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沙市 > 湖南省文化厅 厅长 禹新荣 留言
禹新荣
简介:

  禹新荣,男,汉族,1962年8月生,湖南洞口人,1985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3年7月参加工作,管理学博士。

  禹新荣工作经历:

  1979.09—1983.07 湖南师范学院中文系学生

  1983.07—1987.03 邵阳地、市委党校教员、文史教研室副主任

  1987.03—1989.07 邵阳市委办公室秘书

  1989.07—1…[详细介绍]

快速查看: [所有]   [已回复]   [未回复]
  快速留言>> 
我爱益阳:益阳市文化市场执法局局长违规了还能评风云人物
55 楼
  益阳市文化市场执法局局长阳国文女嫁山东,5月10号在威海举行婚礼,除亲戚外,唯独请益阳市两个最大的网吧老板随行。为了打掩护,从5月11号到5月15号,阳国文以考察学 习为名,去了两三个地市执法局,两个老板全程陪同,15号执法局仅有的两台执法车去黄花机场迎接阳国文及亲友一行。5月16号,阳国文为评选省执法风云人物,要求每个网吧每天至少投五票,

  请问:

  1、嫁女为什么要我们网吧老板随行?如果真的是考察学习,而不是参加婚宴,他们为什么和阳国文同机同去?

  2、在山东7天时间两个网吧老板为阳国文及亲友做了些什么?一个局长不带一个执法局下属,却带本是执法对象的网吧老板去所谓的考察学习,这种考察形式在全国都应该没有先例。

  3、假设所谓的考察学习成立,但三个人考察有一部车去机场迎接就够了,为什么去两部?这样的公开迎接不是典型的公车私用吗?

  4、阳国文的口碑极差,我们益阳流传他是“只罚局局长”,一年从我们身上搜刮一两百万,这些钱大部分用于巴结领导拉关系去了,能评选执法风云人物没这是益阳天大的笑话,这样的投票公正吗?

  在各级严抓四风问题之时,益阳市文化市场执法局局长阳国文就是能如此任性。

留言时间:2015/5/21 10:06:36
我要评论  支持 [61]   反对 [7]  
大山:茶陵县第四区苏维埃政府旧址的保护,期盼你们的到来
54 楼
尊敬的厅长:

  我村为茶陵县八团乡东黄村,是革命老区。茶陵县第四区苏维埃政府旧址面临到塌,望文化、文物部门加以保护。人民群众期盼你们的到来!
留言时间:2015/4/27 19:10:15
我要评论  支持 [1]   反对 [0]  
忘记过去吧:关于批准抗日英烈任霁初墓为省、市级文物保护的报告
53 楼
尊敬的李晖厅长:

  岳阳县甘田乡港口村是湘北会战(长沙会战)的主战场,地处新墙河畔,交通便利,扼守筻口,杨林,公田,甘田的咽喉,地形险要,是兵家必争之地。这里曾展开了可歌可泣的抗日战争决定民族胜败的几场生死之战,留下了许多军民合作打日寇的感人故事。
   
  我曾祖父任霁初出生于1869年9月,一个名门世家。几代人同在朝庭任官职,从清代侍郎,贡生,拨贡至国民党县长,传为佳话。曾祖父从小受到良好的爱国主义教育,从清朝拨贡,官职甘肃高等检察厅检察官,高等审判厅刑庭长,甘肃天水,文县知县,因年事已高,决定从甘肃辞官回家养老。在任职期间曾祖父视民为子,爱护百姓,为官一任,深得百姓爱戴,目睹国家山河破碎,民不聊生,内忧外患,忧心忡忡。1941年中国军队驻扎在港口村,为了支援中国军队杀敌,曾祖父任霁初利用其社会影响力,临危不退,并且号召当地子弟,帮助我军队给茶送水、挖战壕、修工事,担任向导运输,日寇几次进攻失败,十三联队长冈都通、第一大队长冯敏机、第四中队长田文德均在港口村被击毙。7月20日,强敌压境,日本敌骑侵入港口后,恼羞成怒,将我曾祖父杀害于曲山岭,并烧毁了我村几百间古建筑房屋,给港口村造成巨大灾难,日本犯下了滔天罪行《抗日战争湖南战场史料第二册》曾祖父惨遭日本杀害后,后将遗体找到并安葬在染铺岭。曾祖父的爱国情怀,受到国民党中央政府1946年7月7日首个纪念抗战胜利日表彰,授予“特殊忠勇,抗日英烈”称号,《七七抗战史迹专册》,今年是抗战胜利70周年,各级人民政府给予曾祖父以褒扬,中国抗战史、湖南抗战史留下了不朽的爱国情怀和功绩,为弘扬伟大的抗日爱国主义精神,《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实施细则》,民政部令第47号《烈士纪念设施保护管理办法》,恳求批准将抗日英烈任霁初墓为省,市级文物保护为盼。                     

