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怀化市 > 靖州县政府 县长 田连钊 留言
田连钊
简介:

  田连钊,男,侗族,1971年7月出生,湖南新晃县人,1992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93年7月参加工作,在职研究生学历。现任怀化市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委副书记,县长。

  1990年09月至1993年06月怀化师专政史系学习;1993年07月至1995年08月新晃县一中办公室干部;1995年08月至1995年10月新晃县教育局办公室干部…[详细介绍]

快速查看: [所有]   [已回复]   [未回复]
 
首页 上翻 [1] [2] [3] [4] [5] 下翻 尾页
快速留言>> 
时刻网友_寒林清远:靖州寨牙乡汕头村三级残疾人为什么不能享受低保救助?
293 楼

尊敬的党和人民政府:

  你们好!

  我是怀化市靖州县寨牙乡汕头村人,幼年父亲去世,我本人于2000年在外打工不幸因工负伤左手臂致残,丧失劳动能力。屋漏又遭连夜雨,母亲多年体弱多病,现已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需要专人护理,更没钱治病了,真是雪上加霜。我本来生存条件极差,无经济来源,可今年又把我仅有的微不足道的低保户取消了。我想在此请问一下我们的党和人民政府有关部门领导,难道我们软弱无能的残疾人群体真的好欺负吗?难道是我们没有关系,没有靠山,没人撑腰,才把我的一点点低保户救助资金取消吗?难道那些双手双脚四肢双全的人,有关系有靠山,有人撑腰的人才可以享受国家低保救助吗?请问党和人民政府还有没有公正公理?能否还我一个丧失劳动能 力的三级残疾人一个公道?

  贫困三级残疾人:石昌富

  2017年.5.月20日

单位回复(2017/6/13 15:08:24):
靖州县委宣传部:单位回复

  石昌富,男,39岁,未婚,汕头村11组人,肢体三级残疾,目前在怀化市一公司当保安。其母尹德荣(年老、残疾)与其兄共同生活,石昌富本人单独一户。

  一直以来,乡村两级考虑其母亲特殊困难情况,将其母和兄按程序纳入了农村低保,2016年又纳入社会保障兜底。每年也安排一定民政救济资金,解决其家庭生活困难。今年上半年,其母亲因脑梗塞病倒在家,当时其家人不想将其送去医院,乡村两级了解情况后,牵头联系县城投公司(村帮扶联系单位)、残联、村委会出钱送医院救治。

  今年在低保年审的摸底走访过程中,乡村两级了解到石昌富有一定的困难。但是依照现有的低保评审要求,石昌富本人有一定劳动能力,且只是肢体三级残疾(达不到2级标准),按规定不符合农村低保标准。但考虑其母亲今年病重,需要照顾,乡村两级多次动员石昌富将户口与其母、兄合到一起,共同纳入低保。但是石昌富一直不愿按此要求办理,反而多次提出:不单独办理低保就要上访。

  目前,我乡正严格按省市县相关文件精神开展2017年低保年审工作,不存在有关系、有靠山才能享受低保的情况,任何人只要符合相关政策规定和要求,坚决做到应保尽保。欢迎大家对我乡的低保年审工作进行监督。

  寨牙乡人民政府

  2017年6月2日

单位回复(2017/6/1 11:33:56):
靖州县委宣传部:已转办

尊敬的网友:

  你反应的问题已转至寨牙乡核实、办理。

  靖州县网宣中心

留言时间:2017/5/30 20:55:08
我要评论  支持 [0]   反对 [0]  
时刻网友_小草:靖州县太阳坪乡沙溪村换届选举拉票当上村官称职么?
292 楼
  太阳坪乡沙溪村换届选举送烟拉票,地芒村,吉利寨村,按人数送烟每票一包,证据我有群众实情电话录音和人证物证,希望政府给予严肃处理。
单位回复(2017/5/17 10:31:37):
靖州县委宣传部:关于对靖州县太阳坪乡沙溪村换届选举拉票问题的回复

网民朋友:

  您好!您在红网“问政湖南”栏目中发表的《太阳坪乡沙溪村换届选举拉票》的网帖,县网宣中心已转交我乡办复。现就有关情况回复如下:

