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沙市 > 湖南省公安厅 厅长 许显辉 留言
许显辉
简介:

  许显辉,男,汉族,1966年2月生,河南叶县人,1987年7月参加工作,1986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内蒙古大学法律系法律专业毕业,大学学历,法学学士学位。

  现任湖南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党组成员,省公安厅厅长、党委书记。

  1983.09-1987.07内蒙古大学法律系法律专业学习;1987.07-1996.04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法制局行政…[详细介绍]

快速查看: [所有]   [已回复]   [未回复]
 
首页 上翻 [1] [2] [3] [4] 下翻 尾页
快速留言>> 
邵阳县振勇化工:邵阳县黄亭市镇政府默许、纵容、支持黑社会对我公司予以打砸抢!
19 楼

邵阳县振勇化工有限公司于2007年4月经邵阳县人民政府及黄亭市镇人民政府招商引资精细化工企业。2012年评定为县规模工业企业,从2006年10月至2014年4月,公司16位债权人相继按照市县环保、市县安监局的要求共融资1300万元反复改造。2014年4月18日,经市县环保、安监部门验收合格后,批准同意试产三个月后验收达标后,发放长期许可证。公司负责人得到试生产批复后并及时向当地黄亭市镇人民政府报告备案,然后公司备足120多万元原材料,于2014年4月22日晚10点正式试机运行4月23日晚7点左右,一群当地黑社会势力在镇政府默认下,砸烂公司大门闯入生产车间强行切断整个公司电源,并殴打公司员工。停电近6个小时后,负责生产技术员请求在场的镇政府领导和县环保、安监部门领导是否给公司送电38个小时,将投入的原材料生产成产品后再停机。但得到批准8个小时。

24号上午8点左右,当地黑社会势力在当地村支两委的认可下,再次冲进公司大院内强行断电,并手持铁棍、木棒将职工宿舍和公司办公室进行打、砸、抢的违法行为砸烂办公室所有办公设施和会计资料及公司档案资料。电脑被打碎、办公室空调、门窗被打烂,将公司员工赶出公司院外,并打伤员工三名其中一名住院抢救治疗。24日下午黄亭市镇政府受县人民政府委托下令黄亭市供电所切断公司切供电、供水,并将公司生产车间所有设备全部查封,强行剥夺一个合法企业的正当权益。

上述事实清楚地表明①是政府纵容村民对我公司进行了打砸抢,致使我公司无法生产,县政府、镇政府对公司进行了非法查封,它查封之前是没有举行听证会的。从而使一个融资近1000万元的企业走上了绝路,此次事件,①直接造成66万元水合肼原料,23万元的二硫化碳原料,16万元液碱原材料,5万元的催化剂原料直接报废。耗电、水、煤及人工工资近30万元。被砸厂财物、电脑、空调办公设备及房屋等损失10万元。被损供水设备10万元。被盗走电缆线、防爆电机六台及库存配套件等价值60万元。②2013年9月2014年4月由政府下令本企业整改时新增加环保处理设施及配件共投入300万元。③2014年新征土地及修建生活区60万元。④新改建生产车间设施设备2%6万元。合计近900万元,已全部报废。

事发后公司及时向邵阳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做出汇报,强烈要求惩处黑社会势力,事发至今近5年来的时间里,16位债权人通过各级人民政府上访,恳请邵阳县人民政府做出处理,都无任何结果。如今公司总投入资金购买的环保设备、生产设备、厂房及公司一切物品已完全成为片废墟。使合法企业得不到合法保护,县镇两级政府及政法部门不管不问,无限期拖延至今。

2018年12月25日邵阳县委政府召开专题会议决定:1、对振勇化工厂的诉求不予赔偿或补偿,因党委、政府没有责任;2、如果继续要求赔偿,建议振勇化工厂向人民法院起诉,法院判多少政府赔多少;3、建议振勇化工厂及投资商转型升级,党委、政府尽可能地给予政策倾斜;4、对于黑恶势力及保护伞问题不予查处。该决定让振勇化工厂的维权之路从终点又回到了起点,甚至还不如起点,近冰点。

