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沙市 > 湖南省教育厅 厅长 蒋昌忠 留言
蒋昌忠
简介:

  蒋昌忠,,男,汉族,湖北省公安县人,1962年5月生,研究生学历,理学博士学位,1983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3年7月参加工作,教授、博士生导师。

  现任湖南省教育厅党组书记、湖南省委教育工委书记、厅长。

  1979.09-1983.07  华中工学院(华中科技大学)物理系本科学生,获理学学士学位;1983.07-1987.08…[详细介绍]

快速查看: [所有]   [已回复]   [未回复]
  快速留言>> 
请给农村留守儿童一个学藉:请给武冈市农村留守儿童一个学藉
1261 楼

请求教育局给农村留守儿童一个学藉,还求教育的公平公正。

目前我老婆娘家户籍地益阳,隔壁县洞口都放开政策延迟至当年12月31日儿童依法注册入学,我小孩2012年公历9月4号出生,阴历7月19,按一周年365天算也均达6周年天数,中间还有两个润月,上过小,中,大班幼儿园,幼儿园毕业,小孩想读一年纪,家长愿送读一年纪,怎么就这么难呢,虽已入学一年纪,但没学藉,目前武冈市内教育资源学位紧俏但是农村教育资源过剩这是不争的事实,我镇武冈市荆竹镇中心小学一年纪三个班,每班不到30人,我村公立小学一个班,包括我小孩没有学藉在内6个小孩。在农村地区放开政策还可起到教育资源引流分压,既不犯法也不违法也没违背义务教育政策,请求领导给予农村留守儿童更多关怀与关爱,谢谢您们能为百姓诉求带来佳音!


留言时间:2018/10/11 10:16:48
我要评论  支持 [0]   反对 [0]  
向上好少年:湖南2018年新高考改革政策什么时候能出台?
1260 楼

我是湖南的一个普通高一学生的家长,现在已经开学近一个月了。湖南省所谓的新高考改革一直看不到官方的政策出台,老师怎么教,学生怎么学,真的满满的焦虑呀!

留言时间:2018/10/10 16:40:09
我要评论  支持 [3]   反对 [0]  
曹朝中:新化县桑梓镇农村幼儿园私自划区,幼儿园入园困难
1259 楼

尊敬的教育厅领导:

你们好!我是湖南省娄底市新化县桑梓镇新兴村的村民曹朝中,2018.09.04日于网上湖南省教育阳光服务中心投信请求帮助解决我儿入园问题,网上可查看信件内容和处理结果(投诉受理编号:tst000120187954,查询码1123),请您详阅!

对于这次的处理结果,我们表示很不满意,理由有以下几点:

1.事实陈述并不完整也与实际情况不符,金星幼儿园不予接收我儿的理由并不是因为接送不方便,而是因为他们与闪闪童星幼儿园私下双方达成协议,如接受对方的学生需罚款至少5000元。并且在投诉之前我们与金星幼儿园也协商过这个接送的问题,我们同意自己负责接送,毕竟离家也不远,而且我大女儿也在金星上小学(在他们私下达成协议之前,我大女儿还有村里很多幼儿也都是在金星上幼儿园),所以他们以接送理由拒收完全是自欺欺人。

2.“两幼儿园不能无故拒收”光这一点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即使到了下学期,金星幼儿园肯定也不能接收我儿,因为他们一直以来包括现在仍然是以闪闪童星幼儿园不提供书面的签字同意书为由拒收(理由是怕对方找麻烦罚款),而闪闪童星幼儿园嘴上说同意但是拒绝签书面同意书(理由是签了以后招生工作不好开展),他们就是这样互相推脱责任,才导致我儿至今无法入学。这个问题不光是我家,村里很多村民都有意见,条件好点的因为不愿在村里幼儿园也去不了隔壁村的金星幼儿园(因为是老园,大家都比较信任,以前村里小孩也都在那上幼儿园,隔得也不远)就直接送到县里幼儿园了,条件不好的只能接受也是有怨无处申诉。

3.政策都有宣讲,家长和小孩有自由选择的权利,但是这个选择权并不在家长和小孩手里,他们私下达成协议,并没有征求村名的意见,何来选择自由,光是嘴上说你们随意去哪上学,而实际不予接收,这就是霸权垄断,跟耍流氓并无区别。

我们虽然是农民,条件不好,上不了县里、省里高档幼儿园,但也希望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尽量让自己的孩子上一个相对更好的,值得信任的幼儿园。幼儿园招生应该靠的是自己的实力口碑而不是靠一纸协议来强买强卖,这样下去,迟早会出问题的,请省教育厅领导酌情解决!

