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湘西 > 湘西州中级人民法院 院长 彭卫兵 留言
彭卫兵
简介:  彭卫兵,男,1967年1月生,汉族,湖南溆浦人,中共党员,在职研究生学历。现任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

[详细介绍]
快速查看: [所有]   [已回复]   [未回复]
 
首页 上翻 [1] [2] [3] 下翻 尾页
快速留言>> 
时刻网友_maldinilsl:凤凰县田冠群故意伤害致人重伤只判缓刑,谁来替受害者做主
15 楼

  我叫彭勇,湘西州永顺县人,现住湘西州凤凰县,2017年7月24日我在自己经营的店子门口被凤凰县人田冠群蓄意报复,持刀将我捅伤并沿路追赶了百余米,造成我重伤二级,伤残10级。开庭时凤凰县检察院量刑建议书上建议判处被告4到6年有期徒刑、不适用缓刑,但凤凰县人民法院(2017)湘3123刑初第244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判决被告人3年缓刑,赔偿我经济损失3万余元。我对凤凰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不服,原因如下:

  一、我无过错

  本案虽因我与被告妻子微信聊天引起,但我并无过错。被告的妻子李翠以前在凤凰县土桥路登康超市从事收银工作,2017年2月份,我和妻子一起到该超市购买年货,结账时被告妻子李翠跟我讲用手机注册麦点商城可以兑换积分等,于是我们互加微信,并用我妻子的手机办理了该业务。2017年5月,因我与朋友在凤凰准备经营宾馆,恰巧了解到被告妻子李翠曾在宾馆前台工作过,故多次打李翠电话咨询相关信息,后被告发现其妻子与我电话联系频繁,便在6月底打电话给我,我在电话里解释双方是普通朋友,没有不正当关系,今后不联系就是了。被告供述,其在6月份警告过我后,其妻李翠任然在半夜与我通电话,后经查证,在6月份被告田冠群警告我之后,我与被告妻子李翠并无通话记录,更不存在暧昧关系。后被告田冠群与其妻子李翠闹离婚,此事我并不知情,更加与我无关,而被告却将此事全都归咎于我,要报复我。被告案发前向好友借刀子,并供述如果2017年7月24日案发当天我不在店里,过几天还会再找我报复。案发当时,被告看到我在接电话,知道是妻子李翠打电话给我劝我离开,被告认为他妻子能记住我的电话号码,而记不住他的电话,双方关系过于好了,于是更加生气,在我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用刀捅向我。经公安和检察院调查,整个案件我仅仅与被告田冠群的妻子李翠有微信聊天,并无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因此不存在过错,被告仅因微信聊天而故意伤害他人,应负全部责任。

  二、一审判决重罪轻判,明显量刑过轻,包庇被告

  被告报复我,持刀在我经营的店子前,趁我不备用预备好的管制刀具捅向我,我受伤后往外跑,被告仍在后面持刀当街进行追赶,直到被告妻子将其拦住才停下来,随后在妻子的陪同下去派出所投案自首。当时我因伤势严重,失血过多导致失血性休克,被告在我严重受伤情况下并未采取任何抢救措施,而是放任该结果的发生。后经司法鉴定,造成我重伤二级、伤残10级的严重后果。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34条,故意伤害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另根据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的实施细则,故意伤害致一人重伤的,在三年至五年有期徒刑幅度内确定量刑起点。在量刑起点的基础上,根据伤害后果、伤残等级等其他影响犯罪构成的犯罪事实增加刑罚量,确定基准刑。因此被告的基准刑为四年以上有期徒刑。而该判决书中只提到我重伤二级,而对于我10级伤残的事实只字未提,明显判决有失公允。

  三、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缓刑错误(凤凰县人民检察院根据本案相关情节,在量刑意见书上建议判决被上诉人4到6年有期徒刑,不适用缓刑)

  被告虽有自首情节,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但是根据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的实施细则,故意伤害罪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从重处罚,但同时具有两种以上情形的,累计不得超过基准刑的100%:

  (1)报复伤害他人的,增加基准刑的30%以下;

  (2)雇佣他人实施伤害行为的,增加基准刑的20%以下;

  (3)因实施其他违法活动而故意伤害他人的,增加基准刑的20%以下;

  (4)使用枪支、管制刀具或者其他凶器实施伤害行为的,增加基准刑的20%以下;

