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沙市 > 湖南省公安厅 厅长 许显辉 留言
许显辉
简介:

  许显辉,男,汉族,1966年2月生,河南叶县人,1987年7月参加工作,1986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内蒙古大学法律系法律专业毕业,大学学历,法学学士学位。

  现任湖南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党组成员,省公安厅厅长、党委书记。

  1983.09-1987.07内蒙古大学法律系法律专业学习;1987.07-1996.04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法制局行政…[详细介绍]

快速查看: [所有]   [已回复]   [未回复]
  快速留言>> 
中国人民:郴州市民异地身份证补办必须要户口本加居住证?
496 楼

为方便长期离开常住户口所在地的群众就近办理居民身份证,同时创造更加安全的居民身份证社会应用环境,经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五次会议审议通过,公安部印发《关于建立居民身份证异地受理挂失申报和丢失招领制度的意见》。

意见明确离开常住户口所在地到其他省(自治区、直辖市)合法稳定就业、就学、居住的公民,本人到居住地公安机关居民身份证异地受理点申请换领、补领居民身份证,申请换领的交验居民身份证,申请补领的交验居民户口簿或居住证,凭领证回执到异地受理点领取证件。

看发的文件是户口本或居住证啊,怎么去办理的时候,户口本居住证都要啊,两个少一个都不行,居住证办理需要身份证,身份证办理需要居住证,搞的两边跑,希望领导能体谅在郴州的外乡人,可以快速高效的把事情办好,让群众少跑腿不再是口号。

留言时间:2019/2/12 2:23:39
我要评论  支持 [0]   反对 [0]  
。。。。。:湖南交管12123APP功能不完善
495 楼

交管12123APP功能不完善,没有在线客服,没有违章查询照片,湖南车牌在外省违章不能处理。

留言时间:2019/2/8 21:26:43
我要评论  支持 [0]   反对 [0]  
北极熊:长沙县公安局经侦大队办案不公平
494 楼

人健企业集团混泥土公司股东内部经济纠纷、大股东通过非法渠道要求经侦队办案、强制邢事拘留股东陈友明、程序不适当,办案不公开、造成物流公司与商贸有限公司一些工人与供应商工资与财料款不能正常支付,造成公司内部不能稳定与工人未收到工资与福利款项,与员工平安欢度春节相违背!请求公安厅领导关心关爱!

留言时间:2019/2/3 2:15:07
我要评论  支持 [0]   反对 [0]  
滔滔海水:安仁县城关派出所办案民警办案不公,纵容黑恶势力
493 楼

我叫罗湘徕,现年66岁,安仁县安平镇人,系安仁县学苑名邸项目施工方现场管理人员,于2018年7月25日上午被罗成奇纠集同伙十余人二次殴打致轻伤二级。但事后,打人凶手罗成奇等人至今仍逍遥法外。为此我特向上级部门呈递民情,望上级部门依法严惩罗成奇黑恶势力及其背后保护伞,还我一个公道!

一、事情经过

2018年7月,我方在承包施工安仁县成虎商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的安仁县学苑名邸项目时,安仁县成虎商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恶意拖欠我施工方农民工工资及工程款近3000万元,导致工地于2018年7月9日被迫停工。同年7月25日上午8:10时,因工地停工多日,我对工地用水用电设施实行安全检查时,为安全起见,对工程专用电进行关停处理。

8:25时许,开发商罗成虎之弟罗成奇以我工地停电,影响其生活及办公用电为由,来到工地对我拳打脚踢,将我打倒在地,并持砖头、木棒对我进行殴打,将我打伤。随后,罗成奇等人持钢管等器械至成虎电商院内将我停放在该院内的私人轿车砸毁。我被打伤后,在工地休息。

9:08时许,罗成奇又带领十余名社会闲杂人员来到工地,对我进行辱骂,并扬言要打死我。罗成奇随行人员抱住我,然后由罗成奇数次上前举木凳对我腹部、胸部等部位进行砸打。打完我后,罗成奇余怒未消,又持一18磅的铁锤,将施工工地的围墙和大门砸毁。后经我女儿罗桂芳报警,警察赶到现场后,罗成奇才不得不停止行凶。罗成奇等人对我进行殴打,造成我第五、六肋骨骨折并肺挫伤,后经中南大学湘雅附二医院司法鉴定中心及湖南省人民医院司法鉴定中心两次司法鉴定,均构成轻伤二级。(有视频、照片、文字材料为证)

二、打人凶手逍遥法外,办案民警办案不公。

在派出所处理过程中,罗成奇不但拒绝向我赔礼道歉、赔偿损失;还到处炫耀,扬言对我进行威胁,气焰十分嚣张,给我和家人的身心造成极大的恐慌和伤害。

事发后,我要求安仁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严惩打人凶手罗成奇及其同伙。然而,安仁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的办案人员周俊鹏处处刁难我这个受害者,包庇袒护罗成奇,有意为罗成奇开脱罪责。

