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株洲市 > 株洲市监察局 局长 朱胜辉 留言
朱胜辉
简介:   朱胜辉,男,现任湖南省株洲市纪律检查委员会副书记、湖南省株洲市监察局局长、湖南省株洲市市人民政府党组成员。 [详细介绍]
快速查看: [所有]   [已回复]   [未回复]
 
首页 上翻 [1] [2] 下翻 尾页
快速留言>> 
158*******2:荷塘区法院持权充当“套路贷”的保护伞
10 楼

朱局长,请您主持公道正义,介入本枉法错判案件(民初1362号)调查。当事人被荷塘区人民法院从娄底市拘捕到株洲市荷塘区法院强制履行债务,留置在杨姓执行法官的办公室。申请执行人向杨某等参加执行的法官公然当着我的面发红包。

原来我向株洲天元区天台路金丰小贷公司借款的公司与荷塘区人民法院存在利益联结关系,法官是”套路贷”公司的强硬保护伞,他们是这样庇护”套路贷”公司的:

第一,与“套路贷公司”密谋,要”套路贷”公司制定借款合同时,必须约定由无管辖权的荷塘区人民法院管辖审理债务纠纷,通过暗中订好的"君子协议",便于荷塘区人民法院以法律手段保护非法高利息。

第二,法官肖伟群自编自演证明"套路贷"原告提供的没有法律效力的证据合法有效。借款合同造假,审判法官已经发现合同存在造假的嫌疑,居然采用法律程序自证合同真实有效。本案借款合同是没有任何防伪措施的可拆散重做的合同,而且”套路贷”公司以防止信息泄露为由,没有给借款人合同副本,很容易造假。

造假事实确实明显:格式合同当事人的信息填写处应该是手工填写的,定合同时,我们是用蓝色圆珠笔填写的,而提交给法院的合同与正文一起打印而成,且字体与正文完全一样;更明显的是第三担保人陈妍,根本没有到场借款,而借款合同上也打印了她的名字(套路贷公司在借款人的户口上得知是其女儿),合同莫名其妙多出一个担保人。这个问题让审判员肖伟群发现了合同的破绽,为了使合同真实有效,予以采信,怎么办?告诉"套路贷''公司撤回对陈妍的起诉,天然无缝的帮助“套路贷”公司做出撤回起诉陈妍的裁定,借款合同就这样堂而皇之采信了。

对借款证据的采信更是荒谬。不按法律规定审查证据,使一个只有148500元的借款案件被判为300760元的荒唐诡异案。打印的借据是“套路贷”公司诱骗借款人签字,把实际只借了148500元本金打印成254400元,其中三年期2分月息的预期利息105900元被骗承认为现金本金。然后以此为总本金,以0.5819%利率计算利息。“套路贷”公司达到了利滚利的高利贷目的。

同次巨额贷款在造假的合同中载明两种交款方式:一种是转帐,另一种是现金交款。而交款的证据只有一张148500元的银行对帐单(单子载明不具有法律效力),109500元所谓现金交付没有任何证据。法官对这两个关键证据不做任何调查和询问,把明明没有法律效力的证据非法采信。这不是法官不懂技术,而是法官与”套路贷公司“狼狈为奸,背后分赃,故意所为,此违法行为的意图,昭然若揭。

留言时间:2018/5/14 20:55:30
我要评论  支持 [0]   反对 [0]  
153*******0:请茶陵县村官将国家扶贫政策落实到真正要帮助的合法村民身上
9 楼

  3月8号 发布(请茶陵县村官将国家扶贫政策落实到真正要帮助的合法村民身上)

  3月20与3月22分别收到:虎踞镇人民政府与虎踞镇金山村委会回复,大至内容如下:

  当事人:刘章棋,出生于1973年4月10日,未婚,家庭人口2人.其一,当事人身体健康,职业是木工,工资每天180元,年出工200个工作日左右,家庭收入达4万余元;其二,母亲张黄英 69岁身体健康2012-2017年7月取消低保;其三,其房屋于2008年建造,砖混结构,水装修,但无安全隐患.

  对于以上官方回复,本人身感意外与惊恐.意外的是此平台不只是摆设,惊恐的是当事人综合条件事实是本村倒数的.如果官方述说属实,那么金山村10多位扶贫名额怎么争取来的.国家扶贫政策是给真正需要帮助的人,而不是给地方官员的筹码.

  以下为本人观点:其一当事人无不良爱好与行为,老实本份.其二当事人无银行款响也无外借资助捐款,年收入4万余元与现实情况不符.其三如果说当事人确实不符合此次扶贫标准,那么条件比其好的家庭为何能获取扶贫名额.综合以上三点我是否可以这么认为:国家扶贫政策对县级村级只是口号,具体施行全靠官员喜好.

留言时间:2018/3/31 18:21:58
我要评论  支持 [2]   反对 [0]  
153*******0:请茶陵县村官将国家扶贫政策落实到真正要帮助的合法村民身上
8 楼

  尊敬的领导

  您好!

  我虽不是当事人,但我今天需为一个老实人述说个实事.或许不能更改结果,只求给个公正说明.

  平水镇裘家村,村民:刘章棋 现年42岁,未婚,母亲:张黄英,现年70岁,居住在多年前建的楼房,泥地板/未装修/老式瓦/土砖材火厨房.因需照顾母亲与无文化,未能外出务工,平常跟姐夫做些木工活,基本生活也算有个保障.

