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沙市 > 湖南省林业局 局长 胡长清 留言
胡长清
简介:

  胡长清,男,汉族,1964年1月生,湖南湘潭人,1983年7月参加工作,1992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研究生学历,理学博士,教授。现任湖南省林业局党组书记、局长。

  主要经历:1979年9月至1983年7月,南开大学政治经济学系政治经济学专业学习,获经济学学士学位;1983年7月至1996年5月,湘潭大学教师;1996年5月至1998年9月,湘潭大学国际…[详细介绍]

快速查看: [所有]   [已回复]   [未回复]
 
首页 上翻 [1] [2] [3] [4] [5] 下翻 尾页
快速留言>> 
前面VCc:反映永州回龙圩管理区神光村的林地承包问题
288 楼

我们是回龙圩管理区神光村村民。现反映我村林地承包问题。 1.林地承包。回龙圩管委会未经神光村村民同意,将神光村杨梅山、神光水库周围及附近的上千亩土地承包(是否属于承包还不知道)给神光村外的人。村民也未见什么土地承包划转合同,神光村村民也未获得任何经济利益。以前这一片土地覆盖有野生植被和乔木,如今承包人已经营十余年,将植被砍伐,全部种植了松树(是否属于退耕还林政策不可知。)松树已有成人大腿大小。 2.滩涂承包。回龙圩管委会未经神光村同意,将神光村所属的早禾冲水库承包给他人进行鱼类养殖,时间已有十余年,神光村未见合同,也未得到任何经济利益,当地政府也未征求神光村村民意见。 3.神光村属于自然村,但是建村历史已经有上千年,历朝历代上述土地和滩涂范围都属于神光村的地界范围。 以上两件事性质差不多,不知这种行为是否符合国家的农村土地政策,望林业局方面能给予回复。感激不尽。

留言时间:2018/11/6 8:03:48
我要评论  支持 [1]   反对 [0]  
秦家湾村民:邵东县罗江边村有人破坏国家级生态用林
287 楼

于2015年上5月由现任村长秦菊民结合当地恶势力非法破坏国家级生态用林面积达千亩,非法切割石块面积达百亩。破坏时间长达2年之久,当年茂盛的森林,现在变成了光秃秃的山坡,严重破坏了生态环境,造成目前水土流失十分严重,严重影响了我村的主要饮用水源,由于黑恶实力之大,老百姓都不敢吱声。破坏时间之长,面积之广!为什么政府可以做到视而不见!

在这请求督查组核实,还我们罗江边村(原秦家湾村)原有的青山绿水。

罗江边村全体村民

2018年11月1日

留言时间:2018/11/1 12:15:33
我要评论  支持 [1]   反对 [0]  
yy999:攸县莲塘坳镇政府不为百姓主持公道,回复明显漏洞
286 楼

以下是10月3日的举报内容,之后收到了攸县莲塘坳镇政府的回复,据知情人士反映回复的内容有明显漏洞,强烈申请复议。之前举报本就是因为镇政府的处理有失公允,真相被镇政府和林场合伙遮盖了,投诉无门,才给市委书记留言的,希望由市领导出面彻查,还老百姓一个公道,可是给市委书记留言还是收到镇政府的回复,表示无奈,只能申请由省领导出面彻查此事,真正还老百姓一个公道了!?

攸县莲塘坳乡下田村干部与林场沆瀣一气,欺压村民谋私利

2018/10/3 17:14:28

网友yy999

问政对象市委书记 毛腾飞

毛书记:

您好!据知情人士举报湖南省株洲市攸县莲塘坳乡下田村村干部不为村民主持正义,现在无视村民持有的林权证的法律效力,纵容林场强行占用村民山林并转卖,还有村干部参与买卖,是买家之一,占有股份,村民将此事多次上报政府,都无人处理,拖延至今。林场人员还多次到村民家里,用言语多方面恐吓村民,想迫使村民妥协,导致村民精神紧张,每天担惊受怕,无法正常生活,可怜有理无处申诉。恳请政府部门还弱势老百姓一个公道?