2018年12月26日,邵阳县领导召集政府、工业、政法、信访等十余人与报告人进行通报式商谈,称报告人的要求无证据支持,与法不合,并指示报告人向邵阳县人民法院起诉,法院判令政府赔偿,政府则依法履行,且建议报告人进行产业转型升级,更承诺政府全力给予政策支持。但对报告人自2018年初以来向邵阳县政府提出产业转型升级的可行性论证报告置之不理,泥牛入海,杳无音信。2019年初,报告人再次要求产业转型升级,至今无果。

综上所述,由于黄亭市镇政府先默许、纵容、支持当地村民对我公司予以打砸抢,后镇政府又非法查封我公司至今。镇政府系典型的黑恶势力保护伞,邵阳县委、政府不但不管不问,反而默认、支持、认可镇政府的违法行为,使一个规模企业成为一堆废墟,致使我公司无法生产,蒙受了千万元的巨额损失,更摧残了我们投资商的身心,让我们投资商饥不度日、衣不蔽体。邵阳县、镇政府及相关部门相互保护、官官相卫的行为既是违法行为,也是违反中央关于扫黑除恶决定及保护民营企业精神的行为,更是无视向党中央看齐的政治纪律和政治意识。

为维护我公司的合法权益,为树立邵阳地区良好的招商引资形象,也为降低损失,更为邵阳发展作出积极贡献,特向领导和媒体报告,请依法主持公道,惩处黑恶势力,维护我公司的合法权益。

红网编辑回复(2019/3/13 16:56:21):

根据调查,现做出回复如下:

1、振勇化工公司试生产没有办理相关手续。县环保局等职能部门和黄亭市镇政府出于环保和安全两个角度考虑,镇安监站曾多次下发书面通知要求其停产整改,并办好环保手续,但企业一直未办理相关手续。 

2、该事件的发生为当地群众自发组织,无黑恶势力参与。经查,振勇化工公司无上级环保部门批复而进行试生产,生产的化工原料具有污染性,生产过程中所产生的气味和污水严重影响了当地群众的生活健康,群众在生活受到恶臭气味严重影响的情况下自发组织维权,没有受任何人指使,也无所谓黑恶势力。 

3、镇政府一直依法依规进行处置。公安机关在事发时、事发后也没有接到过关于黑恶势力打砸抢的报警,并且关于打伤三名员工并且其中一名员工住院抢救治疗一事经查,情况不属实。镇政府在事件的处理过程中一直依法依规进行。 

因此,振勇化工公司反映与当地群众发生冲突,是黄亭市镇政府纵容村民打砸抢的情况不属实,反映黄亭市镇政府对振勇化工公司是非法查封的情况不属实。 

黄亭市镇人民政府

2018年3月13日


留言时间:2019/3/7 14:25:31
我要评论  支持 [0]   反对 [0]  
菜根谭:咨询浏阳市房屋户主变更问题
18 楼

我是浏阳关口人,我家户口上有我的父母、妻子、孩子,现在我的户口本上户主是我的父亲,他今年已经64岁,早已不管家里事物,我今年40岁,家里一切都是我在操持,且房子所有权人是我,我去关口派出所申请成户主,但关口派出所说不可以,必须要原户主同意,正因为我父亲性格强势,我们父子关系不好,我才要申请成为户主,他又怎么可能同意我变更户主呢,我查阅了相关法律,也咨询了其他地方户政人员,均明确,我是房屋所有权人,只要能提供房屋所有权证等相关资料,可以直接申请变更为户主,无需原户主同意。

户政管理制度应该都一样吧,恳请领导查明。

红网编辑回复(2019/2/19 16:59:31):

“菜根谭”网友: 

您好!您在《问政湖南》反映的“咨询浏阳市房屋户主变更问题”的帖文已收悉,现将有关情况回复如下: 根据《湖南省常住户口登记管理办法》(湘政办发〔2016〕12号)第七条规定: 符合当地落户条件,并依法拥有私有房屋所有权或房管部门直管住房等公有住房使用权,与家庭成员共同居住或单身居住在该房屋的公民,可在该房屋所在地址立为家庭户。家庭户户主一般由户内拥有该住房所有权或使用权的人,或者其指定的户成员担任。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一般不能担任户主。 因此您父亲可以担任户主,在已确定户主的情况下申请变更户主须原户主提出书面申请才能变更户主。 