此致

敬礼!

曹朝中

2018.09.27

联系电话:159*****913

红网编辑回复(2018/10/22 15:07:46):

曹朝中网友:

您好!

您于2018年9月27日反映《新化县桑梓镇农村幼儿园私自划区,幼儿园入园困难》的问题我镇已收悉,现回复如下:

关于您反映农村幼儿园入学困难这一情况的投诉桑梓镇党委、政府高度重视,立即将函件转至桑梓镇中心学校调查处理。桑梓镇中心学校对此事迅速行动,立即组织由中心学校书记牵头,分管幼儿园的校长助理、鹧鸪中学校长为成员的调查工作组展开调查,召开金星幼儿园负责人、闪闪童星幼儿园负责人协调会议,达成处理意见:对于您小孩就读幼儿园的事,您有自由选择的权利,小孩随时可以去两家幼儿园入园就读。谢谢您对我们工作的监督与支持!

桑梓镇人民政府

2018年10月22日


留言时间:2018/9/27 16:09:19
我要评论  支持 [0]   反对 [0]  
冯浪:97级长沙望城未分配师范生求维权
1258 楼

尊敬的各位领导:

18年前,与我们一同走出师范校园的同学,现在都成为了各学校的骨干教师或机关单位中坚力量;而我们,还在为讨回属于我们自己的编制和工作而四处奔波、上访求助。这不仅仅只是一份工作的区别:由于没有得到工作安排,户口又无法转为农业户口,而错过征收的种种补偿,连同孩子出生户口都不知道往哪里上;由于编制一直得不到解决,与在相同岗位上的在编教师相比,待遇去相差十万八千里;为了谋生、为了有口饭吃,我们不得不想方设法维持生计:有的代课好几年,有的南下广东打工,有的送过报纸,有的当过保安………受尽世人白眼,吃尽无数苦头,每一个未分配的中师生,都有一部血泪史!

为了践行社会的平等,公正,法治,我们会坚定地将维权之路走下去,望城区政府不解决,我们去找长沙市政府;市政府解决不了,我们会到省政府......

2000年,没得到工作分配,大家都在教育一线代课,也都在单个地找教育局,我们的同学邓泽锋从毕业的时候就找当时教育局的局长,每年无数次去局长的办公室和家里找,一直找到局长去世都没有部门来接手处理。我们其他同学都在通过自己的渠道在找,只是因为以前信息不发达,同学之间没有联系方式,而且我们都以为当年只有自己没有分配,别的同学都分配了。直到2016年,熊祥同学从网上看到其他省市有解决我们同类问题的案例,也查到了《湘政办发1997年(14)号》文件,就开始找区教育局寻求支持;一直到2017年上半年我们才知道竟然有这么多同学没有分配,所以从2017年开始我们就集体开始了我们的信访生涯。

2017年8月21日 ,区领导的信访接待日,我们在区信访局得到了区领导的接待。我们也向望城区领导正式递交了包含我们大部分同学盖有手印的访求书。协调会上区领导给我们承诺三个月给书面回复。在这三个月期间,望城区教育局做了大量的调查、取证工作,查清查实了我们的基本情况,并向同级的宁乡、浏阳市、长沙县三地了解核实当年师范毕业生的分配情况。最后的结论是:确实只有望城部分统招统分中等师范毕业生未分配工作。

2017年9月28日,我们派代表到长沙市信访局提出我们的合理诉求。得到的回复是需要我们向望城区人民政府提出。

2017年11月21日,当我们满怀期待到区信访局、区政府,却被告知现在没有回复结果,苦等一整天连区领导的人都没见到。

2017年11月24日,我们在区领导的信访接待日再次询问书面回复,仍然没有给出任何解决问题的方案,与会的部分部门领导甚至给我们传达出很难解决、甚至不能解决的态度。