株洲市委网信办 的调查回复:

2018/10/15 9:46:03

网民您好:

我单位高度重视,已安排了专人核查,先将调查情况回复如下:

根据吴刘忠良和高湖工区双方提供的证据和现场勘界情况,特作出了如下处理意见:

一、双方证据的比对

1、吴刘忠良仅提供1985年的自留山的使用证,因为林木林地使用权的认定:主要是依据1982年的山林权证和1985的自留山的使用证;前证:1982年的山林权证首先是确权到位(属于“母证”)再由组到户并相应产生“1985年的自留山使用证(属于“子证”),因此吴刘忠良仅提供“1985年自留山使用证,而不能提供1982年的山林权证,这个证据是不能成立的,他的维权是没有法律依据的。而国营黄丰桥林场高湖工区,既提供了“1982年山林权证”,又提供了争议山场“1962年的土地接益协议和该山场土地补偿款单位的签字花名册(总共七块山场)。

二、现场调查情况

1、现场树木的林相一致,都属于同一年份的人造杉木林,至今已有50多年。

2、争议山场座落在国营黄丰桥林场高湖工区,整块的人造杉木区域内。

3、争议山场的四边界子清晰,其四边界子为东黄丰桥林场人造杉木林;南黄丰桥林场防火木荷林隔离带;西黄丰桥林场防火隔离带;北黄丰桥林场人造杉木林。

综上情况:吴刘忠良提出该山场的林权争议,是没有法律依据和事实依据的,对他的维权,镇人民政府是不能支持的。

特此回复。

攸县莲塘坳镇人民政府

2018年10月15日

明显漏洞在于:

1.不存在母证和子证的说法,1985年的证本身就具有法律效力,证上明显写了原来的证即日起失效,以这个为准,从法律层面上讲,一般法律条款都是以最新日期的条款为准,同样的道理,证件也应该是以最新的1985年的证为准,而不存在母证和子证的说法。

2.林场提供的1962年的协议等资料具体看是有明显漏洞的,上面写的是衫楠竹折价并没写土地转让,而且没有山主的签字,实际是不具备法律效力的,同时根据我国林木林地权属争议处理办法相关条款,自留山证属于林业三定证之一,在认定山林权属争议上,首先以林业三定证为准,只有在林业三定证之后出现的合法的权属变更凭证才具有法律效力,林场提供的协议是1962年的,时间在1985年之前,是没有法律效力的,并且这些协议本身存在明显漏洞,并非合法凭证,更加不具备法律效力。

3.关于林相一致和林场界子清晰,这块山本就是林场当初强行霸占,毁林造林,才有如今的林相一致和界子清晰,所以林相一致和界子清晰根本说明不了什么问题,更不能作为判定依据。而且上面所述的界限跟现在林场实际砍伐树木的界限并不一致,所以更加不能作为判定依据。

综上所述,莲塘坳镇政府直接判定吴刘忠良的自留山证无效是不合理的,没有依据相关法律条款,纯属自由编造的理由,严重怀疑其与村干部林场勾结一体,并没有秉公执法,村民对此判定结果表示不服,申请市级领导派人亲自彻查此事,给出一个合理的判定结果!


留言时间:2018/10/20 12:33:40
我要评论  支持 [0]   反对 [0]  
白沙村民:泸溪县林业局技术推广中心站和私人老板勾结破坏林地
285 楼

上级领导您们好:

我们系湖南省泸溪县武溪镇白沙社区(原泸溪县上堡乡白沙村五组八队)24户村民联名举报湖南省泸溪县同科所,91年的时候在未按国家政策性征用的情况下,擅自将我们24户地名为(花盘包.七坡领)均已到户的自留山圈进了泸溪县野毛孔林业苗圃地形红线图内(附后自留山证,林业苗圃地形图)。