感谢您对我们工作的关心与支持。 

浏阳市公安局

2019年2月19日


留言时间:2019/2/17 19:37:24
我要评论  支持 [0]   反对 [0]  
滔滔海水:安仁县城关派出所办案民警办案不公,纵容黑恶势力
17 楼

我叫罗湘徕,现年66岁,安仁县安平镇人,系安仁县学苑名邸项目施工方现场管理人员,于2018年7月25日上午被罗成奇纠集同伙十余人二次殴打致轻伤二级。但事后,打人凶手罗成奇等人至今仍逍遥法外。为此我特向上级部门呈递民情,望上级部门依法严惩罗成奇黑恶势力及其背后保护伞,还我一个公道!

一、事情经过

2018年7月,我方在承包施工安仁县成虎商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的安仁县学苑名邸项目时,安仁县成虎商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恶意拖欠我施工方农民工工资及工程款近3000万元,导致工地于2018年7月9日被迫停工。同年7月25日上午8:10时,因工地停工多日,我对工地用水用电设施实行安全检查时,为安全起见,对工程专用电进行关停处理。

8:25时许,开发商罗成虎之弟罗成奇以我工地停电,影响其生活及办公用电为由,来到工地对我拳打脚踢,将我打倒在地,并持砖头、木棒对我进行殴打,将我打伤。随后,罗成奇等人持钢管等器械至成虎电商院内将我停放在该院内的私人轿车砸毁。我被打伤后,在工地休息。

9:08时许,罗成奇又带领十余名社会闲杂人员来到工地,对我进行辱骂,并扬言要打死我。罗成奇随行人员抱住我,然后由罗成奇数次上前举木凳对我腹部、胸部等部位进行砸打。打完我后,罗成奇余怒未消,又持一18磅的铁锤,将施工工地的围墙和大门砸毁。后经我女儿罗桂芳报警,警察赶到现场后,罗成奇才不得不停止行凶。罗成奇等人对我进行殴打,造成我第五、六肋骨骨折并肺挫伤,后经中南大学湘雅附二医院司法鉴定中心及湖南省人民医院司法鉴定中心两次司法鉴定,均构成轻伤二级。(有视频、照片、文字材料为证)

二、打人凶手逍遥法外,办案民警办案不公。

在派出所处理过程中,罗成奇不但拒绝向我赔礼道歉、赔偿损失;还到处炫耀,扬言对我进行威胁,气焰十分嚣张,给我和家人的身心造成极大的恐慌和伤害。

事发后,我要求安仁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严惩打人凶手罗成奇及其同伙。然而,安仁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的办案人员周俊鹏处处刁难我这个受害者,包庇袒护罗成奇,有意为罗成奇开脱罪责。

(1)办案民警取证不公。

案发后,安仁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的办案民警周俊鹏在调查取证时,不采纳我的真实意思表达,而对凶手一方偏听偏信。例如周俊鹏在录口供时,一直认定该案件为互殴行为,而对我被罗成奇等人二次围殴的事实只字不提。

另外,案发时有民工在一旁围观。然而,周俊鹏在调查取证过程中,只对与罗成奇有利益关系的证人证言进行了收集,而对围观工人的证言自始至终没有依法取证。

(2)办案民警对双方当事人申请做第二次伤情司法鉴定的态度截然不同。

周俊鹏在对我及罗成奇的伤情鉴定过程中也是厚此薄彼,故意偏袒罗成奇。2018年7月29日,我的伤情经郴州市永乐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为轻微伤。同年8月13日进行复诊时,诊断我右侧第5、6肋骨骨折。

随后,我向城关派出所申请重新鉴定,但周俊鹏却以理由不充分为由,拒绝对我的伤情作重新鉴定,同时还对我致伤的原因妄加猜测,毫无根据的指责我的伤可能是其他地方摔伤的,并称:“这个伤情鉴定不是你想鉴定就鉴定的,我们不会开具伤情鉴定委托书”,后经多方努力,我才获得第二次伤情鉴定的许可。而当罗成奇申请第二次伤情鉴定时,周俊鹏当即表态同意开具伤情鉴定委托书,并称这是罗成奇的权利,周俊鹏对待双方当事人截然不同的态度,实在令人咂舌!(有音频为证)

