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常德市 > 西洞庭管理区 党委书记 王启武 留言
王启武
简介:

  王启武,男,汉族,湖南省常德市鼎城区人。 1972年05月出生,1995年07月参加工作,1994年0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现任常德市西洞庭管理区党委书记 。

  1991.09-1995.06 湖南师范大学化学教育专业学生;1995.06-1997.09 汉寿县聂家桥乡政府干部;1997.09-1999.01 汉寿县岩嘴乡党委副书记;1999.01-2001.01 汉寿县毓德铺镇党…[详细介绍]

快速查看: [所有]   [已回复]   [未回复]
 
首页 上翻 [1] [2] [3] 下翻 尾页
快速留言>> 
老农垦:希望西洞庭管理区重视残疾人就业问题
12 楼
  依法按比例安排残疾人就业、征收残疾人就业基金,是扶贫、落实残疾人有关政策重大民生问题。各地都已经贯执行实多年了,西洞庭管理区党委要髙度重视这个重大的民心丶民生工作丶不能交白卷丶在全市留下空白丶希望残疾人保障法在区里贯彻落实好丶给人民一个满意答卷丶谢谢丶希市政府重视这项工作丶纳入议亊曰程丶让群众满意。
留言时间:2017/5/18 11:57:01
我要评论  支持 [0]   反对 [0]  
时刻网友_桥:20年没回西洞庭,我家的档案还在吗
11 楼
  我们是8几年从石门搬到西洞庭的,在那里有家,当时97年左右欠了一些国家的上交款,导致父母不和,经常闹矛盾,最后各自走了,爷爷接走我以后,就再也没回西洞庭了,一晃20年过去了,我想问我还能找到我家的档案吗在西洞庭,还有房子那些东西政府怎么处理的了。
留言时间:2017/4/11 22:40:21
我要评论  支持 [2]   反对 [0]  
时刻网友_吴福庭:请常德市有关领导帮一帮老兵的爱人
10 楼
  吴福庭1949年12月参军,1955到西洞庭农场1976年打断手到现在政府没有办残疾证也没有想受,2016年吴福庭爱人卢怀妹中风偏瘫二年政府不问不理,希望政府帮一帮老兵的爱人。
留言时间:2017/3/14 11:49:41
我要评论  支持 [0]   反对 [0]  
憨厚的男人:关于《岳常高速》拆迁征地补偿事宜
9 楼

  诉  求  人:任建峰       性别:男        民族:汉                身 份 证号:4307031978103*****         电话:13590257707

  户籍所在地:湖南省常德市鼎城区祝丰镇团结村8村民组

  诉      求:按国家相关文件补偿拆迁征地差价

  事实与理由:

  2009年8月份当地村、镇政府拿一份2007年的拆迁文件多次诱骗我家在拆迁协议上签字。我家房子建房证上是174㎡,当地政府贴外墙测量是158㎡,2005年精装修后结婚用的新房,房前打了一块大约10cm厚、70㎡的水泥平,水泥平周围是一块约1.5亩的菜园地和桔园地。现在当地政府按他们的算法、房子不足五万元的补五万元,加上房子的精装修及周围的一切一共补偿七万八千元左右。旱地当地政府按三千元/亩、再加上九百元/亩的青苗补偿。我家旱地共十二亩,当地政府共补偿四万元左右。房子加旱地、当地政府共补偿一十一万八千元左右、一切买断。在这年代面对他们组织的强势我毫无选择,没文件也不知具体的补偿方式、对拆迁了解时间也很短,唯一有的就是对未来生存感到一阵阵的渺茫。

  2009年8月26日我家房子在没有合法手续及资质的人员下、违法拆迁。后来,经了解国家对《岳常高速》拆迁2008年已经出台相关文件,湘政办函〖2008〗159号和常政办函〖2008〗109号文件,面对这迟知道的文件和国家的关爱,当地政府连拆迁尾数都没给拆迁户,更别说对拆迁户以后的安置和生存考虑呢,这完全与党的忠旨背道而驰。为了建房我倾其所有、债台高筑,一个人在沿海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面对现在的高医疗、高生活成本一个正常人都快奔溃了。我不想上“梁山”只想做一个遵纪守法的公民和自己的父母、妻子、儿女过着团圆的生活,上孝敬父母、下教育儿女、中间做过有责任的丈夫,盼为民着想的清官、好官解决我家的问题。

  诉 求 人:任建峰

  2016年6月13日

留言时间:2016/6/13 18:47:51
我要评论  支持 [8]   反对 [0]  
陆风:常德西洞庭:教育攻坚全是建筑攻坚 教育局长尽是祸害教育
8 楼