另在2001年时泸溪县同科所将约210亩林地转包给私人老板田继芳开发建设经营性公墓山,现私人老板田某不但非法侵占了我们24户自留山,还将林业苗圃地图当其开发公墓山的地形图用(改变了土地使用性质,破坏了大量林木,附开工现场图)弄的村民们怨声载道,严重侵害了百姓权益,几次差点发生群体性事件,在此村民希望在处理过程中林业局不应改为私人老板开发建设公墓山提供庇护,应尊重历史,注重现实,利于安定团结,把问题给于实实在在的解决,对于田某依然在进行的建坟行为,林业局为什么不按照湖南省林木林地权属争议处理办法第二章第十三条之规定凡林木林地权属有争议的地方,在争议解决之前,任何一方不得进入争议地区砍伐林木和从事生产基建等活动。私人老板田继芳违反了规定就应当按第二十三条在林木林地权属争议期间,故意制造事端,扰乱社会治安或阻拦调解处理工作的,由公安机关按照

在此村民希望在处理过程中林业局不应改为私人老板开发建设公墓山提供庇护,应尊重历史,注重现实,利于安定团结,把问题给于实实在在的解决,我们信访事情过去两个多月了,田某依然在进行他建坟行为,林业局为什么不按照湖南省林木林地权属争议处理办法第二章第十三条之规定凡林木林地权属有争议的地方,在争议解决之前,任何一方不得进入争议地区砍伐林木和从事生产基建等活动。违反了公安机关可以按照治安管理条例处罚。

第四章第二十三条在林木林地权属争议期间,故意制造事端,扰乱社会治安或阻桡调解处理工作的,由公安机关按照治安管理条例处罚。基于此我们请求上级领导派员进调查?!还民一片青天。土地是村民的赖依生存的根。

留言时间:2018/10/10 23:14:59
我要评论  支持 [0]   反对 [0]  
张金平:慈利县林业局对二方坪联合村林地事件处理不公
284 楼

我是慈利县二方坪联合村9组张德品之女,我保证所说句句属实。为山林权维权我父亲曾多次奔波于县林业局乡镇府林管站之间,这两年来我更是多次帮他在红网求助

https://m.rednet.cn/bxhs/peopleshow.asp?id=3252539   

https://wz.rednet.cn/m/v2/show.asp?id=273737

这只是其中两个链接,其中有相关工作人员调查回复。可结果仍然是等待,推诿,踢皮球!他们把事情推给历史遗留问题。可是这并不是历史遗留问题,为什么分山后到2002年前那么多年没有纠纷?这只是因为他当上小组长,见国家政策好了,处心积虑想把别人的东西据为己有。而且1984年分山时也讲的很清楚,为防止今后出现纠纷,在分山时,村、组集体口头约定,坡耕地只能耕种,地里原有的茶树不能砍伐,耕种的户主不能栽树,放弃耕种后,荒芜地应归山主经营,当时全组村民都对此没有异议。

这也是你们相关工作人员调查后回复的。而当时林权证第四条也很清楚,自留山应尽快造林绿化,不能作为常耕地,不能毁林垦荒。作为国家相关工作人员,为什么要改变国家政策?把山和地分开?退一万步讲,即使哪怕他曾经有地,但他从来就没耕种过,按约定和政策也该自动放弃归山主,更何况村,组集体的口头约定坡耕地耕种的户主树都不能栽,这些都是相关工作人员调查的,而且林权证第四条也明确不能作为常耕地,那他有什么资格办林权证?或者又哪怕他是真的在李老弯有栽过一棵树?办林权证还可以说付出了劳动,可是他没有!