(3)办案民警对罗成奇刑拘前体检放水,并拒绝我的合理诉求。

2018年12月13日,派出所告知我的鉴定结果为轻伤二级,并通知我12月17日前往派出所处理此案。罗成奇得知后,于12月15日假借身体不舒服,到安仁县人民医院去住院。12月17日,城关派出所欲对罗成奇刑事拘留,并将罗成奇传唤至城关派出所问话、体检。在体检期间,罗成奇多次借故打电话或上厕所偏离民警视线,而派出所办案民警竟然对罗成奇的行动不依法予以控制。当护士对罗成奇血压异常过高提出疑惑,并建议罗成奇休息半小时再测量血压以获得准确数据时,周俊鹏与罗成奇却予以回绝,以致罗成奇以高血压为由,

成功的获得取保候审。(注:当时罗成奇测量出来的血压用护士的原话就是:罗成奇的高血压高到血管可以随时爆裂)

罗成奇今年45岁,身强力壮,长期在工地从事体力劳动,自己也曾经做过赤脚医生,有一定医学常识,自己有这么高的血压还长期从事体力劳动,明显不符合常理。当天,我和家人要求周俊鹏对罗成奇进行第二次重新体检,但周俊鹏却一再搪塞。我女儿罗桂芳打电话要求周俊鹏调取罗成奇的住院病历,周俊鹏却以已经下班为借口不予理睬。次日,罗桂芳再次到派出所找主管领导申请,派出所才同意去医院调取罗成奇在2018年15日至16日期间的住院病历,住院病历显示罗成奇的血压符合刑事拘留的条件。面对重重疑惑,周俊鹏却仍然拒绝对罗成奇重新体检收押。我向周俊鹏一再申诉,要求纠正其错误做法,周俊鹏不予采纳。

三、几个疑问

(1)为什么周俊鹏对我提出被罗成奇等人二次围殴的事实不予采纳?

(2)为什么不对围观工人进行调查取证?

(3)为什么对我重新申请伤情司法鉴定的诉求不予支持,而对罗成奇重新申请伤情司法鉴定的诉求却予以支持?

(4)面对罗成奇血压异常过高的重重疑惑,我提出对罗成奇重新进行拘留前体检的合理诉求,为什么周俊鹏却一再拒绝?

四、我的诉求

(1)重新依法取证,认真调查事实的发生经过,还事实真相。

(2)强烈要求有关部门对办案民警进行调查。

周俊鹏作为一线民警,直接面对当事人,对于当事人来说就代表着权威,理应秉公执法,如果周俊鹏在办案过程中偏袒其中一方,就会给另一方当事人造成极大的困难,因此希望上级部门严格对周俊鹏进行调查,一是调查周俊鹏与罗成奇之间是否有不正常的往来行为,二是对周俊鹏的办案水平进行重新认真评估。

(3)公安机关对该案定性错误,有意对罗成奇等人的多次殴打、损毁财物行为定性为故意伤害罪这一轻罪名,而不是寻衅滋事罪。

罗成奇等人在公共场所无故对我进行二次殴打,砸毁我公司合法财物,严重挑衅社会秩序,情节严重,其行为已依法构成寻衅滋事罪,而非故意伤害罪。当两罪竞合时,处理的原则是“择一重罪处罚”,故犯罪嫌疑人罗成奇等人的行为也应当定较重的寻衅滋事罪,而非较轻的故意伤害罪。

(3)犯罪嫌疑人罗成奇应立即刑事拘留,其取保候审理由完全是弄虚作假的结果,对其体检过程应阳光执法,我请求全程参与。

红网编辑回复(2019/1/24 17:43:53):

尊敬的网友:

一、当事人罗湘徕投诉安仁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执法办案不公问题,现答复如下。

(一)此案为承包商之间,罗湘徕及罗成奇因停电纠纷引发的打架斗殴案件,没有涉黑涉恶势力参与。

(二)案件发生后,当事人报警,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值班组带班副所长周俊鹏等人,及时赶到现场处警,按程序受理案件并进行了调查处理。没有存在不作为与执法不公问题。

