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沙市 > 湖南省公安厅 厅长 许显辉 留言
许显辉
简介:

  许显辉,男,汉族,1966年2月生,河南叶县人,1987年7月参加工作,1986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内蒙古大学法律系法律专业毕业,大学学历,法学学士学位。

  现任湖南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党组成员,省公安厅厅长、党委书记。

  1983.09-1987.07内蒙古大学法律系法律专业学习;1987.07-1996.04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法制局行政…[详细介绍]

快速查看: [所有]   [已回复]   [未回复]
  快速留言>> 
9527:请东安县公安局缉毒大队还当事人一个清白
444 楼

尊敬的省公安厅厅长:

本人叫龙旭杰,家住湖南省永州市东安县白牙市镇茶亭街5号,现年34岁,系白牙市镇动物监督所检疫人员。2017年7月,战友发微信给我说社区吸毒人员发名册有我名字,我一头雾水说怎么可能?我立即赶往县公安局缉毒大队核实真伪,发现身份证信息是我的,但是人员照片并非本人,我拿出本人身份证给缉毒大队的工作人员看了,他们说要我去找具体办案部门拿原始档案,再打报告申请上来。缉毒大队说办案单位为治安大队,时间有8,9年了。

我又急忙跑去治安大队向工作人员说明情况,他们说帮我找找。一段时间后我又来到公安局缉毒大队,他们说这个很麻烦,要报省厅,然后再报北京总部,还是叫我去治安大队。我又去到治安大队,工作人员叫我留下联系方式,到时候通知我 。时间已经过去一年多了,我前前后后去了公安局6,7次,每次去我都留下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和家庭住址,就是希望能得到公平解决。前几天社区打电话给我,说我以前吸毒是不是被抓了,我把情况也跟他们说了,他们说这个他们就没权利管了。我现在的生活和精神受到很大打击,要是家人,单位和朋友说我是一个吸毒人员,他们又会有怎样的看法?

在发生错案,冤案时,公安部门应该在第一时间还当事人一个清白,在多次投门无果后,还恳请省厅领导能还我公道。我现在背负巨大的精神负担,也影响往后的日常工作 ,再次恳请省厅领导为一位公民做主。期待你的回复,万分感谢。

举报人:龙旭杰

2018年8月5日

留言时间:2018/8/5 10:57:37
我要评论  支持 [0]   反对 [0]  
问政网友1533200774:武陵区永安街道非法强拆,请领导做主!
443 楼

尊敬的许厅长您好。您辛苦了!

我叫胡建平,男,52岁,身份证号码:432421196711******,常德市鼎城区钱家坪乡人,电话:151*****683。

我举报常德市武陵区(司法、公安)人员知法范法。欺压百姓的组织行为。

事情经过

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为了生存(上有老,下有小)于2003年租赁了,(常德市武陵区东江街道新安社区三组)一块荒地(并不只我一家,并与社新安社区三组签订了租赁合同)然后经社区和街道二级政府领导许可(目前有证明人)并修建了(砖,板)结构门面和住所。

但是就在今年的6月1日以武陵区政有个叫(江海:此人从未出示过身份证件,只是听别人叫他江主任)武陵区永安街道办公室主任(胡斌:此人也是事后我们去永安街公示墙才知道此人是办公室主任)

然后不辛发生了,由武陵区,司法,公安,等人员的参与组织了几百人的队伍,没有任何人出示工作证件,没有政府公文,没有通告,没有权威部分合法文件。非法将我生活经营的房屋强行拆除。

那么请问厅长大人:公安部在几年前就明确规定,公安,司法等人员不能参加拆迁行动,事件更为可疑的是,在没有任何文件的情况下是谁给他们的权力,又充当的什么角色,公安,司法人员参与是保护人民财产,还是保护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就在我不停追问那些没有任何证件人员出示工作证件的同时,并没任何公安,司法人员站出来维护百姓利益和生命安全。对我们的要求至若罔闻。

更为触目惊心地是:二三十名大汉将一妇女抱着二岁大的孩子从房间赶出来。场景非常凄惨,(小孩被吓的嚎啕大哭)现场围观群众没有一个人不骂的,难道他们家就没有老人,妇女,孩子吗?请问这时候受人民群众尊敬爱戴的人民警察就是这样保护人民的吗?事后我们才弄清楚。然来是由,江海,胡斌俩人顾请黑社会人员参与的打手。难怪那么的凶残。(难怪出示不了工作证件,因为他们跟本就没有)

