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湘西 > 湘西州中级人民法院 院长 彭卫兵 留言
彭卫兵
简介:  彭卫兵,男,1967年1月生,汉族,湖南溆浦人,中共党员,在职研究生学历。现任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

[详细介绍]
快速查看: [所有]   [已回复]   [未回复]
 
首页 上翻 [1] [2] [3] 下翻 尾页
快速留言>> 
时刻网友_@平民百姓@:请求湘西州法院长主持公道,彰显法律的公平公正
12 楼

  尊敬的州法院领导:

  我是保靖县迁陵镇大月坡社区四组居民彭图云,1948年9月15出生。

  2016年7月我父亲彭司笔的养子王洪清,以所谓继承纠纷将我起诉到保靖县人民法院,民一庭合议庭于9月21日开庭审理该案。我提交了1988年3月11日由县人民政府发给我的保私房字第154号房屋所有权证和1999年9月13日由县房产局换发的房产证及相关资料。又提交了大量证据、证人、证言和俩位出庭作证的证人、证词,事实充分证明,我父亲彭司笔和继母陈氏生前分别修建了两栋木房屋的事实,即保私房字第154号系彭图云夫妇所有,而保私房字第157号系原告王洪清夫妇所有,继母陈氏也是一直知道和认可的事实。1988年3月11日办证到2015年元月继母去世,长达27年之久,继母从未提出任何异议。1995年7月,邻居建房时,挖到我屋的地界,继母不顾年老体弱舍近求远来叫我去处理,而不通知自己的亲生儿子王洪清(有1995年7月4日民调字第26号民事调解书为证)。

  保靖县人民法院一审合议庭在查明事实真相后,驳回了原告王洪清的诉讼请求。

  原告王洪清上诉州中级法院,州中院民一庭合议庭于12月29日开庭审理了该案,双方都没有提交新证据,合议庭将此案情上报主管民事庭的某副院长后,案件有了变化(某副院长同原告王洪清有姻亲关系,某副院长的岳母是王洪清的堂姐)。合议庭多次要我同原告王洪清调解,其目的就是要我给王洪清补钱。我父亲彭司笔生前修建了两栋木房屋,原告王洪清也分得一栋房子,我父亲1995年5月去世后,原告王洪清又把我父亲的承包地卖了6万元,我想继母健在可用于她平时生活开支之用,我分文未拿。而原告王洪清用这笔钱改建了二层半楼房,原告占了天大的便宜,凭什么理由反要我给他补钱,我不同意调解。二审合议庭就以彭司笔陈清莲夫妇,分别于1979年、1980年修建两栋木房屋,事实依据不足为由,发回保靖县法院重审。

  保靖法院民二庭合议庭于2017年5月16日开庭审理了该案,我又提交了新的证据,证明1980年原告王洪清是居民户口,其妻彭文香1980年还是复兴乡纯农业户口,彭文香的常住人口登记表,清楚的记载她是1984年10月1日因和彭司笔养子王洪清结婚后才迁入到迁陵镇社锋大队第四生产队成为该集体社员。1980年彭文香是不可能分配迁陵镇社锋大队第四生产队的宅基地。1980年只有彭司笔他当时是社锋大队四队队长,他才有权分到该集体的土地做宅基地。

  房屋所有权证载明原告王洪清的房屋是1980年修建,并非他在一、二审和重审过程中所讲的是他1983年所建的房屋。档案证据,是最有力的证据,证实原告王洪清及其3个人证言,所讲的都是假话、谎言,是欺骗法律;而我父亲彭司笔1980年修建的房屋赠送给王洪清,客观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我父亲彭司笔生前修建两栋房屋,分别给我和原告王洪清各人一栋房子,就是公平的对待自己亲生儿子与养子之间的关系。

  然而,保靖法院民二庭法官,不顾事实,这么一个被二审发回重审要求查明的事实,居然在重审判决书中,被掩盖隐瞒的一字不提,这种掩耳盗铃的方式,请问重审民二庭的法官,你们这是尊重证据和事实吗?1988年3月11日办证至今长时间达二十八年之久,合理、合法得的房产,理应受到法律保护,居然被重审法官判给原告王洪清25%份额,请问你们这种不公平的判决,是否违背了要让每个公民在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的宗旨呢?