  2017年村里在国家扶贫政策下,获得多个扶贫名额.(大至内容为:一层免费基础装修,主泥水工程.其次为更换瓷瓦,总现金额为1.8W)在此次获得名额人员当中,综合因素比其情况更差是乎没有.

  政策实行后,曾有政府人员下村调查.同时也让村民:刘章棋 将自身条件写份申请书,由村书记同意递交政府.但招到村书记(陈六妹)不同意,原因为:前二年修路时,村民刘章棋骂过她与之不合.

  以上情况属实,请领导予以调查.

留言时间:2018/3/8 12:17:40
我要评论  支持 [3]   反对 [0]  
时刻网友_头铺村13组民:举报茶陵县下东乡头铺村13组长侵占组集体资金
7 楼

  1,衡炎高速土地征收补偿款24万在2009年底就已经拨付至村组,当时村帐目上也有13组的收款收据,但此收入款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入组集体帐目上。

  2,组安置点填土工程对本组人员实行招标,先由本组全体人员大会集体讨论决定填土工程是4.8元每立方,工程量以实际丈量为准,当时作了会议记录,并且有大部分组民在会议记录上签了名,现保存于组会计处,与承包人签订的承包合同书也注明明了工程量以实际丈量为准。完工后既没有验收,也没有丈量工程量。13组的组长在组委会、组党员不知晓的情况下分二次从组集体帐目上领走48万元(组会计处只有二张领条,并且领条上只有其签具的“同意付款 XXX”)。事后为了其为了迷惑全体组民,在会计处将承包合同书之工程量以实际丈量为准这一条后面用圆珠笔添上括号“大约为10万立方”。

  3,道路硬化,组里请了专业人员做出施工图样和价格预算的标书,招标时申明了施工以标书为标准,在完工验收时当场有组民发现标书之中的三分之一的工程量既“十公分垫层”根本就没有施工,并当场将情况告知,全体验收人员当时也认定此部分工程既然没施工,应扣除这部分工程款不予支付。但组集体帐目上却是全额支付工程的全额款,13组的组长又将这未施工部分的工程款落入自已口袋之中。

留言时间:2017/11/24 4:03:36
我要评论  支持 [0]   反对 [0]  
时刻网友_诉难人: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在裁定案件中徇私舞弊
6 楼

  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在裁定茶陵县法院“追加谭继然为被执行人”的案件中存在包庇、徇私舞弊,不调查事实依据,引起茶陵星丰煤矿债权人不满,多次上访、网上信访无果,深感悲愤。现将部分证据公之于众:

  一:二0一五年元月份,农民工追讨星丰煤矿工资时,谭继然在茶陵县公安局承认自己和星丰煤法人代表颜社用是合伙开采星丰煤矿,并且将垄茶高速压覆星丰煤矿的补偿款占有在自己所开设的星丰煤矿基本帐户上,当时星丰煤矿的基本帐户在“高陇信用社”此证据在茶陵公安局有其本人的口供可查。

  二:谭继然在“梦工厂”网站上公开称自己是茶星丰煤矿的法人。但是真正星丰煤矿的法人是颜社用。此证据在网上及工商部门可查。

  三:谭继然与颜社用签定了一份“继续合作开办星丰煤矿”的协议及补充协议。此证据己提交茶陵法院。

  四:颜社用、谭继然与汪尤香签定了一份“星丰煤矿转让协议”及补充协议。己提交茶陵法院。

       五:星丰煤矿以前的组织机构代码是在茶陵县民政局注册登记的,他的一双儿女都政府官员,这难道不是他口出狂言的背景吗?

  种种提交到法院的证据充分证明了谭继然和颜社用属于利益共亨的合伙关系,为什么债务不能共同承担,谭继然还非法占有补偿款。然而株洲中院裁判庭长祁湘清带领她的团队藐视法律的尊严不去调查这些事实,一纸裁定使我们这些债权人无处申诉。誓问你们位居庙堂之高大法官,拿着人民给你们的权力,不能公正公平的给民一个真理,你们还有道德可言吗?利益薰黑了你们的良心!让金钱蒙蔽了你们的眼睛!法院作为保护老百姓合法权益的最后一道防线都崩溃了,让老百姓何处去申冤何处去诉苦。我们是一群不懂法的老百姓,但我们守法,懂得天理良心。谁来为我们主持公道呀?

  债权人:刘文明 李连福 康泳尧 黄明运 陈晚香 谭思琦 颜健勇 刘秋华 谭嫦娥 颜年普 龙华贷款公司 谷记中 刘新文 龙红青 李向红 颜跃武

留言时间:2017/11/6 15:47:25
我要评论  支持 [0]   反对 [0]  
首页 上翻 [1] [2] 下翻 尾页
创建时间:2011年07月05日
留言数:10 回复:0 关注:831567
 问政状态: 暂未认领
 留言认领单位 申请认领 注册  
 公告
暂无公告更新
  最热留言   最新顶起   最多顶起
 问政湖南48小时关注热点  
 

扫一扫,关注红网《百姓呼声》官方微信!
 
×

登录红网通行证

点击登录 注册红网账号 《问政湖南》栏目管理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