许厅长大人,警察是保护人民,还是保护黑社会,我们犯了多大的法,至于用黑社会欺压百姓吗?(我们有视频证据)跪求厅长大人开恩,派人查清事实真相,还我清白,赔偿损失。(假如打回常德市有关部门,我们的冤情将永无天明之日)以上所述如有虚假和欺骗政府。我愿意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厅长大人!再次……再次……跪求您查清事实真相:

胡建平:联系电话:151*****683

跪…………

留言时间:2018/8/3 2:39:19
我要评论  支持 [0]   反对 [0]  
问政网友1533076556:控诉公安局对慈利县金岩乡南坪村打人事件胡乱判案
442 楼

尊敬的厅长,您好!

现就张家界市、慈利县两级公安局有法不依,使老百姓的合法权益无法得到保障,且多次多处申诉无果。希望上级单位能主持正义,纠正下级单位胡乱办案的作风。

事件地点:湖南省张家界市慈利金岩乡南坪村九组

事件时间:2018年4月7日

违法人员:朱立明、朱月红

受害人员:朱珍群

事件经过:2018年4月7日10时, 朱珍群(70岁)与妻子申秀玉(66岁)俩人在自家农田务农,朱月红(系朱立明的姐姐)假借前期田地纠纷,上前来寻衅滋事、吵闹辱骂。随后朱立明(系朱月红的弟弟),手持大铁铲,跑到朱珍群身边,用铁铲对老人头部、背部等致命部位猛打,致朱珍群头破血流,由于老人被打伤势过重,当地金岩乡卫生院无法收治,后送往张家界市人民医院进行救治。朱立明行凶全过程后经金岩乡派出所调查证实。经慈利县公安局对朱珍群头部、背部的伤情鉴定为“轻微伤两处”。

2018年4月7日,朱立明在行凶打人后的当天下午,为进一步发泄私愤,肆无忌惮毁坏老人土地上种植的红心猕猴桃树80多棵后,若无其事返回阳和中学继续上课教书。(2017年5月,朱立明也曾假借前期田地纠纷,驾车回家,毁坏朱珍群土地上种植的红心猕猴桃树40多棵)。毁坏农田作物事件已由南坪村村委书记朱某中,村长朱某令书面材料证实。

说明:关于田地纠纷,已于2016年3月31日,朱立明本人、村委会、乡政府相关人员在《慈利县金岩乡南坪村有关田的纠纷调解协仪书》(南坪村(2016)调解(001)号)文件上签字确认,田地划归朱珍群所有,只是签字后朱立明想持强占为己有,单方面反悔协议)。

慈利县公安局处理:2018年4月19日,慈利县公安局出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慈公(金)决字[2018]第0714号),说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十九条第(四)项,第四十三条,对朱立明拘留5天,罚款200元。处罚措施明显存在有法不依,执法不严,知法违法的现象。理由如下

第一、朱立明暴力殴打老人以后,根本没有任何自守悔过的表现,没有任何从轻处罚的证据,为什么会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十九条第(四)项,从轻处罚。这一点在后来的《张家界市公安局行政复议决定书》也予以否认;

第二、处罚文书上所用的证人朱立雄为已死亡2年多的死人。死人何来证人证言?派出所在录取证人证言时,1、须查看证人身份证信息;2、有对证人姓名的询问,及证人的回答;3、完成笔录后,有证人的签名,及办案人员的核实。怎么可能会将证人姓名用死人替代呢?

受害方于2018年4月17日,将以上朱立明暴力殴打留守老人事件通过红网等网络平台上发布以后,慈利县公安局于5月17号(30天的时间才回复),在红网上回复:2018年4月7日10时许,阳和中学教师朱某明在金岩乡南坪村与金岩乡南坪村村民朱珍群因土地纠纷,双方发生打架,导致朱珍群头部和腰部受伤……

在此必须问一下:“双方发生打架”是怎么打的?朱珍群老人现年70岁,朱立明约43岁;朱珍群手无寸铁,朱立明手拿大铁铲;朱珍群经慈利县公安局伤情鉴定为头部、背部轻微伤两处,朱立明毫发无损;打人后,朱珍群在张家界市人民医院治疗1个多月,朱立明依然在阳和中学的讲台上教书育人,逍遥法外。慈利县公安局作为官方回复,是不是可以不经调查证实,是非不分,信口雌黄,忽悠老百姓?