(三)因案件当事人罗湘徕伤势问题,案件立为故意伤害刑事案件侦查,对涉案人罗成奇采取了刑事强制措施,并依程序侦查终结把案件移转县检察院,目前此案已经进入起诉阶段。

二、详细基本案情如下

2018年7月25日,因经济纠纷罗湘徕关闭工地的电(罗湘徕与开发商罗成虎有经济纠纷,罗成虎是开发商,罗湘徕是承建商),当时正在工地做事的罗成奇(罗成虎的弟弟)发现电被关闭,就向工地的监理员了解情况,了解情况之后发现是罗湘徕关闭了电源,于是罗成奇就找到罗湘徕理论,在理论与争执的过程中发生打架。在吵架的过程中罗湘徕用脚踢了一下罗成奇的腹部,并在地上捡了石头朝罗成奇砸去,当时罗成奇的头部就受伤流血,罗成奇见此情况后当场就发飙,于是就用拳头朝罗湘徕的腹部右侧打了几拳,接着双方扭打在一起,这时被周围的群众看见就上前拉开;被群众拉开之后双方还是互不服输都在工地捡来木根、板凳之类的东西准备再次打架,但是被周围的人拉开没有打起来;此时罗成奇就在工地捡了一根木棍将罗湘徕停放在旁边的轿车(黑色,雷克萨斯牌,车牌号为:湘le0085)引擎盖砸了一下,后来双方再一次准备打架但是被周围的人拉开,后罗成奇拿了一把铁锤将工地上的围墙砸了一个缺口。2018年7月26日安仁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以殴打他人受理行政案件并当天对罗成奇、罗湘徕双方开具伤势鉴定委托书,因双方都在医院治疗所以暂未对双方进行处理。2018年7月29日经郴州市永乐司法鉴定所鉴定:罗湘徕的伤势为:罗湘徕右面部等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右侧第6肋骨骨折,损伤程度为轻微伤;2018年7月30日经郴州市永乐司法鉴定所鉴定罗成奇的伤势为:罗成奇右眼部、右颧弓部等多处软组织挫伤,损伤程度为轻微伤。2018年7月30日之后罗成奇和罗湘徕双方都出院了,因双方都是轻微伤而且双方在自愿调解的情况下2018年08月12日安仁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民警组织双方到城关派出所进行调解,后因为双方意见相差很大调解未成功。2018年8月13日罗湘徕再次在安仁县人民医院重新检查,检查结果为:右侧第5、6肋骨骨折,伴有部分骨痂形成,为此罗湘徕对郴州市永乐司法鉴定所的鉴定结果不服,提出重新鉴定,2018年8月15日安仁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开具了对罗湘徕的伤势重新鉴定的委托书。2018年8月23日湖南湘雅二医院受理了罗湘徕伤势的重新鉴定,2018年9月11日经湘雅二医院司法鉴定中心鉴定罗湘徕的伤势为:被鉴定人罗湘徕右侧第5、6肋骨骨折,评定为轻伤二级。因罗湘徕的伤势第一次与第二次的鉴定结果不一样,第一次1根肋骨骨折第二次为2根其伤势结果直接影响案件的性质,为查清原因经过调查医院医生以及其他方面的取证2018年10月6日安仁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以故意伤害对此案立案侦查。立案之后因为罗成奇对罗湘徕在湘雅二医院司法鉴定中心的伤势鉴定结果不服提出对罗湘徕的伤势再次重新鉴定,考虑到此原因结合做第三次鉴定也需要罗成奇到现场所以暂未对罗成奇采取强制措施。

2018年10月19日安仁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开具了对罗湘徕伤势的第三次鉴定的委托书。2018年11月30日经湖南省人民医院司法鉴定中心鉴定罗湘徕的伤势为:被鉴定人罗湘徕外伤致右侧第5、6肋骨骨折,评定为轻伤二级。2018年12月10日湖南省人民医院司法鉴定中心将该鉴定意见书邮寄到安仁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收到罗湘徕的第三次伤势鉴定意见书之后,安仁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的民警电话通知罗成奇到案接受处理2018年12月17日犯罪嫌疑人罗成奇自行来到安仁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并被我局依法刑事拘留;2018年12月19日因嫌疑人严重高血压疾病被取保候审,取保方式为人保,保证人张细玉。2019年1月3日已经移送到安仁县人民检察院起诉。