2017年12月6日,我们再次向区信访局递交“再次请求政府为我们解决问题”的诉求书。请求区政府在2017年12月31日之前拿出解决问题的明确书面方案;请求区政府切实解决我们的编制问题与社保问题,并于2018年2月份之前将我们统一带编安置到望城区教育系统工作。

2018年3月5日,我们又来到区信访局,区信访局转交区教育局接谈处理,并明确提出于4月20日前给予书面答复。

2018年4月19日,由区教育局、区人社局、区信访局以红头文件的形式将书面回复交给我们。算起来无故拖延足足151天,完全违背《信访条例》第33条之规定(湖南省信访条例第36条),“信访事项应当自受理之日起60日内办结;情况复杂的,经本行政机关负责人批准,可以适当延长办理期限,但延长期限不得超过30日,并告知信访人延期理由。”按《信访条例》第43条之规定:“对信访事项有权处理的行政机关在办理信访事项过程中,有推诿、敷衍、拖延信访事项办理或者未在法定期限内办结信访事项的,由其上级行政机关责令改正”,无故延期这么长时间,也不见区人民政府介入调查此事!如此一来就已经让我们对现任政府部门的公信力大打折扣,还在书面回复中,故意曲解《湘 政办 发1997 (14)号》《湘 政办 明电 2000(81)号》中部分条款,让我们这个群体对现任区人民政府的公信力降到谷底。

于是,我们于2018年5月4日向区人民政府申请复查,区人民政府信访事项复查机关于5月14日予以受理,并于6月8日出具复查意见书。意见书中依据《湖南省信访事项复查复核办法》第28条之规定,要求区教育局,人社局重新办理,区人民政府信访事项复查机关下一步将继续跟踪督促该信访事项的办理。

《湖南省信访事项复查复核办法》第29条规定:“责令重新办理的,被申请人应当在规定的期限内重新作出处理意见,且不得以同一事实和理由作出与原处理意见内容相同或者基本相同的意见。因违反法定程序被责令重新办理的除外。”。而我们电话联系湖南省人民政府信访事项复查复核委员会办公室0731-82219938,确认重新办理的期限是1个月。7月8日,我们派代表到区信访局查询事项的进展,得到的回复是还需要1个月。8月8日,再次派代表查询,连人都没见到,出差的出差,休假的休假。8月28日上午,我们同学20来人到区信访局等消息,区教育局与人社局的部门领导竟然对我们信访复查事项毫不知情。请问在座的领导,我们的信访事项区政府有重视吗?这是区政府部门的失职还是区政府对我们的漠视?

这18年来,我们父母的艰辛与悲怆,我们所受到的不公正的待遇,谁能理会?政府不来解决我们找谁去?

留言时间:2018/9/20 8:56:40
我要评论  支持 [0]   反对 [0]  
强哥:望城区政府及信访局等单位违反信访条例!
1257 楼

尊敬的各位领导:

18年前,与我们一同走出师范校园的同学,现在都成为了各学校的骨干教师或机关单位中坚力量;而我们,还在为讨回属于我们自己的编制和工作而四处奔波、上访求助。这不仅仅只是一份工作的区别:由于没有得到工作安排,户口又无法转为农业户口,而错过征收的种种补偿,连同孩子出生户口都不知道往哪里上;由于编制一直得不到解决,与在相同岗位上的在编教师相比,待遇去相差十万八千里;为了谋生、为了有口饭吃,我们不得不想方设法维持生计:有的代课好几年,有的南下广东打工,有的送过报纸,有的当过保安………受尽世人白眼,吃尽无数苦头,每一个未分配的中师生,都有一部血泪史!

为了践行社会的平等,公正,法治,我们会坚定地将维权之路走下去,望城区政府不解决,我们去找长沙市政府;市政府解决不了,我们会到省政府......