  曾孙岳阳县甘田乡港口村; 任凯武 任继光 任凯旋 任太平 任石牛任凯兵 任凯鹏 任凯援 任凯星
  
  2015年4月15日

  被遗忘的30余位抗日英烈来源:腾讯网 作者: 编辑:姜可 发布时间:2015-03-12 09:07

  1946年“七七纪念日”,国府国防部表彰了三十多位抗日民间英烈

  近日,笔者读到一册文献,名曰《七七抗战史迹专册》,编纂者系国民政府国防部新闻局,刊印时间是1946年“胜利后首个七七纪念日”,其主旨,是“谨以胜利的光荣史迹献祭于诸先烈在天之灵”。专册内容,分四大块:政要题词、抗战简史、特殊忠勇军民题名录、抗战照片,但均极简略,仅32页,且颇有错别字。诚如其“前言”所述,“限于时间与篇幅,所收材料极为有限,印刷也未能力求精美。”①

  这本粗糙的小册子中,最使笔者感兴趣的,是除抗日官兵之牺牲外,还列名表彰了三十余位“特殊忠勇”的民间抗日烈士。其名单如下:

  丁先英、王国正、薛庆祥、孙福空、赵继、李汉三、叶瑞、李作屏、夏叶九、李超然、于萃国、叶瑞三、王永思、龚昌华、李焕章、毛衍鋆、毛衍祺、毛刘氏、胡春台、胡春堂、胡胥氏、胡元凯、赵平章、陈俊义、章霞、徐仲炎、胡宗桓全家、周仪两、金继贤、杨敬濂、任霁初、冷爱日、胡李氏、杨少贵。 ②

  抗战八年,为国死难之民众,不计其数。“胜利后首个七七纪念日”,获国民政府国防部列名表彰者,仅止此数,不能不说是个遗憾。更遗憾的的是,按常理,上述三十余人,乃是抗战为国死难之民众的典型代表,其生平事迹当不难搜寻,但出乎意料的是,笔者查询逾周,所得竟极为有限。

  下文,即系笔者所能考证确实的部分“先烈”之行谊。

  《七七抗战史迹专册》封面,及国军总参谋长陈诚题词

  笔者努力查询,仍有逾半数“民间英烈”之生平行谊,难觅踪迹

  丁先英,湖南临湘县丁家山人。1938年11月9日,日军攻陷临湘,不满十岁的小学生丁先英,拒绝为日军带路,且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遂被日军杀害,“砍成几块”。金继贤,湖南岳阳协成乡人。1941年秋,“14岁学生金继贤,被日军掳去带路,他趁机将日军引入国民党守军的埋伏圈,守军毙敌80余人,金亦壮烈牺牲。”③

  王国正,河南郾城人。新华日报1942年8月13日第2版,曾刊文《一门忠国:豫郾城老农王国正,三子殉国,一女继从军》,报道其生平事迹。

  赵继,山东曹县人,流落郑州,“居城南十里铺,经营饭馆糊口”。1941年10月,郑州失陷,“村墟狼籍,益自悲愤,乃投身军伍,请为前导,协助杀敌。至(十月)二十四日之夜,引兵数人为掩护,而自持砍刀,直奔敌营,斩七人。翌日入夜,复用手榴弹掷敌,毙十一人。二十九日,烈士又潜赴五里堡,夺敌机枪一挺,被敌察觉,以机枪扫射,烈士殉焉。殁后数月,始获其尸,断胫割胸,为状至惨。”其义行,获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卫立煌、第三集团军总司令孙桐萱嘉奖。④

  叶瑞三,浙江青田县六上乡村民。1942年7月,日、伪军劫掠六上乡各村,乡民自发反击,“古稀老人叶瑞三持矛号召:因抗敌致死的人,其子女由我负责养到十六岁”,“嗣后,浙江省民政厅,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先后明令将六上乡改名为尚义乡、忠义乡,以示嘉勉。”王永思,亦是六上乡村民自发抗日领袖。⑤