  我不服重审判决,已上诉到州中级人民法院。

  尊敬的州法院领导,1988年3月11日由县人民政府颁发给我的保私房字第154号房产证,是我合理合法得到的财产,应受法律保护的,请求州法院领导为我一个平民百姓主持公道,彰显法律公平、正义,维护我合法权益。

  同时要求州中级法院主管民庭的某副院长回避本案。

  此敬

  保靖县迁陵镇大月坡社区四组居民

  彭图云 舒业平

  电话:1817438****

  2017年9月27日

留言时间:2017/10/10 18:42:53
我要评论  支持 [0]   反对 [0]  
时刻网友_龙和云:吉首市民事再审请求书
11 楼
   (2017)湘31民终114号,已在5月25号收到判决通知十五日后将款打出到判决书名单上,因时间关系及调用有关证据特请求院长批复再审该案。一,该案纯属土地纠纷,不是经济分配问题,二,林地和旱地的区分问题,三,管理权和使用权和承包权的问题。四,经济、是同一林地的分配和旱地应有所区分,四,本案已在二十多年经法院已经法院取宗族证,村上霸
留言时间:2017/6/7 22:38:02
我要评论  支持 [0]   反对 [0]  
时刻网友_瞿淑娟:请求院长查明吉首市法院审判人员个案枉法判案,还我们一个公道
10 楼

州法院院长:

  我们是双塘煤矿的股东瞿淑娟、翟太富、田洪荣是(2015)吉民初字第1973号案的当事人。段周富、彭新告阻工的情况说明和一审法院判决承包合同成立的情况反映。今请求法院、州纪委及时查处我们所反映的问题,具文上书州法院、州纪委,恳望恩准,不胜感谢之致。

  双塘煤矿是段周富、彭新、瞿淑娟、翟太富、田洪荣五个共同的合伙企业各占20%股份。2014年3月31日段周富私自将该煤矿以每年一百万承包给了一个无资质的退休女医生陈红芝,而陈红芝又将该矿的风井以150万/年转包给李启文。

  2014年4月16日再次转包人李启文到我们煤矿风井开工。由于2014年2月冰冻把高压、供电线压断了,井下存在重大安全隐患,加上没有取得主管部门的复工令,当时当地政府主管安全的工作人员也在场,管理安全的的工作人员说你们这里安全设施都没弄好,任何人都不准开工。(注:可看彭新在毛沟派出所的询问笔录与段周富2014年4月18日向保靖县煤炭局写的申请复工报告)。

  由于段周富私自将双塘煤矿承包给一个无资质的退休人员,而女退休人员陈红芝又将该煤矿再次转包,违反了安全生产法第四十六条(生产经营单位不得将生产经营项目、场所、设备发包或者出租给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或者相应资质的单位或者个人)和矿山资源法第四十二条(买卖、出租或者以其他形式转让矿产资源的,没收违法所得,处以罚款。)、第六条(违反本法第六条的规定将探矿权、采矿权倒卖牟利的,吊销勘查许可证、采矿许可证,没收违法所得,处以罚款。)我们在万般无奈情况下根据矿山安全法第二十条(矿山企业职工有权对危害安全的行为提出批评、检举和控告),向上级主管部门写了请求报告。

  2014年3月30日合伙人共同开了一个股东会,实际内容为内部承包经营非对外承包,因为一旦对外承包就必然造成违法。2014年3月31日段周富私自将该煤矿承包给一个无资质的退休人员,而承包人也未有把承包款打入双塘煤矿公账上,承包款也没有分给我们一分钱。根据公司法第四条:公司股东依法享有资产收益,参与重大决策和选择管理者的权利。段周富私自将双塘煤矿承包给无资质的退休人员,剥夺了我们股东依法享有的权利。同时市法院法官判承包合同成立和阻工成立也剥夺了我们遵纪守法的权利。(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第七十一条,任何单位和个人对事故隐患或者安全生产违法行为均有权向安全生产监督管理职责的部门报告或举报)。

留言时间:2016/12/2 13:13:12
我要评论  支持 [0]   反对 [0]  
会飞的鱼1212:关于2013年吉首市非法经营烟叶一案的申诉
9 楼
尊敬的湘西州法院院长:

  您好,我是2015年10月在贵院提交申述书的田洪秀,因我父田云非法经营烟叶一案,在贵院提出申诉,至今为止还未有答复,希望贵院尽快给个音讯                          

  申述书

   申诉人:田云(一审被告人 二审上诉人),男 1964年9月15日出生,湖南省吉首市吉凤街道办事处木林平社区二组村名,田云现服刑于湘西州吉首监狱。

   申诉人因非法经营一案,对湖南省吉首市人民法院(2014)吉刑初字第164号刑事判决和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法院2015 年1月21日(2014)州刑二终字第71号刑事判决田云在共同犯罪中为主犯之一,判处三年六个月不服,提出申诉。

  请求事项:一审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量刑过重,请求重新审理!

   申诉事实与理由:田云和田峰华是2013年2月才认识的,田峰华是田云大伯的干儿子,田云的大伯过世他来悼念。他自我介绍是吉首州经济开发办经理,是专门开发烟草和茶油项目的。还说每年政府给他们开发办拨付六百万元资金,用于回收他们开发的烟叶,如果开发的数量达不到上面所定的任务,还可以从外地购买烟叶来充数。他问田云到忙时能否去帮忙,工资按月结是五千至八千,按天结是两百一天,田云想后便答应了。(田云之前一直以为这是政府的合法行为)

   同年6月20日,田云的朋友王迎洪夫妻俩到吉首旅游,田云在百乐门招待他。这时田峰华打来电话说有一项工程找田云承包,田云便要他过来,就这样他认识了王迎洪夫妻俩。在闲谈中听王迎洪说云南有几千担成烟很便宜,田峰华听了十分高兴。于是田峰华当天下午六点主动在八月楼餐馆宴请王迎洪夫妇俩并邀田云作陪,因田云不胜酒力喝醉了,据说后来向用生和李国群也被田峰华请来了。 

   6月21日田峰华打电话过来要田云去见烟草公司的什么局长,要谈烟叶的事情,田云没去,也没有和他们商量任何事情。

   2013年7月19日下午,田峰华打电话过来说他们公司的小车坏了,要田云帮忙租一台小车和他去云南看烟叶,小车的油钱和其它费用由他出,并要田云去做帮工,工资按前面说的计算,第二天田云便和他们去了。

   7月24日,王迎洪和田峰华到保学柱家收购烟叶,叫田云帮忙计数,下午3点田峰华说:“田云你先回家休息几天,到忙时再叫你。”他付了司机田海青工资和油费1800元,田云便向他要工资,他说身上没多少钱了,回去再付田云工资,并拿了400元钱要他们在路上吃饭之用。 回吉首三天后张正茂打电话过来叫田云过去,说他家有事,田峰华和王一平打电话过来叫他去给公司调烟,便请田云去替他到云南去帮忙,记一下烟叶的数量和价格, 给了田云500元车费,田云到云南后,王迎洪说:“我亲家有472担烟叶,另外有一家有523担烟叶,那张正茂本人不来,我们就不发货了。”田云便买了当晚火车票回了吉首。回吉首后田云发现田峰华和王一平所说的那些烟叶已经到吉首了,因为王一平找不到人下车,叫田云和其他几个人下的车。 

   2013年8月23,张正茂打电话叫田云过去,当时他家有事,有个亲戚的了急病在医院。委托田云把23万元现金转交给王迎洪。,田云便和小宋、小周一同去了了乾城宾馆把钱转交给了王迎洪,王迎洪打了收条,当晚田云就把收条退还给了张正茂。从而说明田云并没有出资收购烟叶。 

  同年9月7日下大雨,田峰华叫田云到竿子坪仓库排水,把打湿的烟叶翻出来。

   9月23日再次下大雨,田峰华又打电话过来要田云到竿子坪仓库去排水,田云不愿意去,就说:“给你们做了17天事,至今一分钱工资也不给,我不去。”田峰华说:“先给你2000元,剩下的以后结清,你把卡号给我。”24号钱到账后田云才去。这件事田云跟向用生说了,他也要他去。

