,2016年被村支书以脱贫的名义取消,村民反映不能取消,但村支书不听以权势为主,就把贫困户的名额取消了,当时我们也拿小孩病历资料到镇上反映情况,当时村支书也在场,竟当场叫嚣让政府工作人员把他的资料给扔了,你可以去告我,我就叫死你你告不灵,青天白日郎朗乾坤我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后也因此事上访过,最后不了了之,我夫妻都是小学文盲,患肝病有多年(现在正闹离婚)常年以务农为生来养活一家老小,根本就没有多余的钱来给小孩做康复治疗。

2、2015年因村上修马路,马路就从我家门前过,屋前有我家承包的水田0.5亩、旱土0.8亩,当时我们年轻人不在家,家里就60多岁的父母,父母年迈啥也不懂,当时村上连哄带骗强行占用,不给任何赔偿,事后才知道别人家的水田村上是有尝征收占用的,为什么要剥夺我的承包权?难道我要无偿奉献不生活吗?为什么别人家的有尝征收我家的就要无偿占用?难道村民也分三六九等,还是有人中饱私囊?

3、2016年外组村民贺高贤来我家旁边买下学校地基建房因界限种种与我家产生矛盾,在我们没有签字的情况下强行建房,每次我们去阻止他们就是打电话叫来村支书,自己躲在后面从不与我们多说一句话,什么事都是村支书一手遮天,他就以代言人的身份来处理矛盾,扬言有什么事打他电话,天塌下来有他顶着,后来因为这事村支书与我家大吵一架,当时甚至扬言要一耳刮子扇死我妈妈,要把我家地坪给挖掉把我爷爷的墓低给挖掉等等(因为我爷爷的墓地就在建房者的房后面)。

4、处理2018年2月14日晚本村村民邓秋华、邓新华一家入户抢劫致我五岁的小孩朱宣宇受轻伤二级一案中,他亲自带人,其中他父亲统头,老婆骂街,带领他的岳父内弟及其他人等共十多人,气势猖狂,以打人为目的出现在我家,民愤极大。(详情见附页)

5、当晚我小孩被被邓秋华、邓新华一家打伤后,当即甘棠派出所把二人抓到派出所拘留,这是一件严重的刑事案件,村支书不知使用了何种手段,当晚即亲自把二人接回,脱离法网,从中捞取这样的村支书,不懂法、不执法、知法犯法,根本不能为民办实事,故所以天怒民怨。

县,镇都官官相互,做其保护伞,明明有理的事从他们嘴里说出就变成没理了。请求上级领导来我村实查。以上事实可向群众核查,他的在任不知道还要害多少良民,所以强烈恳求上级领导彻查,尽快剔除干部群众中的害群之马,消除恶劣影响,重新树立党和政府在群众中的正派形象。

此致

敬礼

举报人:本村村民  朱荣辉   呈

手机号码:181XXXX0968

留言时间:2018/6/3 9:12:01
我要评论  支持 [0]   反对 [0]  
老百姓之语:双峰县走马街镇万溪村不准百姓交医保
266 楼

尊敬的各位领导:

您们好!  我是双峰县走马街镇万溪村上付组人,以前交医疗保险村上会上农户家收取,在2017年村委会李文轩不准我家入农村医保,我家周围的户主都去了,只有我家没去,这难道不是村委会故意为难我吗? 然后在17年12月份问了一下走马农合办,农合办的领导说要12月28日才能到农合办交,二十八号去了,农合办关门了,可能是下乡去了,过了两天去问了,大约是元月二三号的样子,问了一下农合办的领导,走马农合办的领导说已经过了交费时间,不能再交了,什么意思,老百姓交个医疗保险真难,希望各位领导帮我们百姓还个公道!为什么村委会有这么大的权力。

留言时间:2018/5/25 17:31:21
我要评论  支持 [0]   反对 [0]  
求主持公道:双峰县花门镇黄山村湾里居民违法建房,一意孤行
265 楼

双峰县花门镇黄山村湾里赵管理违法建房,本人刘具财之子刘参东南面宅基地与赵管理宅基地相距2.4米(以前立有字据),中间原本有一墙界碑,现以被赵管理推掉,南面属我们几人公共用地,但赵管理未经我家同意私自建柱,不经过我家人同意,强行打地基并缩进距离.为此事,本人老妈妈与他理论,却遭到毒打(有住院证明),并住院一周,村委有过来协调,并未有结果,现只要去跟他理论,扬言又要打我老妈妈,(我们一家都在外出打工,只有老妈妈一个人在家,)现在我妈妈一直处于恐慌状态.

本人一家人的权益和老妈妈的安全持续被侵害无法得到有效保证,另赵管理建房未拿到国土局批准,私自建房,四邻均极力反对,村委也没有批准。现在农村建房规定,必须四邻签字同意,然后得到大队、村委批准方可上报国土局。然而四邻没有同意签名,没有任何领导批准,他竟然无视国家土地法规,一意孤行。国土办调解无效,还是一意孤行。

留言时间:2018/5/11 16:03:36
我要评论  支持 [0]   反对 [0]  
首页 上翻 [1] [2] [3] [4] [5] 下翻 尾页
创建时间:2011年12月11日
留言数:269 回复:74 关注:585697
 问政状态: 已认领
 留言认领单位 申请认领 注册  
双峰县电子政务办
 公告
暂无公告更新
  最热留言   最新顶起   最多顶起
 问政湖南48小时关注热点  
 

扫一扫,关注红网《百姓呼声》官方微信!
 
×

登录红网通行证

点击登录 注册红网账号 《问政湖南》栏目管理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