  西洞庭的三大教育攻坚工程正如火如荼展开,政策终于落地了。本来早就要完成了的任务,区里一直拖了两年,已经是全市三年教育攻坚的最后一家了。这两年正是西洞庭的多事之秋,最后能启动着近两千万的教育攻坚项目已然很不错了,但一攻坚就是形象工程,又让很多人不爽。

  这不爽中包括我们的教育局长吴力广同志,这段时间他心情很不好,上班脸拉着很长,除了他添了个孙女而不是孙子让他不高兴之外,这几个原属于他的工程,有两个已经移交给了一中的校长,他只能望着。他不能再踏进一中了,实在因为这两年兼一中校长让很多人对他不满,甚至有年轻老师直接指斥他的不是,让他很没面子。他有火,可没有桌子给他拍了。

  现在的工程之一是把一中的旧食堂改造为会议室,这个想法好像是上半年提出的,当时就遭学校老师的反对,钱都发不下来还搞会议室(原本有个300多座位的阶梯会议室),闹得很不愉快,当场口角冲突起来了,管教育的区领导李国良都控制不住场面而临阵脱逃了。 另一个工程是改造一中的科技楼,这只是改改外观,搞外装修,完全是面子工程,好看而已。这几个工程都是吴局设计的,最后却旁落他人之手,岂有不恨之心。从一中赶回局里就没见他高兴一回了。

  而此时听说一中工资发放都有问题,学校教学质量也在滑坡,人心不振,上半年准备调区里其他领导到一中去都不敢接招。西洞庭教育问题的矛头很多都指向了吴力广,用一中老师们的话说他在一中两年就是吃里扒外把学校搞空了,而现在新提拔的一个女副校长,有多了很多闲话,用一些领导的话说怪事连连,邪气重重。

  政府要政绩建建房子也无所谓,但西洞庭现在的教育问题,教育攻坚绝不是建房子的能掩盖的,恰恰是引发人们议论的由头。西洞庭的教育以前一直都是我们的亮点,在周边都是有影响力的,大家都想把学校办好,对领导的期望很高。但我们的一些领导短视麻木,或者刚愎自用心里没有办法,只关心自己的权威。在我喝茶的时候,我看到他的阴郁的脸,我看到了失望。

  为了行文简单,分点写吧!鄙人智短才疏。

  1.据我的观察,吴局工作中心不是教育而是跳舞,人称“跳舞局长”,不是他自己跳舞,而是热衷于搞歌舞比赛,拿奖牌,给领导长脸。学校要进人,先满足他跳舞的需求,小学老师专职的语文数学很少进,小学英语没起步,外语现在还开不起课。那些音乐舞蹈的却进了一大批,用这些专业生可怜的文化教学生,离专业太远了。老师一跳舞,学生就放牛,导致近些整体生源差。而稍有姿色的老师就收进了教育局专职伺候领导,教育局就成了一个花瓶中心,成为领导摸大腿的地方,为领导畜养儿媳妇的地方,或者更有甚者。而他借由这些领导维护自己的官场关系。在中心完小还专门设了一个歌舞厅,周末就有一批人专门“以舞会友”。

  2.他担任局长期间安排了包括他妻儿、亲戚朋友进入小学,听到风声又给撤回来(其妻原来是中心完小会计,有其他领导安排妻女到自己单位被举报后,他让其妻回家了),其子吴子贱当年(08年吧)赋闲在家,后“竞聘”上岗,明目张胆地操纵招聘,而后又在学校一天班都没上,就借调到祝丰镇任副镇长,现又借调到市规划局。他一贯在局里也好学校也好强调自己正直不搞关系,不拿单位的加班费,份子钱,他何能让其子有如此路径,其子有何德何能一借调再借调?

  3.其钱何来?以前是看不出有什么大来头,搞个什么活动捞点那是他的功劳。小学里搞个小建设,完小也搞了几回大建设,那都是隔山打牛,老婆做账,谁知道。下面的校长说要搞点文化建设,搞个项目,你来我往那都是小事。从一中兼校长两年就有不同了,去的时候是信心百倍,说别人都搞不好,就他能。说是要抓校风抓质量,一去就是搞工程。先是小打小闹,头一回是把学校进门口的大路修成一条柏油路,划上黄色标线,显示其节省开支,成本不高。那样子被一中老师戏谑成“末日大道”,极像公交终点站。后来又把学校没硬化的坪地全部硬化,好像中间还出了质量问题,要一位副校长上台作检讨,后来当然也就不了了之了。其后胆子可能大起来了,没事找事做,搞出一个“奇葩”工程,把学校里的两个水池(荷花池)建成鱼池,说是要为学校年终发福利养鱼。花上一大把钱把水池周围及底部用水泥固话并加上不锈钢围栏,还派一个后勤主管天天养鱼,结果当然是花了大钱买的是自家养的大小不一品类繁多的饲料鱼。而今还不到一年又把其中一个鱼池填起来送给区政府建公租房,这引起了学校老师的极度不满,话说是他讨好领导搞政绩,学校住不了几个人,给机关行了个好处,给政府节约一大笔钱,坏自家风水,“吃里扒外”也就说上来了。

