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沙市 > 湖南省林业厅 厅长 胡长清 留言
胡长清
简介:

  胡长清,男,汉族,1964年1月生,湖南湘潭人,1983年7月参加工作,1992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研究生学历,理学博士,教授。现任湖南省林业厅党组书记、厅长。

  主要经历:1979年9月至1983年7月,南开大学政治经济学系政治经济学专业学习,获经济学学士学位;1983年7月至1996年5月,湘潭大学教师;1996年5月至1998年9月,湘潭大学国际…[详细介绍]

快速查看: [所有]   [已回复]   [未回复]
  快速留言>> 
道道道:常德临澧乡镇林管站员工工资是否合理?
12 楼
  尊敬的邓厅长,我是常德临澧乡镇林管站的员工,自上班以来,为何我们站里只享有打卡的基本工资,一千元左右,一切津补贴都要靠自己捞,而且社保,医保什么也没有,这使我们工作起来很被动,因为就这么点工资养活自己都很难,更不要说养家~不知道跟厅长您反映我们这里的情况是否合适,合理~~
留言时间:2011/6/3 18:47:38
我要评论  支持 [11]   反对 [1]  
山中幽灵:盼望邓厅长能给我们答复
11 楼
邓厅长、唐副厅长:

  你们好!昨天人民日报一篇文章中说:“在百姓眼里,从善如流、知错即改,远比‘一贯正确’更加可信、可敬、可亲。纵观这些年的情况,大凡能够及时回应公众质疑、正确对待社情民意的,往往会在良性互动中提升政府公信力。就此而言,群众的诉求、媒体的监督恰恰是党和政府宝贵的执政资源”。我们在红网“问政湖南”给你们留言,到今天已经整整10天了,至今没有认领,更谈不上答复了。能在网上直接向厅长倾诉我们老百姓的心声,这是我们老百姓的荣幸,更是我们社会的巨大进步。本来认为会得到二位厅长及时答复,可能是二位领导工作太忙,到今天我们所等到的仍然只是盼望。 我们在盼望中等待,在等待中盼望。说实话,在我们老百姓的心中,“阎王好见,小鬼难缠”。你们是党的高级干部,亲民爱民,倾听老百姓的呼声,是老百姓的希望所在,也是建设和谐社会的希望所在。现在市县部门的许多小鬼,老百姓对他们基本上已经彻底失望。他们官不大,架子不小,老百姓的事情到了他们手里,比不上他们的一盘麻将。我们之所以在红网给二位厅长留言,就是对那些小鬼彻底失望之后,我们对党和政府还尚存着唯一的希望,那就是认为党和政府的高级干部中总还是有为民做主的青天的。我们只盼望二位领导能在百忙中尽快给我们答复。
留言时间:2011/6/3 10:52:01
我要评论  支持 [26]   反对 [0]  
看着心痛:公益林的山林怎可以又作退耕还林来骗取国家的补偿款?
10 楼
  石门县新铺乡土桥铺村的一块山林,本来是飞机播种的山林,早以纳入公益林补偿,每年给村里柒仠多元,去年唐勇勾结村干部、林业站干部,假装挖山造林,本来只挖百把亩,向上报作二百三十亩,本来就没有地,还说是退耕还林二百三十亩,骗取国家退耕还林植树补偿款每年六万八干余元,连续补贴十六年,共计要骗国家一百余万,国家的钱就不是钱吗?!我认为这种搞法不行!本来公益林的钱就应该补到老百姓的手里,但被村里用了就不行,现在又合起伙来骗国家更多的钱是万万不能的!请查处!
留言时间:2011/6/1 20:42:40
我要评论  支持 [81]   反对 [0]  
沈:林业厅对于松脂采集有什么政策?
9 楼
  您好,我想从事松脂采集,但不知林业厅的相关具体政策,不知省厅是否有相关指导精神文件与硬性要求?比如: 1,林业部门办理采集相关手续是否必须?要办什么证?包括哪些证,这些证件办理如何的收费原则?收费政策有法规可依没有?比如税,费方面? 2,与农民承包责任人签订采集合同最后由林业部门审批备案是吗?有些什么具体要求,主要是为避免以后不必要的纠纷 3,湖南范围内是否都可以采集?有没有地点,树种,树年龄等各方面要求?请林业部门给与指示帮助,谢谢
留言时间:2011/6/1 18:30:36
我要评论  支持 [17]   反对 [0]  
山中幽灵:致省林业厅厅长邓三龙、副厅长唐苗生同志的公开信
8 楼
邓、唐二位厅长同志:

  我是靖州县甘棠镇龙峰村农民邹正春的姨夫,也是邹正春等农民与中华联合财产保险公司靖州支公司保险合同纠纷一案中几个农民的代理人。近两天,网上出现许多关于邹正春等农民被忽悠的帖子,对此,我认为很有必要将他们被忽悠的事情经过向你们作一汇报。

  2009年7月24日,省林业厅召开电视电话会,再次动员打好松梢螟虫害防控战。27日,《湖南日报》刊登了“两百万亩松树林遭虫灾 省市县层层落实防控措施”的新闻。文章报道了湖南当年遭遇罕见的松梢螟灾害,省市县层层落实防控措施,打好松梢害虫防控战。在会议和文章中,二位厅长都把鼓励林农参与湖南森林保险作为防控松梢螟的一条重要措施,要求林农投保森林保险,增强抵御生物灾害能力,减轻林农经济压力。此前,靖州县其他地方已经出现松梢螟灾害,邹正春等农户的马尾松幼林正好树龄为2—3年,长势喜人。他们正在为自己的幼林十分担忧之际,见到湖南日报的文章,且乡林业站为贯彻省林业厅防控松梢螟灾害的电视电话会议精神,也在宣传森林保险,动员他们投保。为了避免风险,希望万一在自己的马尾松幼林遭受松梢螟灾害时,也能得到造林的一点点成本补偿,以便继续发展林业生产,邹正春将自己树龄3年的360.1亩马尾松幼林于2009年9月在中华联合财产保险公司靖州支公司投保森林保险。同时,其他3户农户也一起投了保。

  保险公司提供的格式保险合同约定,“保险责任:在保险期间内,由于火灾和人力无可抗拒的洪水、旱灾、冻灾、病虫鼠害造成保险林木的流失、掩埋、主干折断、死亡或者推定死亡”;“保险金额:每亩400元”; “赔偿计算方法:赔偿金额=每亩保险金额姿鹗С潭茸受灾面积”。2010年4月左右,邹正春他们4户投保的马尾松幼林除其中1户的部分面积外,其他全部发生松梢螟虫灾。主干的上端部分(主梢)几乎100%被害,枯死折断。出险后,他们及时向保险公司报案,要求理赔。保险公司当时也派人到现场查勘,但认为只是“主干折断”,树木没有“死亡或推定死亡”,不同意赔偿。而我们认为,“流失、掩埋、主干折断、死亡或推定死亡”是并列的四种结果,无论哪一种损害结果出现,都是保险责任范围。县保险公司提出,要请县林业局专家到现场鉴定,才能确定。经和县林业局联系,林业局专家(高级工程师)认为,幼树主梢是主干的上端部分,枯死折断后,严重影响林木生长,农户损失惨重。因县林业局专家的意见不符合保险公司的口味,保险公司单方邀请怀化市林调队进行鉴定。林调队拖至2010年11月才派人到现场查勘。当时查勘人员也认为农户损失太严重了,最好重新营造混交林(他们的原话),但回怀化后,不知保险公司通过什么手段,林调队出具的鉴定意见为“树梢受灾枯萎率达95%,主梢枯萎后引起侧梢丛生,造成弯曲树干,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树木的生长,降低了木材利用价值,但现场未发现因松梢螟危害造成马尾松死亡的株体”; 鉴定结论为“对本次损失不予认定”。但在随后的《说明》中又称“枯死率达95%”;建议“积极营造混交林”;“本次对赔偿金额不予计算”。保险公司得到怀化市林调队的鉴定报告后,如获至宝,拒绝赔偿的态度更加坚决。至今,灾害已经发生一年多,农民1分钱的赔偿都未得到。对此,我们有几个问题无法理解:

  1、你们二位厅长是林业的行家,唐副厅长还是林业工程师。你们对松梢螟的为害特点是很清楚的。松梢螟,又名微红梢斑螟(Dioryctria rubella Hampson )属鳞翅目, 螟蛾科,是我国分布最广、危害最烈的一种松梢害虫(见秦国峰编著的《马尾松培育及利用》p128);根据长沙市林业局09-12-13发布的“森林病虫害介绍(松梢螟)”:“松梢螟,该虫又名杉球果螟、蛀心虫,属鳞翅目、螟蛾科。为害火炬松、湿地松、马尾松、黑松、油松、红松、赤松、黄山松、华山松、云南松、樟子松、云杉。幼虫蛀食主梢,引起侧枝丛生,使树冠畸形,不能成材”;搜寻百度“松梢螟”得知:“ 名称:微红梢斑螟 学名:Dioryctria rubella Hampson 类属:鳞翅目 螟蛾总科 螟蛾科 别名:松梢螟,微红梢斑螟是松树的重要枝梢害虫。幼虫危害主梢和侧梢。主梢被害后引起侧梢的丛生,使树冠形成畸形,不能成材。有时侧梢虽能代替主稍向上生长,但树形弯曲,降低木材利用价值”。由于松梢螟为害马尾松幼树主梢使树木不能成材,所以怀化市林调队在鉴定中建议“营造混交林”,也就是要毁掉受灾的纯马尾松幼林,重新营造混交林。《湖南省森林保险条款》是省林业厅和保险监管会湖南监管局等单位公布的,你们对森林保险的保险责任也是很清楚的。你们既然将投保森林保险作为防治松梢螟灾害的重要措施,在湖南日报上号召全省林农为防治松梢螟投保森林保险,那么必然就是“松梢螟”灾害造成马尾松主干(主梢)折断的损失,森林保险应该赔偿。但为什么怀化市林调队的鉴定结论却恰恰相反呢?到底是湖南日报错了,还是二位厅长错了,还是林调队错了?我认为三者必居其一!总之,不应该是农民听你们的话,投保森林保险错了。

  2、二位厅长来自基层,深知农民困苦。农民为绿化祖国,想靠造林为自己创造一点收入,其实也很不容易。在我们靖州,营造1亩马尾松,仅造林人工工资都要310—330元,何况还要种苗、抚育等。他们的马尾松幼林发生松梢螟灾害后,明显已不能成材,为了尽快恢复生产,也已经开始准备按林调队的建议重新营造混交林。他们本来想通过保险得到一点点发展林业生产的成本补偿,谁知保险公司在市林调队的帮助下却拒绝赔偿,让他们的希望落空,重新造林没有了成本。如松梢螟的危害真的不属森林保险责任范围,那么,你们为什么将投保森林保险作为防控松梢螟灾害的重要措施在党报上宣传推广呢?

  3、保险公司的商业信誉如何,二位厅长应该也心中有数。说实话,宁愿相信世界上有鬼,也不愿相信保险公司拉保险时的甜嘴。在我们这里,没有谁愿意相信保险公司,特别是中华联合财产保险公司。这次完全是你们二位厅长号召的作用,农民才投保森林保险的。既然党报已经刊登你们的指示,老百姓出于相信政府,相信党报,相信二位厅长才投了保。那么,在他们的保险林木发生灾害后,你们的下属怀化市林调队为什么不体谅老百姓,反而总是帮助保险公司寻找借口,拒绝赔偿呢?他们难道为了保险公司的利益而愿意牺牲二位厅长和林业部门的信誉吗?按照怀化市林调队和保险公司的做法,党报的威信何在?政府的公信力何来?不都全变成保险公司了吗?