   案发后,田峰华对田云说:检察院他有个同学叫颐雪梅,,她本不想接办此案,现在接了。她后来力挺把田云这名帮忙的工人当作主犯。他们串通一气,嫁祸于田云,从而达到主犯转移之目的。据张正茂说:“田峰华、王一平说这件事是田云你告发的,他们要咬你不放。”后来之所以说田云是合伙股东,那是他们有意加害于田云的。关于向舒秋全借款一事,田云根本不知道。到2014年7月3日,法院说田云是当事人,田云感到非常吃惊,当即就表明了是给田峰华打工的,什么也不知道。 

   以上事实说明,田云既没有参加买烟叶也没有参加卖烟叶,同时也没有出资收购烟叶,他只是一名地地道道打工的,同时田峰华、王一平多次跟田云说是烟草公司的领导叫他们这么做的,是帮烟草公司完成目标任务, 所以田云一直以为是政府行为,是合法经营。起诉书所有指控完全不是事实。指控田云2013年6月份与李国群、向用生、田峰华、王一平、王迎红、张正茂经多次商议到云南购买烟叶到吉首销售,说田云负责烟叶质量和保管,实在荒谬,田云根本不知道这回事,李国群,向用生、张正茂等人那时田云还根本不认识!

   法律是公正的, 但是还是有个别的办案人员利用职务之便,为了掩盖某些人的犯罪事实,采用了移花接木而嫁祸于他人的方法,把田云当作替罪羊。实际上据田峰华、王迎洪所说真正的策划者和幕后指挥者是田清旭、王一平、向用生、李国群,而他们与办案人员串通一气,把屎盆子扣在田云这个无辜之人的头上,来推掉真正罪犯的犯罪目的及其犯罪的事实。办案人员要田云在供词上签字,那些材料都是他们事先就打印好了的,他们说“你把字签了, 明天就可以出去了。” 于是田云就伸手签了(左古兴 、 程卫星可以作证) 。 

   由于田云的法律意识淡薄,总认为自己并没犯罪,过分相信办案人员,总认为办案人员是公正 公平的!没想到竟然有像颐雪梅这样的办案人员披着法律的外衣,干着权钱的交易,替他人消灾的勾当,在法庭上田云进行有理辨说,公诉人颐雪梅多次强行制止田云的述说,导致田云的辩护律师多次和他发生了争吵,致使法庭审理无果而终,法庭的审理根本就没有结束,而判决结果却说田云是非法经营,田云实在无法理解,使田云这个依法庶民蒙冤入狱,可悲呀!可冤哪!

   湘西州中级人民法院指控田云和王一平、田峰华、张正茂、向用生、李国群、王迎红从云南购买烟叶169050公斤中的64482.6公斤卖给刘远、王美蓉等人,得款493000元,以及与田峰华、王迎红、张正茂、王一平、向用生、李国群多次商议,合伙从云南购买烟叶到吉首销售,均属造谣,无中生有。同时把两案合二为一,把简单案件复杂化,欲盖弥彰。

   尊敬的领导以上说的全都是事实,诚望你们以法律准绳,刚正不阿,明镜高悬, 略分清浊,还田云清白,民愿亦足以!
证人姓名及联系方式:

   田海清(13517439289)可以证明田云是帮田峰华打临工的(工资200一天)周双平,小宋他们两人是和我一起帮田峰华打临时工的,田峰华至今还拖欠他们2000元工资未付,他们两人可以证明2013年8月23日早上,和我一起到吉首火车站旁的张正茂家,代张正茂拿二十三万到乾城宾馆401房转交给王迎洪,王迎洪当场写了收条,下午我们在曾双林家吃饭,我把收条退还给了张正茂。曾双林可以找到小宋小周(15107476715)

  此致

   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申诉人:田洪秀 田云

   2015年10月23日

留言时间:2016/1/6 13:18:14
我要评论  支持 [0]   反对 [0]  
绿洲绿洲:吉首市人民法院院领导强行释放不还钱老赖何时能解决?
8 楼

尊敬的李院长:

  你好!