  一、经调查,沙溪村、地芒村、吉利寨村换届选举工作在我乡党委的领导下,根据《靖州县村(社区)党组织和村(居)民委员会换届选举工作实施方案》,严格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和《湖南省村民委员会选举办法》等相关法规法策开展换届选举工作。

  二、在本次村支两委换届工作中,我乡成立了换届纪律风气监督小组。在换届选举动员会、党员大会、群众代表大会等会议由换届风气监督小组成员向每一位村干部、党员、群众、候选人宣传并学习了省委“八个严禁”、市委“五个严禁、十七个不准”等换届纪律。乡换届纪律作风监督小组也全程参与村支两委换届,监督换届风气,特别是沙溪村,由乡纪检书记亲自监督。

  三、至今,我乡没有收到关于送烟等任何形式的拉票贿选举报,也没有群众到我乡纪委反映类似的情况。如有确实的证据,可以到乡纪委进行举报,也可以拨打举报电话:0745—8310103。

  中共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太阳坪乡委员会

  中共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太阳坪乡人民政府

  2017年5月15日

单位回复(2017/5/11 10:26:02):
靖州县委宣传部:已转

亲爱的网友:

  您反映的问题已转至太阳坪乡核实、办理,详细情况已可以向县村(居)两委换届选举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投诉、举报,电话:0745-8229822;另外,您也可以向县民政局投诉、举报,电话:0745-8223973。

  靖州县网宣中心

 

留言时间:2017/5/6 1:39:33
我要评论  支持 [2]   反对 [0]  
时刻网友_张雅婷: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村民因家庭纠纷求助
291 楼

  田县长,我不是要他的拆迁款,就是其中或许有些我们的,我也不要,我都在想,如果您们政府批给我过渡房名额,我就给别人一点房子名额,换地,然后我就起个篱笆房子,我自己起,累死累活,我都自己扛!我从来都没有争过拆迁款,上次我和龙主任说起我那个洗车店,我问有没有赔到钱,他说没有,所以我前天才会问问拆迁办的工作人员,他说有,我就明白了,于是我就再也没有提了,拆迁款已经打入我公公的账号,我拿不到,您们也困难吧!况且也不多!我不想争!我现在只想要个过渡房名额,实在不行,我就不要,我最近老想家里关系搞得这样紧张,我是不是该出去打工才好!所谓一个巴掌拍不响,或许我也有错,唉。。。。。。。


留言时间:2017/4/21 11:18:44
我要评论  支持 [0]   反对 [0]  
时刻网友_张雅婷:靖州县村民因拆迁款被公婆逼离婚
290 楼

  田县长,不知道为什么,我老想给您留言,总感觉您能为我做主!

  昨天我公婆非要我和我老公去离婚,不然他就去死,我的心忐忐忑忑的,可还是心一横,离就离吧!后来还是我老公不愿离。

  起因是我前天下午和我们村里人说了是他们要赶我走,我才去拆迁办闹的事。可之前我听他的口气是,我老吵着要房子这样的不良印象。出于本能,我就说了起来,于是晚上我公公就和我老公吵架了。昨天硬要我们去离婚!

  骂我不是好人,可我想说,是的,我是嘴贱,可不也是他们逼的吗?现在全村的人都认为我是冲着他家房产来的,这话又是谁给他们灌输的呢?为什么可以说我,可我不能说他们。难道我该像我老公前两人妻子,村里人都说是她们的不对,起初我也这么认为,可自从相处了一段时间,我才明白,这里面不简单!后来我通过我老公的微信,和那个女人聊了会,那女人说那里是人间地狱。我老公给她发信息,她也是不搭理!

  还是有会说的父母好呀!会给儿子洗白,我如果走了,肯定以后别人又要说全身毛病了!我老公是好人!现在我公婆都说我不是好东西,是疯。有几次去拆迁办吵,那个唐志友主任就说,,你真是有神经病呢?为什么加个真是,我就明白了,我也懒得争辩,

  问题越来越大,我真的在哪个家呆不下去了,今天我想申请个过渡房,林主任一开始说不可以,后来说看看!我就想搬出来住,他们老两口都可以起那么多房子,听说还在办起二层的手续,我们起个小房子都不可以吗?我婆婆老是说,你们要房子,自己起去,这里都是我们老两口的!唉,她是不懂政策呀,能起,我能等到今天?