(1)办案民警取证不公。

案发后,安仁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的办案民警周俊鹏在调查取证时,不采纳我的真实意思表达,而对凶手一方偏听偏信。例如周俊鹏在录口供时,一直认定该案件为互殴行为,而对我被罗成奇等人二次围殴的事实只字不提。

另外,案发时有民工在一旁围观。然而,周俊鹏在调查取证过程中,只对与罗成奇有利益关系的证人证言进行了收集,而对围观工人的证言自始至终没有依法取证。

(2)办案民警对双方当事人申请做第二次伤情司法鉴定的态度截然不同。

周俊鹏在对我及罗成奇的伤情鉴定过程中也是厚此薄彼,故意偏袒罗成奇。2018年7月29日,我的伤情经郴州市永乐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为轻微伤。同年8月13日进行复诊时,诊断我右侧第5、6肋骨骨折。

随后,我向城关派出所申请重新鉴定,但周俊鹏却以理由不充分为由,拒绝对我的伤情作重新鉴定,同时还对我致伤的原因妄加猜测,毫无根据的指责我的伤可能是其他地方摔伤的,并称:“这个伤情鉴定不是你想鉴定就鉴定的,我们不会开具伤情鉴定委托书”,后经多方努力,我才获得第二次伤情鉴定的许可。而当罗成奇申请第二次伤情鉴定时,周俊鹏当即表态同意开具伤情鉴定委托书,并称这是罗成奇的权利,周俊鹏对待双方当事人截然不同的态度,实在令人咂舌!(有音频为证)

(3)办案民警对罗成奇刑拘前体检放水,并拒绝我的合理诉求。

2018年12月13日,派出所告知我的鉴定结果为轻伤二级,并通知我12月17日前往派出所处理此案。罗成奇得知后,于12月15日假借身体不舒服,到安仁县人民医院去住院。12月17日,城关派出所欲对罗成奇刑事拘留,并将罗成奇传唤至城关派出所问话、体检。在体检期间,罗成奇多次借故打电话或上厕所偏离民警视线,而派出所办案民警竟然对罗成奇的行动不依法予以控制。当护士对罗成奇血压异常过高提出疑惑,并建议罗成奇休息半小时再测量血压以获得准确数据时,周俊鹏与罗成奇却予以回绝,以致罗成奇以高血压为由,

成功的获得取保候审。(注:当时罗成奇测量出来的血压用护士的原话就是:罗成奇的高血压高到血管可以随时爆裂)

罗成奇今年45岁,身强力壮,长期在工地从事体力劳动,自己也曾经做过赤脚医生,有一定医学常识,自己有这么高的血压还长期从事体力劳动,明显不符合常理。当天,我和家人要求周俊鹏对罗成奇进行第二次重新体检,但周俊鹏却一再搪塞。我女儿罗桂芳打电话要求周俊鹏调取罗成奇的住院病历,周俊鹏却以已经下班为借口不予理睬。次日,罗桂芳再次到派出所找主管领导申请,派出所才同意去医院调取罗成奇在2018年15日至16日期间的住院病历,住院病历显示罗成奇的血压符合刑事拘留的条件。面对重重疑惑,周俊鹏却仍然拒绝对罗成奇重新体检收押。我向周俊鹏一再申诉,要求纠正其错误做法,周俊鹏不予采纳。

三、几个疑问

(1)为什么周俊鹏对我提出被罗成奇等人二次围殴的事实不予采纳?

(2)为什么不对围观工人进行调查取证?

(3)为什么对我重新申请伤情司法鉴定的诉求不予支持,而对罗成奇重新申请伤情司法鉴定的诉求却予以支持?

(4)面对罗成奇血压异常过高的重重疑惑,我提出对罗成奇重新进行拘留前体检的合理诉求,为什么周俊鹏却一再拒绝?

四、我的诉求

(1)重新依法取证,认真调查事实的发生经过,还事实真相。

(2)强烈要求有关部门对办案民警进行调查。

周俊鹏作为一线民警,直接面对当事人,对于当事人来说就代表着权威,理应秉公执法,如果周俊鹏在办案过程中偏袒其中一方,就会给另一方当事人造成极大的困难,因此希望上级部门严格对周俊鹏进行调查,一是调查周俊鹏与罗成奇之间是否有不正常的往来行为,二是对周俊鹏的办案水平进行重新认真评估。