鉴于以上慈利县公安局有法不依,执法不严,胡乱办案,受害人朱珍群极度不服,于2018年5月2日向张家界市公安局提出行政复议,在受害人无数次的跟进询问下,张家界市公安局于2018年6月25日(50天的时间间隔才回复)出具《张家界市公安局行政复议决定书》(张公复决字【2018】005号)

张家界市公安局行政复议:在此行政复议决定书中,慈利县公安局作为复议的被申请人,明确写道:

1、2018年4月7日10时许,朱立明与朱珍群(69岁)因土地纠纷,在慈利县金岩乡南坪村的大田里(小地名)双方发生争执,争执的过程中朱立明手中拿一把铲子将朱珍群打伤,以上违法事实有违法行为人朱立明陈述和申辩,被侵害人朱珍群陈述,朱立峰、申秀玉等证人证言,

2、本案对朱立明的处罚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规定。

本机关(张家界市公安局)决定如下:维持慈利县公安局作出的慈公(金)决字【2018】第0714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

从《张界市公安局行政复决定书》的内容可以看出:

第一、作为被申请人慈利县公安局承认了用死人姓名“朱立雄”作为证人的错误做法,并改为“朱立峰”;

第二、作为被申请人慈利县公安局主动删除了判决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十九条第(四)项”,说明先前出具的《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中所写依据“第十九条第(四)项”纯属子虚乌有,随意捏造。

第三、作为被申请人慈利县公安局承认处罚依据只是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

那么第四十三条全文内容如下:殴打他人的,或者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并处二百无以上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并处五百元以上一千元以下罚款:

(一)结伙殴打,伤害他人的;

(二)殴打伤害残疾人、孕妇、不满十四周岁的人或者六十周岁以上的人

(三)多次殴打、伤害他人或者一次殴打、伤害多人的。

朱珍群老人现年70岁,完全符合第四十三条(二)的条款内容,处罚的内容为什么不按相关规定执行,随意妄为。

在案件清晰、法律明确的情况下,下级单位慈利县公安局明显存在判案错误的情况下,上级单位张家界市公安为什么还要维持原判,承认错误的判案过程,却不承认错误的判案结果,是官官相卫作遂,还是存在黑暗内幕。

张家界市、慈利县公安局作为国家执法单位,有法不依、胡乱判案,政府公信力何在?“法制社会”在执法单位是否只是一句口号。

在此本人要求严格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对违法人朱立明进行处罚,更正原慈利县公安局出具的《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慈公(金)决字[2018]第0714号)错误判决及文书错误。

(因为以上事件,受害方已向慈利县公安局、监察委、县政府、民政局,张家界市公安局、市政府等多部门反馈,来回跑路无数,已精疲力尽,至今都没有明确的结果,希望上级单位能彻查此事,还百姓一份公正,还法律一份清正。)

举报人:朱高斌

日期2018.8.1

红网编辑回复(2018/8/28 10:48:00):

网友: 

您好,接到市办转交,我办立即对该贴进行了转交。慈利县公安局反馈信息称,您所反映的问题将由市公安局法制总队进行回应。 

慈利县网信办

2018年8月28日


留言时间:2018/8/1 7:04:39
我要评论  支持 [0]   反对 [0]  
花朵:举报衡阳市柠檬树装饰公司欺骗顾客
441 楼

您好:

我是衡南县一个普通的农民,我叫肖军平,今年31岁。如果不是因为衡阳市柠檬树装饰公司拿了我的装修款项停止装修就跑路了,我也不会走上维权这条道路。就算我女儿生下来生病住院几年我也没有求助于任何人,在那煎熬的几年,年迈的父母也跟着我双双病倒,就算这样我依然乐观积极的生活着。