  今天我只是想政府能不能酌情考虑,让我起个房子,给我点尊严可以吗?

  昨天我都在想,离婚了,我去哪里呀?嘿嘿,心里真没有底,其实要名额,我也没底。都没有底!唉。。。。。。。起房子,我也没有底,因为我们没有钱可以起,拆迁款我是一分钱没有看到,上次我问我老公哪来的私房钱,他说我们村的飞飞送来两千搬家费,我公公给了一千给我老公,可快花完了,我才知道,哦,不过也不关我的事!嘿嘿!

留言时间:2017/4/20 11:26:19
我要评论  支持 [0]   反对 [0]  
时刻网友_张雅婷:靖州县拆迁,我儿子为什么没有分到物资
289 楼

  您好!

  好久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关于我儿子没有计算在内的说法,我很困惑,那意见书上没有写上我儿子,我在想,这肯定是有意的,因为第二天我就去城投公司,他们不肯加上去,后来我又提出复议,但被驳回,他们建议我上法院。其实好小的事,可其中感觉有大乾坤!

  为什么我儿子就没有分到物资呢?这其中有什么猫腻呢?我在想会不会有人在暗箱操作?我去拆迁办,他们说我儿子有份,但我想他们打个证明,他们就拒绝了,我作为当事人,都没有权力要证明吗?我说那也能看看拆迁的有关事宜吗?他们也是拒绝!现在我突然变成了众矢之的的处镜了!

  唉,还是有钱好呀!本来一层的标准,恐怕暗箱操作一下,就变成两层了!他们怎么就这么容易呢?而我要个本来属于我和我儿子的东西,就那么难呢?这天到底该有多黑暗?还要黑到何种地步?我们的户口难道只能给别人用才是有用的,自己用,就不行了呢?如果不行,就以后再也不要假借我们的名!就当我们不存在,岂不是很公平?

  或许我说话有些任性,可我真的是气得吐血!村里土地征收分钱,他们就拿着我们的户口簿和结婚证去。过后告诉我,我和我儿子没有分到钱,是按老人口分的!我明明听我老公提过,有分到!再问,就变成没有分到了!您说,为什么我们就只能是被利用的工具呢?

  我去问律师,他们说肯定是我们晚辈不对,出于礼貌,我不好发火!我好想说,你不相信我的话,把你家女儿和我老公过过!在这个家呆呆!我从来没有在这个家被当成自己人过!那种被视成异类的感觉!让人无语!

  最后我想说,为什么我们要个属于我们的物资怎么就那么难呢?我们有损害别人的利益吗?

  我到底该怎么办?我儿子为什么就没有份呢?不解?还有我们一家三口怎么就不能有自己的过渡房呢?那天我婆婆说,有本事自己去盖房子,我说你们占着我们的户头。唉,可我在想,我们为什么就非得活在他们的羽翼下呢?我们为什么就不能独立出来呢?我知道我婆婆是看不起我们,可不是我们不想盖,而政府非要把我们捆绑在一起,我有什么办法?如果政府同意,我就是搭个棚子,我都愿意独立出来!唉!我们早已成年,可还要活在老一辈的阴影之下!难受!真的!

留言时间:2017/3/20 5:02:45
我要评论  支持 [0]   反对 [0]  
首页 上翻 [1] [2] [3] [4] [5] 下翻 尾页

      为了能在问政湖南进行正常的投诉和互动,请先 ,没有注册的请先
     小贴士:
      红网《问政湖南》栏目提醒您:
     1、所有内容,一经提交,均无法撤消或修改,请您慎重对待每一次发言;
     2、在必要时,您将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3、所有留言本站在未调查核实前,概不负责其真实性。
创建时间:2010年11月01日
留言数:293 回复:347 关注:672352
 问政状态: 已认领
 留言认领单位 申请认领 注册 登陆  
靖州县委宣传部
 公告
暂无公告更新
  最热留言   最新顶起   最多顶起
 问政湖南48小时关注热点  
 

扫一扫,关注红网《百姓呼声》官方微信!
 
登录问政湖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