  4.另一件就是他一进学校大门就把学校商店大开,原来学生一周才有半天可以用餐卡买零食,变成而今全天都可以打卡消费,有学生家长举报和老师反映,学校有2/3的学生消费进入了商店,而食堂就餐人数大量减少,学生生活质量下降,家长敢怒不敢言。而商店收入当然没人管,不入学校财务,食堂要求零利润,这收入到哪里去了呢?这其中还有一个楚康以外的商店曾经开在学校培训楼下面,因为是买学校的房子曾允许他开个窗户可以向学生出售商品,后来说是那里生意不好做,和学校吵架说划不来,几来几去,他上任没几天就把他给请到学校里面了,和楚康挨着一起做生意,这种事谁都知道“请神容易送神难”,后来可能形势不对,又把人真给请出去,一进一出大概送了60万,谁知道怎么达成协议的?是双簧都说不好。但这个头开了以后又来了一个粉馆进来,除了卖米粉,现在还搞起了麻辣烫,不知家长看到作何感想?老师又做何想?把学校卖了还替他数钱。

  5.他在教育系统一直是搞一言堂,这个也不符政策,那也不符规则,什么都他拍板才好。中间也干出一些蠢事,去年要搞初中尖子生培优,他要每个学生交5000元的押金,说是怕学生高中会跑其他学校去,明明是不合法也不和规,结果家长意见一大堆,直接找到局里来了,还导致一些尖子生中途就想跑。学校的资料一教一辅谁都不能动,这个谁都不能插手,自己确弄出好多默认的。听一中反映他们图书馆还堆着几十万的书没发下去,尽是没用的,把教辅资料当教材法,不知他不懂法呢,还是以为自己一手遮天,这些征订单如今也是他一人经手,别人插不进去,就他说的“我是在保护你们,不要犯错误”。

  6.一中新换的分管初中部的女副校长到现在都是议题,还有人告状诉冤。上任两个月了学校连一次全校大会都不敢开,怕人闹场合,只是天天到学校转转到处亮亮相,这位提拔的副校长是80后的一个女老师,学历据说是他们这个年纪里最低的一个,也没什么特殊的能力和影响力,在吴局到一中人校长后才提拔做了个年纪组长(两年都不到),而这越级提拔让那些多年中层的,有经验,有影响力的人很不爽,他们的政教处都有几个星期因为这事罢工了,初中教务处主任也是个多月不上班,学校也是风言风语,他为什么提拔她,为钱?为色?不管怎么说如此强奸民意,使学校里大家看到如此龌龊之事,寒了多少人的心。让大家默认这种关系,人家还奋斗什么,多年的中层成绩比她优秀,也同样年轻的要人家怎么想,学校工作往后怎么开展?那些人连竞争的资格都没有,却提前授意给她拉票,暗中操控民意选举,带着她到处找区里的领导,还让人人都知道,不知他哪来的勇气,如何舍得他的老脸。有必要的话,何不把她也招到局里来养养眼呢?坏风气者,其无后乎?

  7.还是回到如今的几大工程,教育投入号称2000万,全放到建筑工程上,学校所欠的350万成立老师们热衷讨论的问题,30多万的利息,不闻不问,有人怀疑是其送给银行的一笔业务,而学校默默的为他的慷慨在卖命,而他每每说学校不差钱。

  下面学校一大堆问题,不解决问题还制造问题,说他祸害教育一点都不为过。本非我事,泛论一番,实为大家增长见闻,为小说家添一小料耳,也为他即将回家喝茶而添一茶食也。

留言时间:2015/12/25 8:53:19
我要评论  支持 [32]   反对 [1]  
首页 上翻 [1] [2] [3] 下翻 尾页

      为了能在问政湖南进行正常的投诉和互动,请先 ,没有注册的请先
     小贴士:
      红网《问政湖南》栏目提醒您:
     1、所有内容,一经提交,均无法撤消或修改,请您慎重对待每一次发言;
     2、在必要时,您将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3、所有留言本站在未调查核实前,概不负责其真实性。
创建时间:2012年04月10日
留言数:12 回复:4 关注:924910
 问政状态: 暂未认领
 留言认领单位 申请认领 注册 登陆  
 公告
暂无公告更新
  最热留言   最新顶起   最多顶起
 问政湖南48小时关注热点  
 

扫一扫,关注红网《百姓呼声》官方微信!
 
登录问政湖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