  根据规定,具有多个量刑情节的,一般根据各个量刑情节的调节比例,采用同向相加、逆向相减的方法调节基准刑;故量刑应为基准刑三年以上有期徒刑,不能适用缓刑。

  同时,判决书认定被告犯罪情节较轻,有悔罪表现错误。被告当街行凶,在我被捅伤后仍然持刀追赶百余米,后被妻子拦住才停下来,我浑身是血的坐在超市门口等待120抢救,当时有众多群众围观,并导致交通堵塞。视频在微信朋友圈大量转发,造成严重社会影响和恐慌,不应认定犯罪情节较轻。

  被告在开庭审理中,虽然认罪,但并无悔过表现,还当庭对自己故意伤害他人的事实进行无端质疑和强词辩解,因此对被告适用缓刑更加错误。

  四、一审判决民事部分认定错误。

  我治疗期间于2017年7月28日经湘西州司法鉴定所【2017】临鉴字第93号认定原告人重伤二级;出院后于2017年11月13日进行伤残评定及三期时限评定,至今我的身体一直还没有康复。判决书对湘西凤凰司法鉴定所【2017】临字第128号鉴定意见书:证明被害人的“三期”即误工期90日,护理期60日,营养期60日等事实,以与出院医嘱不相吻合而不予采信有误。湘西州人民医院的出院医嘱为:“半月后复查。”并未说明我休息半个月就能康复。一审在附带民事判决只认定误工32天、护理17天,也就是说我一出院根本不需要休息,没有什么损伤,我明明系重伤二级、伤残10级,所以一审是错误判决,法院对有专业鉴定资质的鉴定机构所做出的“三期”鉴定应予以采信。

  我经鉴定为10级伤残,根据湖南省十级伤残赔偿计算标准,残疾赔偿金=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居民人均收入×伤残系数(10%)×赔偿年限,上诉人的伤残费62568.00元应予以支持。

  另外一审认定我承担20%的责任与事实不相符,假如本案系双方在动手纠缠可以认定责任大小,而本案是被告有预谋,有计划的冲到我店门口趁我不备用刀捅我,故意剥夺我的生命健康权,我根本不需要承担责任。

  五、被上诉人未积极赔偿上诉人,更没有取得上诉人谅解。

  案发至今,被告只向我支付1.2万元医药费。而我光医药费的支出就是44931.95,实际经济损失更是高达13万元,而被告向法院递交的3万元是一审民事赔偿金,是被告法定应该承担的民事责任,不能认定为积极赔偿受害人。

  被告的犯罪行为给我及我的家庭造成了严重的人身及精神伤害。而法院的判决书明显与案件实际情况严重不符,降低了被告的责任,避开了我10级伤残的事实,避开了被告报复伤害他人、当街持刀行凶的犯罪事实,避开了造成不良社会影响、犯罪情节严重的事实,存在明显的偏颇。

  综上所述,我认为凤凰县法院在审理该案件中存在明显不公, 请上级领导能够重审此案,还我一个公平正义。

留言时间:2018/1/31 19:46:45
我要评论  支持 [0]   反对 [0]  
闻问切望:保靖县法院应发函告知我方应交的上诉费具体金额
14 楼

  保靖县法院应发函告知我方应交的上诉费具体金额

  我方诉姚丁文、周昌义、向辉装饰装修合同纠纷案,因向辉曾具龙山县副检察长身份而由上级指定保靖县法院管辖;该院2017年12月12日作出判决;12月19日我方收到判决书后,于12月29日将上诉状送达保靖县法院;该院电话告知我方:上诉状已收到,应交上诉费为伍万叁仟多元再加贰万多元。我方质疑, 起诉索赔为陆佰多万元。诉讼费是伍万叁仟多元,现上诉索赔不到一审的三分之一,为何反要交上诉费近捌万元?法院最后告知:我们会发函告知应交上诉费具体金额。

  我方等待至今未见保靖县法院的信函,不知应交上诉费金额?也不知应向何账号汇款?更不知法院意下为何?请保靖法及相关方面告知我方上诉维权下一步如何办?

  上诉方:湖北恩施州亚天装饰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王关元   13477211262

  2018.1.8.

 

留言时间:2018/1/8 14:52:29
我要评论  支持 [1]   反对 [0]  
闻问切望:呼吁龙山县副检察长向辉师生三人合同诈骗案判决公正
13 楼

  呼吁龙山副检察长向辉师生三人合同诈骗案判决公正

  2016年5月27日, 范晖、王关元诉姚丁文、周昌义、向辉装饰装修合同纠纷案;湖南龙山县法院受理后, 因被告向辉有龙山县副检察长身份而上级指定保靖县法院审理;2017年11月21日才开庭, 故原告方呼吁判决公正。

  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韩愈曰:“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 被告向辉《民事答辩状》称:“被告姚丁文、周昌义是答辩人多年前的学生。”