  4、这几位农民投保的遭遇,不仅使他们有一种被人戏弄的感觉,连我也感到他们被人忽悠了。农民,在我们的国度里,他们生活在最底层,是真正的弱者!正因为如此,我们的党和政府历来十分重视农村和农民问题,绝不允许坑害农民的事情发生。我也不知全省还有多少和我外甥邹正春一样上当受骗的农民。说实话,保险公司雇请的那些为贪图保费提成的保险推销员将保险吹得天花乱坠,人们对他们已经有了免疫力,很少有人再相信他们的天方夜谭。但老百姓对政府的高级干部还是很容易相信的。

  5、农业政策性保险,本来目的是为了帮助农民化解自然灾害风险,增强农业抗灾能力,促进农业稳定发展和农民增收,是国家推行的一项为农民防范农业风险的惠农措施。农业风险主要是洪涝、干旱、台风、冰雹、病虫鼠害等自然风险,这类风险不是人为控制的,更不是人为过错造成的。且一般会导致较大面积的灾害损失。虽然农业保险的赔偿是一种远远低于实际损失的低补偿性质的赔偿,但有了农业保险,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补偿农民的灾害损失,使农民在灾害发生后能够有能力再发展生产。有了可以获得损失补偿的预期,农民便会安心从事农业生产,稳定农作物播种面积和养殖数量,促进农业的稳定增长。这本来是一项对农民十分有益的事业,但在我们这里为什么就成了骗取农民保费及政府保费补贴的坑农害农了呢?

   二位厅长,我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依照宪法,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我作为一名普通的共产党员,依照党章规定,有向你们(因为二位也是党员)提出批评建议的权利。我衷心希望作为“公仆”的二位厅长,认真处理此次帮助保险公司宣传推广保险一事。我认为,如果松梢螟造成的灾害损失不应该赔偿,那么就错在你们。你们就应该总结经验教训,采取必要措施,挽回不良影响。如果松梢螟灾害的损失属于保险赔偿范围,你们就应该好好查一查怀化市林调队的问题,看看他们到底是为什么不惜给政府和上级领导抹黑,也要违背良心帮助保险公司欺骗和坑害农民?当然,我希望这只是他们工作中偶然出现的差错,我相信“松梢螟”害虫只会发生在森林里,而不会发生在我们的林业部门!

   二位厅长,我这封信的措词可能有不妥,观点也可能有误,但我认为对政府机关及机关工作人员的批评建议应该是发扬民主、建设和谐社会所应倡导的。如果每个公民都能大胆监督和批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政府的每个工作人员都能正确对待人民群众的批评建议,何愁党风政风不改善、社会不和谐呢?敬请指教!

   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物价局 周玉金

  联系电话 13874475441

  2011年5月23日
红网编辑回复(2011/6/9 17:27:07):

  您好!我们在得知您在红网反映的问题后,厅领导很重视,召集相关处室同志了解有关情况并作了研究。今天,我们已经派出专家组奔赴怀化市和靖州县进行调查,进一步核实事情的来龙去脉,提出问题的处理意见。

  今后,林业方面的任何问题请通过湖南林业信息网(www.hnforestry.gov.cn)的“厅长信箱”栏目反映,我们将会及时对您提出的问题给予答复。

  感谢您对林业工作的关心!

  联系人:黄向东 (0731-85550074)

湖南省林业厅

二〇一一年六月九日

留言时间:2011/5/24 22:18:08
我要评论  支持 [81]   反对 [0]  
创建时间:2010年10月17日
留言数:457 回复:196 关注:1494458
 问政状态: 已认领
 留言认领单位 申请认领 注册  
湖南省林业厅办公室
 公告
暂无公告更新
  最热留言   最新顶起   最多顶起
 问政湖南48小时关注热点  
 
 
×

登录红网通行证

点击登录 注册红网账号 《问政湖南》栏目管理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