  我叫杨建中,男,苗族1969年11月5日出生,系湖南省绥宁县长铺镇人。

  我于2014年3月17日在吉首市人民法院起诉被告吴 胜银、蒙巧荣、杨旭借贷纠纷及合股协议纠纷两案,判决书为(2014)吉民初字第236号与(2014)吉民初字第237号。

  第236号判决书判决被告吴胜银、蒙巧荣、杨旭一次性偿还我借款人民币93000元及案件受理费2000元;第237号判决书判决被告吴胜银一次性退还我股金人民币33000元(被告蒙巧荣、杨旭承担连带责任)及案件受理费500元,两案共计人民币128500元、判决后,三位被告拒不履行法定义务,我于2014年7月28日申请强制执行,吉首市人民法院当日予以立案,案件号为吉法执字第197号、吉法执字第198号,均已进行执行程序。

  被告吴胜银、蒙巧荣、杨旭在吉首市火车站旁边开有一宾馆,在2014年11月份在宾馆旁又开了一超市,被告吴胜银于2014年8月份还购买了一辆东风日产小轿车,花费十多万元,平日里他抽烟都是100元一包的高档香烟,被告蒙巧荣见人就说在吉首市法院有关系,称一次请法院的客救花费4000多元人民币,他们不过是钱和车落在别人名下就可以了,想还我的钱就还,不想还就不还,法院不会拿他们怎样的。

  吉首市人民法院执行局工作人员在2015年1月12日做出对被告蒙巧荣拘留十五天的决定,拘留后的当日被告蒙巧荣就委托其朋友和我商谈说先付我22000元,然后第二天被告吴胜银发短信给我说只有两万元给我,我不同意,执行局的工作人员也不同意,一切还在商谈中,谁知道2015年1月17日,吉首市人民法院石胜发副院长在执行局相关人员不同意以及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强行将被告蒙巧荣从拘留所提前10天释放了,释放的理由就是她没钱还。

  尊敬的领导!我就想问问,中国是不是法制社会?难道人民法院的判决书就真的是用来骗老百姓的一张废纸?难道吉首市人民法院就是他石副院长私人开设的?被告蒙巧荣在没有履行判决书的法定义务、在没有担保人担保、在没有拘留期满的前提下,怎么可以将要拘留十五天只要拘留五天、就凭他石副院长的一句话就可以释放出来?不知道申请执行人的权利还能不能得到法律的保护?

  我多次向有关部门举报,也多次向省高院和大法官留言,他 们将举报信转交给湘西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了解情况,依法督办,或转交中院纪检监察部门处理,但事情过了这么久,我没得到湘西自治州中院和吉首市人民法院任何答复,被执行人蒙巧荣、吴胜银、杨旭在石胜发副院长的庇护下,开着小车到处耀武扬威,称随我怎么告都不怕,在吉首还没有摆不平的事,就是不还我钱。就算法院执行局工作人员拿他们也不能怎么样,被告蒙巧容还特意告诉我说过年前付给黄姐四万块钱,阿莲三万,吴庆勇十多万,装修付七八万,去年还宾馆开超市用六七万,吴胜银购车十多万,就是没钱还你,就因为告到法院就不把钱给你,还嚣张的说你有本事找法院要钱去。
  我一下岗职工,一平民百姓,怎能与堂堂的吉首市人民法院石胜发副院长抗衡,万般无奈下求助李院长,给我们老百姓主持公道,现在党的政策好了,党风也好了,老百姓只有把希望寄托在你们这些为民办实事的领导身上了,也希望人民法院的判决书不是欺骗老百姓的一张废纸,也只有相信人民政府相信党了,给我主持公道了!

  上访人:杨建中

  2015年4月27日

留言时间:2015/4/27 9:13:13
我要评论  支持 [378]   反对 [1]  
首页 上翻 [1] [2] [3] 下翻 尾页

      为了能在问政湖南进行正常的投诉和互动,请先 ,没有注册的请先
     小贴士:
      红网《问政湖南》栏目提醒您:
     1、所有内容,一经提交,均无法撤消或修改,请您慎重对待每一次发言;
     2、在必要时,您将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3、所有留言本站在未调查核实前,概不负责其真实性。
创建时间:2012年02月03日
留言数:12 回复:0 关注:595190
 问政状态: 暂未认领
 留言认领单位 申请认领 注册 登陆  
 公告
暂无公告更新
  最热留言   最新顶起   最多顶起
 问政湖南48小时关注热点  
 

扫一扫,关注红网《百姓呼声》官方微信!
 
登录问政湖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