好不容易熬过了这几年,用自己和双亲以及外加借了一部分钱买下了云集镇的一处商品房,因为女儿和父母目前一直居住在出租房里,当看到天猫上柠檬树装饰公司的推广广告可以贷款装修的时候,我一下子就心动,尽管积蓄已经全部用于购房,但还是想为了父母和留守在家的女儿能有自己的栖息之所,也觉得柠檬树装饰公司在全国范围内知名度还是挺高的。于是在我老婆的姐姐处借了几万的首付,谈好一切事项后再中国建设银行衡阳市分行办理了装修按揭手续,建行在我还没有签订正式合同的时候已经把装修贷款的10万元全部打到柠檬树装饰公司的账户。

柠檬树装饰公司在进场安装了水电后就开始停工,一直以材料没有到为借口,一月有余都没有复工,后来在新闻上看到别的城市苹果装饰公司出了事情,然后到柠檬树装饰公司咨询和他们有没有关系,他们会不会出现这种跑路的情况,衡阳市柠檬树装饰公司还出了申请,证明他们和苹果没有任何关系,然后我也打电话给工商说了我的顾虑并提醒柠檬树装饰公司一直停工以及会有跑路的风险,工商局接电话人员态度恶劣,说事情都没有发生你这不是庸人自扰,我说如果发生了呢,他们说发生了他们会管。

结果过了两天,衡阳市柠檬树装饰公司就关门跑路,人去楼空,这个时候我再给衡阳市工商局打电话,他们说他们没有执法能力找公安,到公安报案后,至今2月有余,说这是经营不善不于诈骗立案,到银行说明情况,银行之前态度还不错后来请了专业律师说客,说我们如果拒绝还款的种种后果,在交涉来交涉去中,建设银行说找人给我们装修,结果装修公司听都没有听说过之外,漫天要价,出来的预算高余市场价格一半。

期间,我们还组织了去衡阳市政府维权过,衡阳市政府出动警员没收了我们的横幅,在撕扯过程中还打伤了维权的无辜百姓。衡阳市柠檬树装饰公司不但逍遥法外,还用诈骗了我们的钱重新组建了新的公司,继续在行骗。望媒体给我们衡阳市100多户被骗的业主做主。跪谢!

留言时间:2018/7/27 12:41:20
我要评论  支持 [0]   反对 [0]  
189*******5:益阳南县小荷堰三组非法强拆连续打伤两批人,报警无人管
440 楼

在2018年6月15日上午7时许,李勇带队50余名城管,对小荷堰三组进行了暴力强拆,致使周圆春老人(70岁)昏迷不醒,现在还在医院治疗。

抱在手里的任一诺(十个月大的婴儿)被打得口流鲜血,任一诺母亲:邹丹,看到婴儿被打得口流鲜血,直接晕倒在地,晕厥在地上两小时有余,却无人管。

即6月15号强拆伤人事件还没处理,伤人者还没得到处罚,伤者还躺在医院治疗时,又一次强拆恶性伤人事件发生。

2018年6月26日上午8点许,益阳南县南洲镇政法委书记李勇二次带城管搞偷袭,任忠伟房子被强拆了,同时连续打伤四人:

任忠志被打断三根肋骨,面部被压伤

(只说了三句话,没去阻止非法强拆)

任忠明血压升高,昏迷,腰部,腿部受伤

吴丽芬面部按压在地上,受伤

王伟英,腿部面部受伤,同时被政法委书记李勇强行搂抱,同时被九都派出所便衣民警强行控制其人生自由,真是一个知法懂法的政法委书记和便衣民警,强行搂抱妇女和非法控制人身自由?

打完人后,强拆房子后,他们都不管伤者,致使老人倘地多时无人管,是其亲属自己打的120急救电话。

伤者被打时,其亲属任思维、任正道拨打110和九都派出所报警电话,110和九都派出所都不出警(所有报警记录都有录音)。

被打者被急救车送进医院后,任思维再次拨打110和九都派出所报警电话,还是不出警,等伤者伤情稳定后,任思维再次亲自到九都派出所报警,九都派出所说是“政府行为”不受理。后到益阳市公安信访也不理。

留言时间:2018/7/18 21:09:00
我要评论  支持 [0]   反对 [0]  
创建时间:2010年10月17日
留言数:454 回复:16 关注:1313424
 问政状态: 暂未认领
 留言认领单位 申请认领 注册  
 公告
暂无公告更新
  最热留言
 问政湖南48小时关注热点  
 
 
×

登录红网通行证

点击登录 注册红网账号 《问政湖南》栏目管理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