  被告姚丁文与周昌义都不是龙山县天龙世豪大酒店的业主,而将装饰工程按666万元对外承包。因姚丁文、周昌义(又名周波)没有实际履约能力; 原告方想解除刚签的合同;时任龙山县副检长的向辉虽没在合同上签字,但是事实上的股东, 且一直参与了该项目的全过程;并以自已的全部房产作为抵押物为“确保合同结算付款等的正常进行”;并向合同甲方、乙方出具了其手写的担保承诺书;故原告方垫资500多万元继续履行合同。

  工程快结束时,姚丁文签名送达书面通知:“……甲方姚丁文、周波、向辉三位股东在经济上、股份上出现问题……请求乙方……临时停工……” 原告方停工后,甲方不结算付款却又让第三方施工装饰;发生纠纷后,原告向龙山县法院呈诉;因向辉具有特殊身份;中院指定保靖县法院审理。

  开庭审理后显示:姚丁文代表甲方三位股东通知原告方停工后,即签约退股;周昌义又与第三方签约装修后, 只经营三至四个月就将经营权出卖了……法官问:经营的年利润有多少?周昌义答:125万元;法官又问:卖了多少钱?周昌义答:108万元;法官问:出卖的经营权还有多少年?周昌义答:十年;法宫问:继续十年能获利润多少?为什么108万元卖了?周昌义说不清了;其代理律师打圆场:他是脑溢血后遗症;故这些事说不清……

  对于周昌义的《民事反诉状》;反诉对象是本诉原告范晖、王关元;诉讼请求是赔偿经济损失150万元;并承担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的依据是《补充合同》;周昌义既不承认王关元与姚丁文所签合同有效;却又将王关元作为反诉被告;周昌义诉范晖、王关元赔偿150万元的依据是范晖2015年1月16日签字的承诺书;却没看范晖承诺1个月扣叁拾万元的条件;也不顾姚丁文代表周波、向辉而签发的《停工通知》……本案原告方置疑:如果自相矛盾又不能自圆其说;即使是周昌义脑溢血后遗症所致; 法院也应驳回周昌义的诉讼请求。

  至于向辉的《民事答辩状》,真使原告方大开眼界:难道向辉在任教师时向其二位学生传的竟是“人不为已,天诛地灭。” 损人利己之道?授的竟是欺蒙诈骗之业?难道向辉在任副检长期间竟领导操纵其二位学生是行空手套白狼的合同诈骗; 所以在其向甲方、乙方交付手书并捺红手印的《天龙世豪大酒店装饰工程结算付款担保承诺书》后又狡辩“不是本案适格被告”;“与本案合同毫无关联”;“也从未参加本案……结算、付款任何过程”……

  向辉提供的担保抵押物为担保方的房产;向辉有别墅房产多处; 且其手书并捺红手印的担保承诺书合法有效;反观其《民事答辩状》;原告方认为:党纪国法等谁都应遵守;向辉可能连做人的基本品格都没有?知耻者近乎勇; 不知其如何当了教师、副检察长?故向上级领导、新闻媒体举报控告。

  三位被告,向辉是合同不签字的幕后组织领导者;姚丁文中途退股玩失踪;周昌义则项目转卖也脱身……对法院委托湖南大学作出的司法鉴定意见书;三位代理律师无证据反驳,却要求法院不予采信;企图以言代法,赖掉赔偿;相信法院会秉持公正。

  因向辉具有特殊身份,故上级法院将本案指定保靖法院审理;呼吁上级领导社会各界关注;相信保靖法院的判决;能让原告方感受到公平正义。

  范晖、王关元

  电话:13477211262

留言时间:2017/12/1 13:02:02
我要评论  支持 [2]   反对 [0]  
时刻网友_@平民百姓@:请求湘西州法院长主持公道,彰显法律的公平公正
12 楼

  尊敬的州法院领导:

  我是保靖县迁陵镇大月坡社区四组居民彭图云,1948年9月15出生。

  2016年7月我父亲彭司笔的养子王洪清,以所谓继承纠纷将我起诉到保靖县人民法院,民一庭合议庭于9月21日开庭审理该案。我提交了1988年3月11日由县人民政府发给我的保私房字第154号房屋所有权证和1999年9月13日由县房产局换发的房产证及相关资料。又提交了大量证据、证人、证言和俩位出庭作证的证人、证词,事实充分证明,我父亲彭司笔和继母陈氏生前分别修建了两栋木房屋的事实,即保私房字第154号系彭图云夫妇所有,而保私房字第157号系原告王洪清夫妇所有,继母陈氏也是一直知道和认可的事实。1988年3月11日办证到2015年元月继母去世,长达27年之久,继母从未提出任何异议。1995年7月,邻居建房时,挖到我屋的地界,继母不顾年老体弱舍近求远来叫我去处理,而不通知自己的亲生儿子王洪清(有1995年7月4日民调字第26号民事调解书为证)。