安仁县公安局

2019年1月24日

留言时间:2019/1/22 23:43:18
我要评论  支持 [6]   反对 [0]  
打虎英雄武二郎:株洲公安局克扣厨工薪酬,三法院坚持枉法裁判
16 楼

株洲公安局克扣厨工薪酬  湖南三法院坚持枉法裁判

我名齐国安现年66岁,小学文化,住株洲芦淞区杨柳二村102号,是株洲市公安局拘留所退休的炊事员。

我是从1984年起担任市局拘留所的炊事员,工作29年多,2012年8月退休。从1998年起至我退休时,单位只为我交了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其他权益被单位克扣; 从2008年后至2011年,市公安局违反《劳动法》的规定,没有与我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 29年来,没有给我付双休日、节假日工资及加班费; 在无数次与市局及拘留所申请、报告,协商无果后,只好向株洲天元区法院呈起诉状; 要求支付补偿共计187574元。

以上诉求支付补偿全额18万多元; 天元区法院采信了市公安局的辩词:其一、认为我申请劳动仲裁的时间已超过1年; 其二、市局已与我已达成协议; 市局已履行各项义务; 齐国安的诉讼是不遵守承诺。结果天元区法院判决驳回齐国安的全部诉讼请求; 株洲市中院判决维持原判;湖南省高院裁定驳回再审申请。

我齐国安是株洲市公安局拘留所的炊事员,是个半文盲全法盲;与天天时时从事法律工作的公安局法院讲法论理,我不够格。我只是讲以下几个事实,说明株洲市公安局辫解及三级法院的裁判均不合情理。

株洲市公安局辩称:齐国安申请劳动仲裁的期间已超过一年。

齐国安在这个期间,已多次向市局及市局拘留所的领导若干次提出了诉求;

“2012年8月,原告……申请仲裁。”2014年8月20日,是齐国安第二次申请仲裁。(见一审判书第7页)

2014株天法民一初字第1082号民事判决书虽适用了《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27条第一款及第四款;但却违背了该条第四款之本意。齐国安与株洲市公安局的劳动争议是在“劳动关系存续期间……发生争议的……申请仲裁不受本条第一款规定的仲裁时效期间的限制……”

1、株洲市公安局与齐国安签订《劳动合同书》是2011年1月1日,合同到期是2012年12月13日,原告申请劳动仲裁是2012年8月;(见一审判决书第7页第1一2行)是双方劳动关系存续期间,并未过期。

2、因齐国安若干次申请,市局拘留所才于2011年1月1日与齐国安签订《劳动合同书》;此前并未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因而从2008年《劳动合同法》实施起至2011年底,株洲市公安局应依法双倍支付齐国安的薪酬。

3、2011年10月3日,株洲市公安局与齐国安就《息诉罢访协议书》进行协商;该协议书第3条,补交乙方“三金”缺额部分和余下三年的“三金”;第4条,甲方一次性给予乙方一次性困难补助5万元。

对于这二条,市局与齐国安产生了认识上的分岐:市局认为第4条包括第3条的补交“三金”和余下三年的“三金”;齐国安认为第4条的困难补助5万元;并不含第三条单位应及时交的“三金”。

再者,该《息诉罢访协议书》因有争议,株洲市公安局未签字也未盖章,故始终无效。

4、2011年10月3日,齐国安在《承诺书》签字的说明:

因株洲市公安局答应补交“三金”缺额;并补交余下“三金”;并给予困难补助5万元;齐国安按市局要求在一页空白纸上签下名字;齐国安三个字以外的《承诺书》三字等内容都是后来加工制作的。

5、对领条的说明:齐国安2012年5月4日手写一领条是实;领到的是救济款;不是困难补助。

6、2011年10月3日的《息诉罢访协议书》是株洲市公安局制作的,且该局已将该文件作为诉讼证据,总不至于是用来行骗的;因此,株洲市公安局应将承诺的“一次性给予乙方(齐国安)困难补助5万元”兑现。

我齐国安为株洲市公安局干了29年多炊事员,退休金仅1800元;没有办法才向法院起诉。我现在已是老年残疾人,弱势群体中的弱者;市局还请了二名律师,联合三级法院对付我;找了条理由判我败诉,驳回我的全部诉求;其理由是:超过了一年的仲裁期限;在这一年的期限内,我无数次找单位协商;二次申请劳动仲裁(见一审判决书第7页)还在2013年1月10日找人大内司委上访过。

因此,我呼呼上级领导,责令株洲市天元区法院尽快再审而依法改判,则免除上访之费用及辛劳; 本人及全家不胜感激。

齐国安 2019.1.7.