(3)公安机关对该案定性错误,有意对罗成奇等人的多次殴打、损毁财物行为定性为故意伤害罪这一轻罪名,而不是寻衅滋事罪。

罗成奇等人在公共场所无故对我进行二次殴打,砸毁我公司合法财物,严重挑衅社会秩序,情节严重,其行为已依法构成寻衅滋事罪,而非故意伤害罪。当两罪竞合时,处理的原则是“择一重罪处罚”,故犯罪嫌疑人罗成奇等人的行为也应当定较重的寻衅滋事罪,而非较轻的故意伤害罪。

(3)犯罪嫌疑人罗成奇应立即刑事拘留,其取保候审理由完全是弄虚作假的结果,对其体检过程应阳光执法,我请求全程参与。

红网编辑回复(2019/1/24 17:43:53):

尊敬的网友:

一、当事人罗湘徕投诉安仁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执法办案不公问题,现答复如下。

(一)此案为承包商之间,罗湘徕及罗成奇因停电纠纷引发的打架斗殴案件,没有涉黑涉恶势力参与。

(二)案件发生后,当事人报警,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值班组带班副所长周俊鹏等人,及时赶到现场处警,按程序受理案件并进行了调查处理。没有存在不作为与执法不公问题。

(三)因案件当事人罗湘徕伤势问题,案件立为故意伤害刑事案件侦查,对涉案人罗成奇采取了刑事强制措施,并依程序侦查终结把案件移转县检察院,目前此案已经进入起诉阶段。

二、详细基本案情如下

2018年7月25日,因经济纠纷罗湘徕关闭工地的电(罗湘徕与开发商罗成虎有经济纠纷,罗成虎是开发商,罗湘徕是承建商),当时正在工地做事的罗成奇(罗成虎的弟弟)发现电被关闭,就向工地的监理员了解情况,了解情况之后发现是罗湘徕关闭了电源,于是罗成奇就找到罗湘徕理论,在理论与争执的过程中发生打架。在吵架的过程中罗湘徕用脚踢了一下罗成奇的腹部,并在地上捡了石头朝罗成奇砸去,当时罗成奇的头部就受伤流血,罗成奇见此情况后当场就发飙,于是就用拳头朝罗湘徕的腹部右侧打了几拳,接着双方扭打在一起,这时被周围的群众看见就上前拉开;被群众拉开之后双方还是互不服输都在工地捡来木根、板凳之类的东西准备再次打架,但是被周围的人拉开没有打起来;此时罗成奇就在工地捡了一根木棍将罗湘徕停放在旁边的轿车(黑色,雷克萨斯牌,车牌号为:湘le0085)引擎盖砸了一下,后来双方再一次准备打架但是被周围的人拉开,后罗成奇拿了一把铁锤将工地上的围墙砸了一个缺口。2018年7月26日安仁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以殴打他人受理行政案件并当天对罗成奇、罗湘徕双方开具伤势鉴定委托书,因双方都在医院治疗所以暂未对双方进行处理。2018年7月29日经郴州市永乐司法鉴定所鉴定:罗湘徕的伤势为:罗湘徕右面部等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右侧第6肋骨骨折,损伤程度为轻微伤;2018年7月30日经郴州市永乐司法鉴定所鉴定罗成奇的伤势为:罗成奇右眼部、右颧弓部等多处软组织挫伤,损伤程度为轻微伤。2018年7月30日之后罗成奇和罗湘徕双方都出院了,因双方都是轻微伤而且双方在自愿调解的情况下2018年08月12日安仁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民警组织双方到城关派出所进行调解,后因为双方意见相差很大调解未成功。2018年8月13日罗湘徕再次在安仁县人民医院重新检查,检查结果为:右侧第5、6肋骨骨折,伴有部分骨痂形成,为此罗湘徕对郴州市永乐司法鉴定所的鉴定结果不服,提出重新鉴定,2018年8月15日安仁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开具了对罗湘徕的伤势重新鉴定的委托书。2018年8月23日湖南湘雅二医院受理了罗湘徕伤势的重新鉴定,2018年9月11日经湘雅二医院司法鉴定中心鉴定罗湘徕的伤势为:被鉴定人罗湘徕右侧第5、6肋骨骨折,评定为轻伤二级。因罗湘徕的伤势第一次与第二次的鉴定结果不一样,第一次1根肋骨骨折第二次为2根其伤势结果直接影响案件的性质,为查清原因经过调查医院医生以及其他方面的取证2018年10月6日安仁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以故意伤害对此案立案侦查。立案之后因为罗成奇对罗湘徕在湘雅二医院司法鉴定中心的伤势鉴定结果不服提出对罗湘徕的伤势再次重新鉴定,考虑到此原因结合做第三次鉴定也需要罗成奇到现场所以暂未对罗成奇采取强制措施。