  保靖县人民法院一审合议庭在查明事实真相后,驳回了原告王洪清的诉讼请求。

  原告王洪清上诉州中级法院,州中院民一庭合议庭于12月29日开庭审理了该案,双方都没有提交新证据,合议庭将此案情上报主管民事庭的某副院长后,案件有了变化(某副院长同原告王洪清有姻亲关系,某副院长的岳母是王洪清的堂姐)。合议庭多次要我同原告王洪清调解,其目的就是要我给王洪清补钱。我父亲彭司笔生前修建了两栋木房屋,原告王洪清也分得一栋房子,我父亲1995年5月去世后,原告王洪清又把我父亲的承包地卖了6万元,我想继母健在可用于她平时生活开支之用,我分文未拿。而原告王洪清用这笔钱改建了二层半楼房,原告占了天大的便宜,凭什么理由反要我给他补钱,我不同意调解。二审合议庭就以彭司笔陈清莲夫妇,分别于1979年、1980年修建两栋木房屋,事实依据不足为由,发回保靖县法院重审。

  保靖法院民二庭合议庭于2017年5月16日开庭审理了该案,我又提交了新的证据,证明1980年原告王洪清是居民户口,其妻彭文香1980年还是复兴乡纯农业户口,彭文香的常住人口登记表,清楚的记载她是1984年10月1日因和彭司笔养子王洪清结婚后才迁入到迁陵镇社锋大队第四生产队成为该集体社员。1980年彭文香是不可能分配迁陵镇社锋大队第四生产队的宅基地。1980年只有彭司笔他当时是社锋大队四队队长,他才有权分到该集体的土地做宅基地。

  房屋所有权证载明原告王洪清的房屋是1980年修建,并非他在一、二审和重审过程中所讲的是他1983年所建的房屋。档案证据,是最有力的证据,证实原告王洪清及其3个人证言,所讲的都是假话、谎言,是欺骗法律;而我父亲彭司笔1980年修建的房屋赠送给王洪清,客观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我父亲彭司笔生前修建两栋房屋,分别给我和原告王洪清各人一栋房子,就是公平的对待自己亲生儿子与养子之间的关系。

  然而,保靖法院民二庭法官,不顾事实,这么一个被二审发回重审要求查明的事实,居然在重审判决书中,被掩盖隐瞒的一字不提,这种掩耳盗铃的方式,请问重审民二庭的法官,你们这是尊重证据和事实吗?1988年3月11日办证至今长时间达二十八年之久,合理、合法得的房产,理应受到法律保护,居然被重审法官判给原告王洪清25%份额,请问你们这种不公平的判决,是否违背了要让每个公民在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的宗旨呢?

  我不服重审判决,已上诉到州中级人民法院。

  尊敬的州法院领导,1988年3月11日由县人民政府颁发给我的保私房字第154号房产证,是我合理合法得到的财产,应受法律保护的,请求州法院领导为我一个平民百姓主持公道,彰显法律公平、正义,维护我合法权益。

  同时要求州中级法院主管民庭的某副院长回避本案。

  此敬

  保靖县迁陵镇大月坡社区四组居民

  彭图云 舒业平

  电话:1817438****

  2017年9月27日

留言时间:2017/10/10 18:42:53
我要评论  支持 [0]   反对 [0]  
时刻网友_龙和云:吉首市民事再审请求书
11 楼
   (2017)湘31民终114号,已在5月25号收到判决通知十五日后将款打出到判决书名单上,因时间关系及调用有关证据特请求院长批复再审该案。一,该案纯属土地纠纷,不是经济分配问题,二,林地和旱地的区分问题,三,管理权和使用权和承包权的问题。四,经济、是同一林地的分配和旱地应有所区分,四,本案已在二十多年经法院已经法院取宗族证,村上霸
留言时间:2017/6/7 22:38:02
我要评论  支持 [0]   反对 [0]  
首页 上翻 [1] [2] [3] 下翻 尾页
创建时间:2012年02月03日
留言数:15 回复:0 关注:621699
 问政状态: 暂未认领
 留言认领单位 申请认领 注册  
 公告
暂无公告更新
  最热留言   最新顶起   最多顶起
 问政湖南48小时关注热点  
 
 
×

登录红网通行证

点击登录 注册红网账号 《问政湖南》栏目管理规定