电话:182*****821

红网编辑回复(2019/1/14 10:02:36):

网友:

您好,您反映的情况我院已知悉。据了解,齐某某诉株洲市公安局劳动争议一案,现一审、二审均已结案,省高院裁定驳回再审申请,相关审判程序已完毕。如对该案审理有异议可依法申请法律监督。 

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9年1月10日


留言时间:2019/1/3 22:47:32
我要评论  支持 [0]   反对 [0]  
问政网友1533076556:控诉公安局对慈利县金岩乡南坪村打人事件胡乱判案
15 楼

尊敬的厅长,您好!

现就张家界市、慈利县两级公安局有法不依,使老百姓的合法权益无法得到保障,且多次多处申诉无果。希望上级单位能主持正义,纠正下级单位胡乱办案的作风。

事件地点:湖南省张家界市慈利金岩乡南坪村九组

事件时间:2018年4月7日

违法人员:朱立明、朱月红

受害人员:朱珍群

事件经过:2018年4月7日10时, 朱珍群(70岁)与妻子申秀玉(66岁)俩人在自家农田务农,朱月红(系朱立明的姐姐)假借前期田地纠纷,上前来寻衅滋事、吵闹辱骂。随后朱立明(系朱月红的弟弟),手持大铁铲,跑到朱珍群身边,用铁铲对老人头部、背部等致命部位猛打,致朱珍群头破血流,由于老人被打伤势过重,当地金岩乡卫生院无法收治,后送往张家界市人民医院进行救治。朱立明行凶全过程后经金岩乡派出所调查证实。经慈利县公安局对朱珍群头部、背部的伤情鉴定为“轻微伤两处”。

2018年4月7日,朱立明在行凶打人后的当天下午,为进一步发泄私愤,肆无忌惮毁坏老人土地上种植的红心猕猴桃树80多棵后,若无其事返回阳和中学继续上课教书。(2017年5月,朱立明也曾假借前期田地纠纷,驾车回家,毁坏朱珍群土地上种植的红心猕猴桃树40多棵)。毁坏农田作物事件已由南坪村村委书记朱某中,村长朱某令书面材料证实。

说明:关于田地纠纷,已于2016年3月31日,朱立明本人、村委会、乡政府相关人员在《慈利县金岩乡南坪村有关田的纠纷调解协仪书》(南坪村(2016)调解(001)号)文件上签字确认,田地划归朱珍群所有,只是签字后朱立明想持强占为己有,单方面反悔协议)。

慈利县公安局处理:2018年4月19日,慈利县公安局出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慈公(金)决字[2018]第0714号),说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十九条第(四)项,第四十三条,对朱立明拘留5天,罚款200元。处罚措施明显存在有法不依,执法不严,知法违法的现象。理由如下

第一、朱立明暴力殴打老人以后,根本没有任何自守悔过的表现,没有任何从轻处罚的证据,为什么会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十九条第(四)项,从轻处罚。这一点在后来的《张家界市公安局行政复议决定书》也予以否认;

第二、处罚文书上所用的证人朱立雄为已死亡2年多的死人。死人何来证人证言?派出所在录取证人证言时,1、须查看证人身份证信息;2、有对证人姓名的询问,及证人的回答;3、完成笔录后,有证人的签名,及办案人员的核实。怎么可能会将证人姓名用死人替代呢?