2018年10月19日安仁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开具了对罗湘徕伤势的第三次鉴定的委托书。2018年11月30日经湖南省人民医院司法鉴定中心鉴定罗湘徕的伤势为:被鉴定人罗湘徕外伤致右侧第5、6肋骨骨折,评定为轻伤二级。2018年12月10日湖南省人民医院司法鉴定中心将该鉴定意见书邮寄到安仁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收到罗湘徕的第三次伤势鉴定意见书之后,安仁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的民警电话通知罗成奇到案接受处理2018年12月17日犯罪嫌疑人罗成奇自行来到安仁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并被我局依法刑事拘留;2018年12月19日因嫌疑人严重高血压疾病被取保候审,取保方式为人保,保证人张细玉。2019年1月3日已经移送到安仁县人民检察院起诉。

安仁县公安局

2019年1月24日

留言时间:2019/1/22 23:43:18
我要评论  支持 [6]   反对 [0]  
孙飞云:湖南省公安厅为何对违规企业选择性打击?
492 楼

尊敬的许厅长:您好!

我叫孙飞云,安徽芜湖人,联系电话:158****6866,身份证号码是:340203197007******,是湖南省澳鑫商品交易有限公司和湖南银楼现货商品交易市场有限公司诈骗犯罪的一名受害人。我在这儿想向厅长您提问的第一个问题是,关于2017年4月10日由行政执法机关移送的关于湖南久丰国际现货交易市场有限公司、湖南省澳鑫商品交易有限公司、湖南银楼现货商品交易市场有限公司、湖南纬德大宗商品现货交易中心有限公司、湖南华夏商品交易有限公司、湖南华夏银都大宗商品现货交易中心有限公司、湖南湘商商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七家公司涉嫌经济犯罪的案件(编号:(2017)000003),为何在2017年2月21日湖南省公安厅就已选择性打击的会议精神传达到长沙市公安局经侦支队?

首先在时间上倒置,再次是对同样犯罪的这七家公司要采取选择性地打击,有悖法律初衷,涉嫌司法腐败。我想请问许厅长,对上述七家公司的犯罪行为选择性打击?是因为这些单位背景问题,还是另外六家涉嫌犯罪的单位未发现犯罪证据?如果是后者,那么上述这七家单位所在地的公安机关也就是长沙市公安局涉嫌不作为和渎职。

我问的第二个问题是,湖南省公安机关是如何执行公安部2015年12月29日公布的《公安部关于改革完善受案立案制度的意见》(公通字〔2015〕32号)。?  从2016年起就不断地有上述这七家涉嫌犯罪单位的大量受害人在长沙市公安机关报案,但一直都未能得到受理,已严重违反公安部(公通字(2015)32号)文的有关规定,公安机关拒不向报案人出具案件受理告知书、立案告知书、不予立案告知书,将大量报案人拒之门外,断绝报案人的司法救济徒径。已严重涉嫌失职、渎职和包庇犯罪的违法行为,不知道许厅长有没有看到报案人的举报?湖南省公安厅警备督察总队12389举报中心有没有向您或公安厅相关机构汇报受害人举报内容?

我问的第三个问题是,关于湖南澳鑫公司黄利锋等七人的非法经营案件中,开福区公安分局在接到大量受害人提供的黄利锋等人诈骗犯罪的举报证据材料后,为什么只把侦察方向禁锢在非法经营的罪行上?湖南澳鑫公司的交易模式和结算制度已经很明确了,且这七名在押人员也已供述承认澳鑫公司设计的是对赌平台,连傻子都能看得出来澳鑫平台利用政府“批文”开设赌场,招募会员单位坐庄抽老签诈骗钱财,为何公安机关却像得了歪脖病一样,只能看到一个方向?

我问的第四个问题是,我于2018年期间数次举报的关于长沙市公安局内鬼勾结澳鑫公司和其003号会员单位深圳新濠天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及广东某律师事务所,以帮着追款为由敲诈受害人数百万元的犯罪事实何时会有调查结果?

我问的第五个问题是,另外的这六家涉嫌犯罪的单位贵厅长认为接下来是要打还是不打,是想打不敢打,还是压根就没打算打?我知道湖南纬德有北京背景,有背景,久丰的冯子勇好歹也是个名人。银楼的法人代表是真实的还是像湖南澳鑫法人代表一样的傀儡不得而知。我想湖南省公安厅在2016年12月联合其他20个部门对这七家单位的调查结果中应已了解。

以上

2019年1月20日

留言时间:2019/1/20 11:08:27
我要评论  支持 [0]   反对 [0]  
创建时间:2010年10月17日
留言数:506 回复:19 关注:1316431
 问政状态: 暂未认领
 留言认领单位 申请认领 注册  
 公告
暂无公告更新
  最热留言
 问政湖南48小时关注热点  
 
 
×

登录红网通行证

点击登录 注册红网账号 《问政湖南》栏目管理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