一棵树都没有!李老弯的确有一块地,但一直以来只有张伯尧耕曾经种过,张伯尧放弃耕种后我父亲才耕种,期间我父亲曾经种过油桐树和板栗树,都没有纠纷。即使要有争议,也是和张伯尧发生,而张伯尧从未为此事与我父亲发生纠纷,怎么变成胡显华?胡显华2002年发生纠纷以前以及到现在都没耕种过,他有的只是后来砍伐树木。

发生纠纷后,在2004年当时的乡政府干部吴贤辉秉公处理后,直到2011年他悄悄办证前都没发生纠纷。但到2011年3月2日悄悄办证后再多次与我发生纠纷,2011年10月7日村干部杜启华送处理意见书,还说强迫执行,他处心积虑用尽一切手段侵占政府给我们老百姓的山林权我父亲当然不会签字。更为气愤的是胡显华手眼通天,曾经发生纠纷的山竟然可以不审查不公示就办下了林权证,而我父亲直到2014年起诉后在法院的取证下才得知他已办证。但因为不公示,不确权所以办的林权证四邻与他都不搭,而他却与四邻相交界。可悲的是我父亲多次奔波于乡政府,村,林管站林业局之间,各部门始终相互推诿,不得已多次红网上求助。

结果是什么?不是拖着就是推诿,请问我们的工作人员违规违法给胡显华办证时干什么去了?现在办完证导致一山二证你们甩手不管了,难道相关工作人员就没有责任吗?如果有责任,那么我父亲无数次奔波求助要求撤销他违法违规办的证,结果不仅没有撤销,竟然还要求协商,这不是助长违法违规办证的歪风邪气吗?更不用说追究违法违规办证的相关工作人员的责任了。竟然一再推诿,甚至不惜推给司法机构,让我父亲走司法程序。

不及时纠正错误,不追究责任人,反而踢皮球。9月18日让我父亲又去处理。竟有工作人员说有很多人给胡显华写证明此地是胡显华耕种已经多年,要么就承认胡显华有两亩地,要不两家的林权证都撤销。也没给我父亲看是谁写的证明,我马上打乡镇林管站工作人员向金龙电话追问是哪些人证明的,我想知道是谁昧着良心说张德品辛辛苦苦耕种几十年的油茶山变成胡显华在耕种了,既然是证明我们也有权知道是谁在撒谎。相关人员回答我,这些证明资料在县林业局。我追问现在负责此事的领导的电话号码,说是私人电话不方便给,办公电话要查。

好不容易查到沙主任的电话号码,刚开始是不接,后来是拒接,发短信也不理,调纠办公室电话更是经常没人接,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父亲为此事多年奔波的结果是相关部门互相推诿,而在红网求助虽回复积极,结果照样是调解,这是做给谁看呢?为了维护这个违法违规办理的林权证,林业部门的极个别工作人员竟然建议把一个从分山后在1985年就由政府颁发林权证到2006年和2011年国家几次换证都一致包括四邻界址也与我父亲一致的林权证与后期2011年胡显华不经审查,不公示,四界不清的证一同撤销。这里面究竟有什么利益关系?为什么我们的相关工作人员在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情况下不仅不撤销,竟然还为他找办证的理由,而这理由还是违背林业政策和全小组村民约定情况下,甚至有个别工作人员建议两家证一同撤销,是官官相护?还是工作人员能力不足?还是不想作为?乱用职权?混淆政策?希望各位领导能高度重视,对玩忽职守,徇私舞弊,乱用职权等行为的要严惩不贷,还我父亲一个公道。

求助人: 张金平  189****3800    张德品156****1589


留言时间:2018/9/22 23:41:53
我要评论  支持 [1]   反对 [0]  
首页 上翻 [1] [2] [3] [4] [5] 下翻 尾页
创建时间:2010年10月17日
留言数:493 回复:210 关注:1496005
 问政状态: 已认领
 留言认领单位 申请认领 注册  
湖南省林业局办公室
 公告
暂无公告更新
  最热留言
 问政湖南48小时关注热点  
 
 
×

登录红网通行证

点击登录 注册红网账号 《问政湖南》栏目管理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