  李焕章,四川内江金台旅馆经理。1943年,响应“国民节约献金运动”,允诺每年捐献黄谷六百市担,直至抗战胜利。国府军委会以委员长名义,致函嘉奖:“忠诚慷慨,足为国民楷模,且使前方将士益增感奋,良深嘉慰。”⑥

  胡春台、胡春堂、胡胥氏,湖南岳阳康王庄人。胡春台系国军退伍返乡军人,1938年岳阳沦陷,胡春台自发组织抗日游击队,后接受县府收编。1939年4月,日军为胁迫其归降,将其兄胡春堂、其嫂胡胥氏掳去。胡春台回信乃兄:“兄可为国家正义死,弟不能因骨肉私情降”,兄、嫂遂死。1941年,蒋介石手令第九战区嘉奖胡春台,对其兄嫂从优抚恤。⑦

  周仪两,湖南岳阳公田镇向家村人。前清秀才,以教书为生。“长沙第三次会战,日军败退,途经先生的教馆——‘莲香祠宇’。见日军奸淫妇女,先生挥砚击寇,寇枪杀先生于书案。”⑧

  任霁初,前清贡生,湖南岳阳县甘田乡港口村人。1941年国军驻扎港口村,任“利用其社会影响力,临危不退,并且号召当地子弟,帮助我军队给茶送水、挖战壕、修工事,担任向导运输”,该村失陷后,被日军杀害。⑨

  除上述12人外,余者,其生平行谊,笔者均未能查询确切。抗战胜利已70周年,而逾半数“特殊忠勇”之先烈,竟成难考,惜哉。⑩

  《七七抗战史迹专册》封底,及内页“特殊忠勇”民众名单

留言时间:2015/4/17 15:08:27
我要评论  支持 [7]   反对 [0]  
baby139931:关于国家网吧限制开放问题,请问湖南何时可以实施?
52 楼
  国家在14年宣布放开网吧证照的审批,请问何时湖南可以实施?
留言时间:2015/3/2 16:00:07
我要评论  支持 [9]   反对 [0]  
东方九九:鞭炮必须从春节传统里开除
51 楼
  害怕过年,皆因那无法躲避的鞭炮。我所在的这座城市跟其他城市一样,早几年前都取消了禁鞭规定,改为限鞭,允许春节半个月时间内可以放鞭——这拍脑袋的一改,春节便成了许多人的梦魇。到处乌烟瘴气,到处震耳欲聋,整座城市的空气里整天都弥漫着刺鼻的火药味。门窗关得再严实,根本挡不住那如巨雷般炸响在窗口的炮声;你根本无处可躲,因为偌大的城市没有一处安静的地方,整座城市沦陷于鞭炮所制造出的环境暴力和文化暴力之中,它以文化和传统的名义,强迫着生活在其中的每一个人都进入这种歇斯底里的快感逻辑和狂欢节奏中。

  被那震耳欲聋的声音吵得根本无法入眠时,我心里不断地问着这样一个问题:这难道就是我们必须要继承的传统和文明?它逼着许多人必须忍受这种刺耳的噪音,强迫着许多人让渡出休息的权利;它光明正大地制造着漫天的污染,并随时呼唤出灾难的魔鬼;它创造不出实实在在的价值,却浪费了无数资源,让社会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这种有百弊而无一利的传统,我们为什么要继承它?将鞭炮与春节绑架在一起,这不是民俗和文化的成功,不是春节年味的救赎,而是鞭炮商人的成功,伪劣民俗主义的成功。

  看看这些信息,就知道这是怎样一种恶俗陋俗,建立在这个基础上的GDP又是怎样一种脏GDP了!每年春节,都会看到媒体报道鞭炮制造的乌烟瘴气:2月2日零点到2月3日上午8点,全国共发生火灾5945起,直接财产损失1300余万元。燃放烟花爆竹不当是导致火灾发生的主要因素。仅仅除夕零时至大年初一14时,北京市因燃放烟花爆竹就致伤223人,死亡2人。而南京除夕夜因燃放烟花爆竹,空气质量跌至重污染,春节期间南京连续6天空气污染指数在100以上……

  如果算上放鞭带来的所有损失,火灾、污染、垃圾、为防火投入的成本、影响休息所产生的心理成本,将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数字。而放鞭所有的好处,仅仅只是一个虚空的、巫术般的文化认同,仅是为了增加所谓的年味。我们的春节传统,难道真的贫瘠到了须依赖鞭炮这种恶俗来装点的地步!这种在鞭炮上不计成本的非理性,不是简单的文化重口味,而是一种病态。