受害方于2018年4月17日,将以上朱立明暴力殴打留守老人事件通过红网等网络平台上发布以后,慈利县公安局于5月17号(30天的时间才回复),在红网上回复:2018年4月7日10时许,阳和中学教师朱某明在金岩乡南坪村与金岩乡南坪村村民朱珍群因土地纠纷,双方发生打架,导致朱珍群头部和腰部受伤……

在此必须问一下:“双方发生打架”是怎么打的?朱珍群老人现年70岁,朱立明约43岁;朱珍群手无寸铁,朱立明手拿大铁铲;朱珍群经慈利县公安局伤情鉴定为头部、背部轻微伤两处,朱立明毫发无损;打人后,朱珍群在张家界市人民医院治疗1个多月,朱立明依然在阳和中学的讲台上教书育人,逍遥法外。慈利县公安局作为官方回复,是不是可以不经调查证实,是非不分,信口雌黄,忽悠老百姓?

鉴于以上慈利县公安局有法不依,执法不严,胡乱办案,受害人朱珍群极度不服,于2018年5月2日向张家界市公安局提出行政复议,在受害人无数次的跟进询问下,张家界市公安局于2018年6月25日(50天的时间间隔才回复)出具《张家界市公安局行政复议决定书》(张公复决字【2018】005号)

张家界市公安局行政复议:在此行政复议决定书中,慈利县公安局作为复议的被申请人,明确写道:

1、2018年4月7日10时许,朱立明与朱珍群(69岁)因土地纠纷,在慈利县金岩乡南坪村的大田里(小地名)双方发生争执,争执的过程中朱立明手中拿一把铲子将朱珍群打伤,以上违法事实有违法行为人朱立明陈述和申辩,被侵害人朱珍群陈述,朱立峰、申秀玉等证人证言,

2、本案对朱立明的处罚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规定。

本机关(张家界市公安局)决定如下:维持慈利县公安局作出的慈公(金)决字【2018】第0714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

从《张界市公安局行政复决定书》的内容可以看出:

第一、作为被申请人慈利县公安局承认了用死人姓名“朱立雄”作为证人的错误做法,并改为“朱立峰”;

第二、作为被申请人慈利县公安局主动删除了判决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十九条第(四)项”,说明先前出具的《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中所写依据“第十九条第(四)项”纯属子虚乌有,随意捏造。

第三、作为被申请人慈利县公安局承认处罚依据只是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

那么第四十三条全文内容如下:殴打他人的,或者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并处二百无以上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并处五百元以上一千元以下罚款:

(一)结伙殴打,伤害他人的;

(二)殴打伤害残疾人、孕妇、不满十四周岁的人或者六十周岁以上的人

(三)多次殴打、伤害他人或者一次殴打、伤害多人的。

朱珍群老人现年70岁,完全符合第四十三条(二)的条款内容,处罚的内容为什么不按相关规定执行,随意妄为。

在案件清晰、法律明确的情况下,下级单位慈利县公安局明显存在判案错误的情况下,上级单位张家界市公安为什么还要维持原判,承认错误的判案过程,却不承认错误的判案结果,是官官相卫作遂,还是存在黑暗内幕。

张家界市、慈利县公安局作为国家执法单位,有法不依、胡乱判案,政府公信力何在?“法制社会”在执法单位是否只是一句口号。

在此本人要求严格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对违法人朱立明进行处罚,更正原慈利县公安局出具的《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慈公(金)决字[2018]第0714号)错误判决及文书错误。

(因为以上事件,受害方已向慈利县公安局、监察委、县政府、民政局,张家界市公安局、市政府等多部门反馈,来回跑路无数,已精疲力尽,至今都没有明确的结果,希望上级单位能彻查此事,还百姓一份公正,还法律一份清正。)

举报人:朱高斌

日期2018.8.1

红网编辑回复(2018/8/28 10:48:00):

网友: 

您好,接到市办转交,我办立即对该贴进行了转交。慈利县公安局反馈信息称,您所反映的问题将由市公安局法制总队进行回应。 

慈利县网信办

2018年8月28日


留言时间:2018/8/1 7:04:39
我要评论  支持 [0]   反对 [0]  
首页 上翻 [1] [2] [3] [4] 下翻 尾页
创建时间:2010年10月17日
留言数:506 回复:19 关注:1315655
 问政状态: 暂未认领
 留言认领单位 申请认领 注册  
 公告
暂无公告更新
  最热留言
 问政湖南48小时关注热点  
 
 
×

登录红网通行证

点击登录 注册红网账号 《问政湖南》栏目管理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