2000年,没得到工作分配,大家都在教育一线代课,也都在单个地找教育局,我们的同学邓泽锋从毕业的时候就找当时教育局的局长,每年无数次去局长的办公室和家里找,一直找到局长去世都没有部门来接手处理。我们其他同学都在通过自己的渠道在找,只是因为以前信息不发达,同学之间没有联系方式,而且我们都以为当年只有自己没有分配,别的同学都分配了。直到2016年,熊祥同学从网上看到其他省市有解决我们同类问题的案例,也查到了《湘政办发1997年(14)号》文件,就开始找区教育局寻求支持;一直到2017年上半年我们才知道竟然有这么多同学没有分配,所以从2017年开始我们就集体开始了我们的信访生涯。

2017年8月21日 ,区领导的信访接待日,我们在区信访局得到了区领导的接待。我们也向望城区领导正式递交了包含我们大部分同学盖有手印的访求书。协调会上区领导给我们承诺三个月给书面回复。在这三个月期间,望城区教育局做了大量的调查、取证工作,查清查实了我们的基本情况,并向同级的宁乡、浏阳市、长沙县三地了解核实当年师范毕业生的分配情况。最后的结论是:确实只有望城部分统招统分中等师范毕业生未分配工作。

2017年9月28日,我们派代表到长沙市信访局提出我们的合理诉求。得到的回复是需要我们向望城区人民政府提出。

2017年11月21日,当我们满怀期待到区信访局、区政府,却被告知现在没有回复结果,苦等一整天连区领导的人都没见到。

2017年11月24日,我们在区领导的信访接待日再次询问书面回复,仍然没有给出任何解决问题的方案,与会的部分部门领导甚至给我们传达出很难解决、甚至不能解决的态度。

2017年12月6日,我们再次向区信访局递交“再次请求政府为我们解决问题”的诉求书。请求区政府在2017年12月31日之前拿出解决问题的明确书面方案;请求区政府切实解决我们的编制问题与社保问题,并于2018年2月份之前将我们统一带编安置到望城区教育系统工作。

2018年3月5日,我们又来到区信访局,区信访局转交区教育局接谈处理,并明确提出于4月20日前给予书面答复。

2018年4月19日,由区教育局、区人社局、区信访局以红头文件的形式将书面回复交给我们。算起来无故拖延足足151天,完全违背《信访条例》第33条之规定(湖南省信访条例第36条),“信访事项应当自受理之日起60日内办结;情况复杂的,经本行政机关负责人批准,可以适当延长办理期限,但延长期限不得超过30日,并告知信访人延期理由。”按《信访条例》第43条之规定:“对信访事项有权处理的行政机关在办理信访事项过程中,有推诿、敷衍、拖延信访事项办理或者未在法定期限内办结信访事项的,由其上级行政机关责令改正”,无故延期这么长时间,也不见区人民政府介入调查此事!如此一来就已经让我们对现任政府部门的公信力大打折扣,还在书面回复中,故意曲解《湘 政办 发1997 (14)号》《湘 政办 明电 2000(81)号》中部分条款,让我们这个群体对现任区人民政府的公信力降到谷底。

于是,我们于2018年5月4日向区人民政府申请复查,区人民政府信访事项复查机关于5月14日予以受理,并于6月8日出具复查意见书。意见书中依据《湖南省信访事项复查复核办法》第28条之规定,要求区教育局,人社局重新办理,区人民政府信访事项复查机关下一步将继续跟踪督促该信访事项的办理。

《湖南省信访事项复查复核办法》第29条规定:“责令重新办理的,被申请人应当在规定的期限内重新作出处理意见,且不得以同一事实和理由作出与原处理意见内容相同或者基本相同的意见。因违反法定程序被责令重新办理的除外。”。而我们电话联系湖南省人民政府信访事项复查复核委员会办公室0731-82219938,确认重新办理的期限是1个月。7月8日,我们派代表到区信访局查询事项的进展,得到的回复是还需要1个月。8月8日,再次派代表查询,连人都没见到,出差的出差,休假的休假。8月28日上午,我们同学20来人到区信访局等消息,区教育局与人社局的部门领导竟然对我们信访复查事项毫不知情。请问在座的领导,我们的信访事项区政府有重视吗?这是区政府部门的失职还是区政府对我们的漠视?

这18年来,我们父母的艰辛与悲怆,我们所受到的不公正的待遇,谁能理会?政府不来解决我们找谁去?

留言时间:2018/9/19 13:27:22
我要评论  支持 [1]   反对 [0]  
创建时间:2011年09月22日
留言数:1271 回复:38 关注:1558736
 问政状态: 暂未认领
 留言认领单位 申请认领 注册  
 公告
暂无公告更新
  最热留言
 问政湖南48小时关注热点  
 
 
×

登录红网通行证

点击登录 注册红网账号 《问政湖南》栏目管理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