  说到鞭炮带来的死亡和污染,有人会辨称,汽车也有同样问题,有噪音,有污染,车祸死亡率比放鞭带来的死亡更高,为什么不去禁汽车呢?我的回应是,汽车是人类理性的产物,这种发明是人类为提升自身福利而创造出来的,是技术进步和科技发展带给人类的福利,它虽有种种弊端,但其利远远大于弊——无论是噪音还是污染,远远比不上它最大的利益,为人类节省了最稀缺的资源——时间。而且随着文明的进步和科技的发展,人类正清醒意识到汽车之弊并借助科技发展努力限制其弊端。而鞭炮的产生则完全是非理性的,它的出现纯粹是一种愚味认知的产物(认为鞭炮能吓走某种传说的怪物带来吉祥),它的存在也经不起理性的审视,有百弊而无一利,除了滋养那种虚幻的传统认同外,剩下都是祸害。

  鞭炮确是一种传统,可那是落后的发展条件和愚昧的认知下所发展起来的传统,当我们进入到现代社会,思想被启蒙、传统被祛魅之后,应该能对传统作出理性的审视,继承精华抛弃糟粕,对传统进行创造性的转化,在取舍中创造属于我们自己的传统。不错,我们在精神上永远不能割断与传统的联系,需要传统来确证自身的文化认同和身份归属,可能够承载这种功能的主要是价值层面的,而不是鞭炮这种低劣器物层次的。传统不是一种装神弄鬼、唬人的神秘巫术,不是挂上传统的名义就有了侵害的正当性,存在了千年并不意味着就是合理的,进入我们的时代,就须经受住这个时代价值标准的现实审视。不能纵容其打着文化传统的旗号肆无忌惮地破坏着公共生活。空洞的一句“别丢了传统”在论证上非常无力。

  再从现实环境看,鞭炮的存在,可能与农耕时代的环境相合。地广人稀,鞭炮所产生的“负外部性”很小:污染很容易散去,噪音影响很小,每家每户都在放鞭,即使侵权也是相互默认接受的。关键的是,每家每户都有一个独立的、可燃放爆竹的私人空间,在自家院子里放鞭,对别家影响不大;而且乡村的生活习惯基本相近,起居时间差不多,在放鞭上容易形成了一套自我约束的伦理——起码不会在别人休息时放鞭(除除夕外,农村晚9点后基本就无人放鞭炮了)。

  而这种农耕时代产生的习俗,则完全不适合城市。城市高楼密集,放鞭所产生的负外部性非常高,一声炮响,能影响到非常密集的人群的生活,污染很难散去,而且很容易发生火灾。城市人习惯是多元的,有人喜欢放鞭,有人不喜欢,放鞭的与不放鞭的就产生了严重的冲突。城市土地非常稀缺,并不像农村那样有可以放鞭炮的私人空间,城市除居室外基本都是公共空间,公共空间中做放鞭炮这种影响他人生活的私事,就产生了权利问题。还有,城市人的生活习惯并不相同,起居时间不一,在放鞭上很难形成一种最小限度地影响他人的伦理,人家休息时你放鞭炮,这些冲突都是不可调和的,不是靠政策一纸限放令就可以解决。

  说到权利的冲突,力挺鞭炮者会说,你有休息的权利,可我也有放鞭炮的权利啊!我觉得,这是两种不可等而视之的权利。前者的权利,也就是休息,它在价值序列上远远高于放鞭炮的权利。休息,是人基本的需求,不能较好地休息,就会影响到基本生存权,所以这种权利非常重要;而放鞭炮在权利的序列上则低很多,严格来说甚至算不上一种权利,你影响到他人的休息,就是不正当的,起码要得到利益相关方的认肯才算正当。

  这种充满了环境暴力和文化暴力、与城市生活格格不入的陋俗,在城市还是禁了吧。我们需要年味,年味不是靠乌烟瘴气去营造。 

留言时间:2015/1/28 9:45:43
我要评论  支持 [0]   反对 [1]  
创建时间:2010年10月17日
留言数:70 回复:0 关注:1373327
 问政状态: 暂未认领
 留言认领单位 申请认领 注册  
 公告
暂无公告更新
  最热留言   最新顶起   最多顶起
 问政湖南48小时关注热点  
 
 
×

登录红网通行证

点击登录 注册红网账号 《问政湖南》栏目管理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